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7章 打树花
    ,精彩小说免费!

    秋夜寒凉,他用被子裹住沈妙言,把她抱起,朝木屋外走去。

    村头有一棵大榕树,榕树对面是一座废弃的砖墙,君舒影把沈妙言放到树下,再三叮嘱她哪里都不准去,乖乖等他回来,并向她嘴里塞了颗糖。

    糖果很甜,沈妙言乖乖点头,君舒影立即离开。

    过了两刻钟,他提着一只大铁桶回来了。

    他把大铁桶放到砖墙边,奔到榕树下,又往沈妙言嘴里塞了颗糖,摸了摸她的脑袋,薄唇扬起温柔的笑,“乖,马上就能看到烟花了!”

    沈妙言听话地点点头,像小孩儿第一次去私塾那般,盘膝坐得十分端正。

    君舒影穿上羊皮袄、戴上斗笠,走到砖墙下,拿起柳树根做的木瓢,往半空中高高扬起一瓢那大铁桶中的滚烫铁水,泼洒到砖墙上。

    无数铁水迸溅开来,在黑夜中绽放出数万朵金色火花。

    一瓢接着一瓢的铁水被泼出去,火星儿漫天落下,犹如盛开的金色巨大树冠,照亮了整座山脚,照亮了无边黑暗,壮观绝美,世所罕见。

    琥珀色瞳眸被点亮,少女呆呆望着那极致的美,在这一刻几乎忘记呼吸。

    她的视线慢慢落在金色树冠的正中间,那个男人宛如挥毫泼墨般在黑夜中画出浓墨重彩的艳丽,如此美妙……

    “四哥?”

    她嘴唇泛白,轻轻唤了一声后,忽然凝神,不,那不是四哥!

    为她展现这副绝美画卷的人,是君舒影!

    满满一铁桶的铁水见了底,男人摘下斗笠,缓步走到榕树下,却见他的姑娘正仰头望着他,不知怎的,又哭了起来。

    他在她面前单膝跪下,好笑地给她擦去泪水,“好端端的,怎么又哭了?烟花不好看吗?”

    “那不是烟花。”少女嘟嘴。

    君舒影的手指顿在她绯红的眼角上,唇角仍旧含着宠溺的笑,“那等妙妙的病好了,我带妙妙去锦州,看真正的烟花,好不好?”

    四周是秋虫的鸣叫,一道月牙儿高挂星空,山野林间的气息,沁人心脾。

    沈妙言认真地握住他的手腕,直视他的丹凤眼,“虽然不是烟花,却比烟花更加好看,更加珍贵。五哥哥,谢谢你。”

    她闭上眼,轻轻靠在君舒影怀中。

    君舒影瞳眸骤然放大,低头望向怀中的姑娘,却见她小脸上挂着甜甜的微笑,仿佛幸福至极的模样。

    他小心翼翼地拍了拍她的背,温声道:“咱们回家?”

    沈妙言用力地点点头。

    翌日,沈妙言高烧退了下去。

    她起了个大早,特地煮了两碗喷香的鸡蛋面,忙活好一切才去敲君舒影的房门:“起床吃饭啦!”

    “啊,马上来!”里面传出男人的声音。

    沈妙言回头望了眼撒着碧绿葱花的鸡蛋面,满心欢喜地等着他从里面出来。

    里面传出水声,又过了好一会儿,房门才被推开。

    君舒影走到餐桌前,见那面条雪白细腻,上面盖着一个金黄的荷包蛋,还撒着些嫩绿葱花,颜色搭配实在漂亮。

    他笑眯眯道:“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姑娘也会下鸡蛋面,真不容易!”

    沈妙言把多的那碗面推到他面前,分给他一双干净的木筷,“我做的面很香很好吃的,你快尝尝!”

    君舒影应了声好,吃了几口,却发现自己的面条下还藏着两个荷包蛋。

    余光悄悄瞟向对面,小妙妙的碗里并没有。

    心中涌出一股奇妙的感觉,他夹起一个蛋,装作不经意地放进她的碗里。

    沈妙言面颊微烫,默默吃着面条,盯着那个蛋不说话。

    两人吃完面,沈妙言想在后院弄一块菜地出来,君舒影自然没有意见,主动拿了把锄头去翻地。

    沈妙言坐在青石台阶上,抱着只小白兔顺毛,“五哥哥,咱们种点儿什么好呢?”

    “适合秋季的蔬菜有很多,”君舒影说着,擦了把汗,放下锄头,热的脱掉上衣,露出健美的上身,“像小白菜、白萝卜、土豆和韭菜,都挺耐寒的。”

    沈妙言不敢看他,脸蛋红红地收回视线,继续捋兔子毛,“小白菜又甜又嫩,就种小白菜吧。多种一点,等收获了藏进地窖,冬天和牛肉一起烫着吃。吃不完的菜帮子,还能拿来喂兔子呢。”

    君舒影笑眯眯地继续翻地,“都依妙妙的。”

    沈妙言悄眼看他,却惊讶地发现他后背上全是被火烫过的伤痕。

    她想起昨夜那场漂亮的打树花,那么多铁水被抛上半空,一定有不少溅到他身上……

    怪不得今天早上,他起得比平常都晚,而且房中还有水声……

    他一定是痛了整夜,只能不停地用凉水冲刷伤口。

    鼻尖泛出酸意,她放开白兔子,朝院子外奔去:“我去找个东西,你等等我!”

    君舒影好奇地望着她的背影,只当她是去玩儿,于是继续翻地。

    沈妙言独自穿过半座树林,终于在老树下找到了一丛不起眼的草。

    她把这些草全都拔起,兴冲冲地返回木屋,用水洗干净,在小碗里捣碾成汁,捧着碗走到后院,“五哥哥。”

    君舒影放下锄头走过来,“怎么了?”

    “坐下。”她朝台阶上努努嘴。

    君舒影挑挑眉,淡定地坐下来。

    沈妙言在他背后蹲下,用湿帕替他擦去背上的汗珠,仔细地把草药敷到伤口上。

    草药很凉,君舒影身子僵了下。

    “若我不曾发现,你是不是打算就这么放任伤口不管?”沈妙言语带责怪。

    他的肌肤雪白如玉,那些被火花溅上的伤口遍布其上,看上去实在叫人心疼。

    君舒影笑着转移话题,“妙妙用的是什么草药?敷上去好舒服。”

    沈妙言淡淡道:“垂盆草,味甘性凉,可清热解毒,外敷解火伤。”

    “小妙妙懂得好多,好厉害!”男人由衷赞叹。

    沈妙言推了把他的脑袋,继续认真地给他敷药。

    琥珀色瞳眸里,却有一阵恍惚。

    那个人,从没有像君舒影这般夸奖过她。

    从小时候起,无论她做什么,无论她付出了怎样的努力,在他眼里,似乎从来都不值一提。

    ——

    啊,白菜恬不知耻地客串了一把。

    打树花是一种别具特色的古老节日社火,至今已有500余年历史,也是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不过听说好像快要失传了,菜没看过现场版,但是看视频觉得好震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