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8章 朕的皇后,只能是她
    ,精彩小说免费!

    雪夜,大火在他背后熊熊燃烧,烧毁了他们的房屋,也烧去了这段安宁祥和的岁月。

    雪花簌簌落下,落在他的睫毛和喜服上,他趴在雪地里,心如死灰地阖上双眼。

    到了锦州城外的驿馆,君天澜跨下马,扛着背上泣不成声的女人,大步跨进厢房。

    房中炭火烧得很旺,暖得令人只穿薄薄的中衣也不会觉得冷。

    君天澜把沈妙言丢到床榻上,面无表情地捏住她的下巴:“看着我。”

    沈妙言缓缓抬起眼帘,她的眼睛早已哭得红肿,此时琥珀色瞳眸仍然湿润,眸中隐隐可见仇恨。

    男人冷笑,“恨我?”

    沈妙言别过视线,不语。

    “说话!”君天澜陡然提高音量。

    他整个人都濒临崩溃的边缘,天知道他看见她穿着那身红嫁衣时,他有多想杀人!

    他亲手带大的女人,还怀着他的孩子,却要嫁给另一个男人,凭什么?!

    他捏着沈妙言下巴的手陡然用力,沈妙言疼得泪珠子啪嗒啪嗒往下掉,却倔强地咬紧牙关,不肯发出半点儿声音。

    两人僵持许久,君天澜终是不忍松手,望着她下巴上那触目惊心的红痕,心中软了下,正要拥她入怀,却被她狠狠推了一把。

    他脸色变了又变,紧盯着她,却见她退到床角,受伤般紧抱住双膝。

    “我抢回自己的女人,不觉得有什么错。你好好冷静下。”君天澜说完,起身朝外面走去。

    厢房中只剩沈妙言一个人,她默默流了会儿眼泪,忽然下床,推门离开。

    驿馆中全是君天澜的人,那些侍卫亲眼看见身着雪白中衣、怀着身孕的女人,不管不顾地走出驿馆,朝他们来的方向走去。

    夜雪很大,可她却仿佛浑然不觉,只继续朝前走。

    夜凛见鬼似的匆忙去禀报君天澜,君天澜正坐在书房里的火炉边看折子,闻言,脸色黑得能吃人,把折子丢到一旁,起身就追了出去。

    他骑上疾风,速度很快,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就看见沈妙言独自在风雪中奔跑。

    三千青丝在风雪中飞舞,她跑得气喘吁吁,却仍然不愿意停下。

    马蹄声中背后响起。

    沈妙言恐惧地回过头,那个男人正面无表情地策马而来。

    眼泪流得更凶,她跑得更加快。

    可再快,又哪里快得过疾风呢。

    脚下踩到一块尖锐的石头,她不小心被绊倒在地,双手深深抠进雪地中,盯着那漆黑的山林,不停地流眼泪。

    君天澜不紧不慢地策马上前,弯腰把她拎到马背上,转身朝驿馆走。

    他穿着狐裘斗篷,怀中很暖。

    可沈妙言却无端觉得冷,想要与他保持距离,却被他摁着脑袋,被迫靠在他的胸膛上。

    风雪很大,沈妙言嘴唇翕动,终于说了第一句话:“放我回去……”

    她的声音在发抖,带着几分哀求。

    君天澜握着缰绳的手越发收紧,薄唇抿成了一条紧绷的线。

    “君天澜,放我回去……”沈妙言鼓起勇气,仰头看他,“我不是你的附属品,我可以有自己的选择。现在,我选择他,我选择君舒影。”

    君天澜听不得她在他跟前说君舒影的名字,眼底神色越发冰冷,“你没有选择。”

    “当初是你主动放弃我!你选择了江山,如今又凭什么来找我?!”沈妙言在他怀中大闹,“君天澜,跟着你我不幸福,我不幸福!我喜欢君舒影,我喜欢五哥哥!你放我回去,呜呜呜……”

    她哭闹得厉害,君天澜眼底杀意毕现,声音是极致的冰冷:“沈嘉,你想回到他身边,不是不可以。”

    沈妙言停下哭闹,透过朦胧泪眼看他,眼中闪烁着光。

    男人低头,与她对视,薄唇扬起一个残酷的弧度,“我不介意杀了他,然后让你为他守坟,如何?也算得上是回到他身边了。”

    这是在拿君舒影的命,威胁沈妙言。

    沈妙言望着他如野兽般血红的眸子,心一点点沉下去。

    良久后,她瑟缩在马背上,小脸遍布惊惧。

    君天澜满意于她的乖巧,策马朝驿馆飞快掠去。

    从锦州到镐京的十几天路程,沈妙言都没有再闹。

    却也没有再和君天澜说过话。

    君天澜倒是无所谓,他们的时间还很长,总有一天,他会让他的小姑娘重新接纳他。

    眼见着距离镐京不到一个时辰的车程,如今刚刚是午后,可君天澜却吩咐不必再赶路,就在蒙城稍作休息。

    沈妙言一个人躲在房间里,谁也不肯见。

    到了傍晚,有侍女进来为她梳洗,请她去花厅用膳,她同样不肯。

    侍女回禀君天澜时,他正和几名蒙城官员喝酒。

    “……郡主脸色很差,状态也不好,并不肯与奴婢说话。奴婢瞧着,或许皇上需要请个大夫看看。”那侍女认真道。

    君天澜抬手示意她退下。

    蒙城县令是韩家大房的嫡子韩明之,闻言笑道:“早就听棠之说过,乐阳郡主乃是天底下难得一见的奇女子,今日不能见上一面,甚是遗憾。”

    “不必遗憾,”君天澜饮了口酒,声音透着漫不经心,“明日随朕进京,封后大典上,总能见着。”

    他话音落地,在场之人皆都有些吃惊。

    韩明之惊奇道:“封后大典?皇上的意思是,封乐阳郡主为后?!”

    君天澜颔首,“朕的皇后,只能是她。”

    几名官员面面相觑,随即在韩明之的带领下,一同恭喜了君天澜。

    此时镐京皇宫中,薛宝璋正倚在贵妃榻上,百无聊赖地翻阅一本史书。

    殿中燃着安神香,正寂静时,碧儿从外面匆匆进来,“娘娘,公子求见!”

    “哥哥?”薛宝璋放下书,微微挑起眉,“他来做什么?”

    “奴婢不知。”

    “请进来。”

    薛远身着大理寺少卿的官袍,缓步从外面进来,满脸正色地给薛宝璋行了个礼,“给娘娘请安!”

    薛宝璋亲自下榻扶起来,“这里又没有外人,哥哥行此大礼做什么?”

    兄妹俩在圆桌旁坐下,碧儿殷勤地给两人添茶。

    “哥哥此次进宫,不知所谓何事?”薛宝璋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