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0章 一座木屋,一个良人
    ,精彩小说免费!

    “真是傻丫头……”君舒影的大掌顿在她脑袋上,宠溺地轻叹一声,“我与你说玩笑话,你就当真了?我君舒影若真要女人来养,倒不如死了算了!”

    “不许说胡话。”沈妙言凶他。

    君舒影笑了声,又给她碗里夹了几块红烧肉。

    两人吃完饭已是天黑,君舒影在厨房洗碗,沈妙言则去了书房,把里面的灯盏全部点燃。

    书房中摆着两座书架,一座放君舒影喜欢的书,一座放沈妙言喜欢的书。

    沈妙言剪完最后一枝灯芯,就走到自己的书架旁,随手抽出一本翻看。

    她其实并不喜欢那些严肃的经史子集、医书典籍,所以她的书架上,全是各式各样的画本子。

    她看得正认真,忽然嗅见珍珠玫瑰膏的甜香。

    回过头,君舒影不知何时出现,手里躺着个圆圆的珐琅彩掐金丝小盒子,笑眯眯道:“集市上买的,送你。”

    沈妙言接过,男人忽然捧住她的双手,丹凤眼中都是认真:“我不希望这双手,因为我而变得干燥、难看,我的小妙妙,应该永远保养得美美的。”

    沈妙言并没有抽回手,只红着脸,任由他握着。

    被人这样疼爱,其实真的很幸福。

    书房中烛火跳跃,在这一刻,她忽然萌生出一种念头,想和他……

    就这么过下去。

    那些刀光剑影,那些朝堂纷争,她统统不想理会。

    她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孩儿,她心里装不下江山、装不下苍生。

    她能装下的,只是一座木屋,一个良人。

    两人各自捧了喜欢的书,对坐在书桌两侧,就着烛火的光翻看。

    窗外落了夜雨,君舒影起身掩了窗户,坐回位子上翻了几页书,忍不住抬头去看对面的姑娘。

    许是看到什么好玩的部分,她唇角翘起,笑得单纯。

    而他单手托腮,静静看她。

    翌日天晴,沈妙言与君舒影吃过早饭,在村子里散步消食,偶尔遇见的村民,对两人的态度都十分友好。

    沈妙言看着他们去田地里收获,又朝村子里望了望,拉拉君舒影的衣袖,“你看他们屋檐下晒了好多东西,咱们要不要也晒点儿?”

    君舒影摸了摸下巴,“回头去市集买点儿肉,做成腊肉和熏肠。”

    “还有玉米和干辣椒,你瞧那些蔬菜挂在屋檐下多好看!”

    君舒影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那一座座木屋燃起袅袅炊烟,屋檐下,金黄的是玉米,火红的是辣椒,门前的空地上,还晒了稻谷,几个小孩子在四周奔跑,笑闹着驱赶偷吃稻谷的麻雀。

    即便只是远远看一眼,他也能感受到这座村落散发出的自由和幸福。

    这样的生活,真好。

    丹凤眼弯成了月牙儿,他笑道:“回头咱们也弄些蔬菜挂着就是。”

    两人又走了一段距离,沈妙言指着路边的一个菜园子,“你瞧,这家人的小白菜,没有我们家的长得好!”

    君舒影凝望她的侧脸,从小到大,他从未有这一刻踏实安心。

    后院里的菊花开开落落,直到梅花树枝上结了无数花蕾,已是冬至了。

    沈妙言早上起来,堂屋里放着一盘煮好的水饺,闻起来很香。

    君舒影靠窗站着,好像在削什么东西。

    她拿起筷子尝了个饺子,是香菇荠菜肉馅的,吃起来很鲜,“五哥哥,这是你包的饺子吗?”

    男人偏过头看了眼,“村尾的奶奶送来的。”

    “怪好吃的!”沈妙言在桌边坐下,给君舒影分了一碗出来。

    君舒影走到她身后,把一根木簪簪进她的发髻。

    沈妙言抬手摸了摸,“这是什么?”

    “冬至的礼物。”

    男人在她对面坐下,捧起饺子开吃。

    沈妙言取下发簪,有些被惊艳到。

    这是乌木所制,簪头雕刻成莲花形状,看起来极为精致,光是这刀工,便是市面上难得一见的珍品。

    她把木簪又插进发髻,喝了口饺子汤,笑道:“若银子花光了,倒是可以去卖你雕刻的簪子,那些姑娘肯定都喜欢——”

    说罢,却觉着不妥,急忙刹住话题。

    他是天家皇子,她怎么能让他去卖簪子呢?

    君舒影摸了摸下巴,笑眯眯道:“这个谋生手段倒是不错,小妙妙真聪明。等我再去寻些乌木过来,也好多雕刻些簪子。”

    说着,起身就往外走。

    “别!”沈妙言急忙叫住他,“今天是冬至,咱们要在家过节!”

    君舒影顺势在她身边坐了,偏头看她,声音里透着意味深长:“好,在家过节……”

    明明只是复述她的话,可沈妙言却觉得,这厮总是意有所指话里有话,闹得她都不能好好吃饺子了!

    君舒影清晰地看见她泛红的耳根,唇角笑意更盛。

    锦州这边有风俗,冬至夜里,全村的人要聚在村长家的院子里吃酒席,以庆祝今年丰收。

    沈妙言与君舒影也被邀请了,两人到的时候,只见门口挂着大红灯笼,满院子都坐着人,女人们在大厨房忙进忙出做酒席,男人们聚在一起喝着烫热的烧酒,谈论今年哪家的稻谷收成最好,小孩儿们则提着自己做的纸灯笼到处撒欢。

    两人踏进院子,那些人的注意力立即集中到他们身上,老村长招招手,热情道:“孩子,快过来坐。”

    两人对视一眼,在他那张桌子坐下。

    他们生得极好,坐在灯影中的模样宛如金童玉女,叫人挪不开眼。

    旁边有大叔夸赞道:“我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俊的小伙和姑娘!二位瞧着像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可是家里不同意你们的婚事,你们私奔到咱们幕村来的?”

    这村落的人大都姓幕,因此称作幕村。

    君舒影瞟了眼沈妙言,笑道:“正是如此。”

    “咱们这里过着倒也安逸,你们来了,暂时就不要走了。等孩子生下来,再做打算!”另一个大爷喝得面颊酡红,高声嚷嚷。

    “多谢大爷美意,我和娘子,也正有此意。”君舒影声音澄澈,含笑望向沈妙言。

    沈妙言身子僵了僵,悄悄瞪了他一眼。

    ——

    这边幕村的逍遥生活,大概过两天就结束了,嗯,四哥快和妙妙见面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