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4章 嫁衣,合适吗?
    ,精彩小说免费!

    君天澜眼底流露出一抹厌恶,看在钦原的面子上,他可以不要谢昭的命,却无法容忍她回京祸害钦原。

    他这么沉默的功夫,谢昭已经跪行到他面前,伸手牵住他的袍角,眼圈通红,格外惹人怜惜,“皇上,一切都是拓跋烈逼昭儿的,昭儿其实……其实……”

    她话未说完,君天澜冷漠地抽回袍角,“你既已是草原的王后,朕希望你日后行事,处处以大局为重,莫要再做出如今狐媚惑主的模样。看在你曾救过钦原的份上,朕这一次就放过你。来人,送她回拓跋烈身边。”

    谢昭整个人都愣住了,合着君天澜留下她,并非是因为喜欢她,而是……警告她?

    她的脸立即臊得烧了起来,却又很快抓住关键点,君天澜说,她救过顾钦原,她什么时候救过顾钦原?

    她这辈子害人无数,却从未救过什么人,说她救顾钦原,简直是笑话!

    不过有这等天大的人情,她自然不会否认,抬袖擦了擦眼泪,随着侍女出了大帐。

    拓跋烈急忙迎了上来,脸上满是担忧,“昭儿,君天澜可曾为难你了?他是不是……是不是看中你的美色,想要占你便宜?!”

    谢昭还未回答,牵马过来的夜凛立即不屑道:“我家皇上英明神武,才不会如可汗这般没眼光!二位请上马吧!”

    他说完,拓跋烈和谢昭脸上都臊红得厉害,也不敢多说什么,急忙跨上马鞍,飞奔回草原。

    夜凛进了大帐,却见自家主子靠坐在大椅上,满脸疲倦地揉捏眉心。

    明明收服了草原,可主子看起来一点都不开心。

    郡主的离开,就像是带走了他所有的快乐。

    像是他这一生,都不会再笑了。

    夜凛站在那里,犹豫良久,终是忍不住上前跪倒在地,拱了拱双手:“皇上,卑职有事起奏!”

    “嗯?”

    夜凛低垂着眉眼,把利用沈妙言陷害君舒影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君天澜面无表情,怪不得君舒影莫名其妙就放弃了唾手可得的皇位,却原来……

    他心头抽搐疼痛得厉害,妙妙被关在那个山洞,是否盼望着他去救她?

    可她最终等到的,也只是失望……

    年轻的帝君,面对千军万马时未曾慌乱过,却在这一刻心乱如麻。

    “启程去锦州。”

    他开口,却连自己都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夜凛应了声是,想是将功赎罪尽快找到沈妙言,于是马不停蹄地号令三军,立即班师回京。

    大帐中,君天澜想钳一颗龙涎香放进香炉,却因为手抖,钳了几次都没能钳起来。

    那粒香滚落到地面,沾上了很多灰尘。

    他疲惫地靠在大椅上,双手轻轻蒙住自己的脸。

    他太清楚妙妙的性子了,他的人找了这么久都没能找到她,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并不想回到他的身边。

    听闻君舒影也不曾回北狄,难道他们两人……

    一股深深的不安,在心底逐渐弥漫开来。

    傍晚时分,整支军队整装待发。

    君天澜骑在疾风上,风一般朝锦州方向掠去。

    暗红色瞳眸遍布隐忍与渴望,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幕村。

    正是傍晚,沈妙言独自在房中试穿嫁衣,那衣裳鲜红艳丽,裙摆上绣满了层层叠叠的凤穿牡丹,因为格外宽松的缘故,所以不大看得出来她怀了七个月的身孕。

    她端坐在铜镜前,盯着镜子里的人儿,不觉微微出神。

    说起来,这好像是她第一次正儿八经地穿嫁衣。

    她小心翼翼地摸了摸柔滑的缎料,心情没来由地忐忑,这是独属于她的嫁衣呢。

    外面响起脚步声。

    “别进来!”她紧忙跳起来奔到门前,用后背抵住房门。

    君舒影在外面有些诧异,“怎么了?”

    “我……我在试穿嫁衣,你不能看!”她低头,语气带上了羞赧,“会不吉利的!”

    外面沉默了下,那个男人的声音含着几分轻笑,“合适吗?”

    “嗯?”

    “嫁衣,合适吗?”

    沈妙言攥着层层叠叠的正红色裙摆,正要点头,却后知后觉她在里面点头,他在外面也看不到,于是认真道:“刚刚好呢。”

    “那就好。”

    那人的声音透出几分愉悦。

    两人都没再说话。

    沉默中,沈妙言看见窗外落了雪。

    洁白晶莹,静谧安好。

    尽管隔着一扇门,可彼此仿佛能听见对方的心跳。

    天色逐渐暗下来,沈妙言率先打破沉默:“我去更衣。”

    “好。”

    君舒影的声音透出温柔。

    临近成亲,天气倒是放了晴。

    山中残留着积雪,万物沉睡,山脚下的幕村却是鲜活的。

    君舒影问村里人借了不少桌椅板凳,在空旷处一一摆好,又花银子请了村里几位做菜好吃的大婶,约好了明日婚宴时,由她们主厨。

    因着两人的喜事,整个幕村都喜气洋洋,几乎比过年时还要热闹。

    沈妙言坐在后院梅花树下的椅子上,望着君舒影在不远处认真地清点喜糖等物,唇角不觉扬起甜甜的弧度。

    两只白兔已经长大许多,乖乖趴在她的绣花鞋上睡觉。

    君舒影清点完喜糖、桌椅板凳等物,确保万无一失,才回到后院。

    他走到沈妙言面前,大掌轻轻揉了揉她的发心,那满满的温柔,几乎要从他的眼睛里溢出来。

    沈妙言推开他的手,语气里颇有些嫌弃意味,“头发要揉乱了。”

    君舒影从头顶的梅花树上掰下一枝梅花,俯身给她别到鬓角,“我家娘子,怎么样都好看。”

    “君舒影,你这张嘴这么甜,怪不得镐京城里有那么多贵女喜欢你。”沈妙言仰着头,颇有些吃醋的意味,腮帮子不高兴地鼓了起来。

    君舒影在她跟前蹲下,捧了她的双手在掌心细细揉.搓,“手怎么这样凉?”

    沈妙言傲娇地抬起下巴,“那你去给我弄个手炉来。”

    “瞧把你惯得……”男人轻笑,低头亲了亲她的双手,“我给你揉揉,就暖和了。”

    他揉了会儿,忽然把耳朵贴到她隆起的肚子上。

    沈妙言饶有趣味地低头看他,“能听见什么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