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9章 要么做他的皇后,要么去给前太子守坟
    ,精彩小说免费!

    薛远与她直视,踌躇半晌,轻声道:“皇上明日便要回京。”

    “皇上打了胜仗,这次归京,必然会被百姓拥戴。”薛宝璋笑道。

    薛远垂下眼帘,不忍去看自己妹妹的表情,张了张口,却到底是说不出口。

    “哥哥怎么了?可是有什么话要与我说?”薛宝璋歪了歪脑袋。

    薛远抬起头,又沉吟了下,终是艰难开口:“早上快马传来消息,皇上今夜歇在蒙城,明日进京……和乐阳郡主一起。”

    薛宝璋眼神变了变,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沈妙言……她回来了?”

    “嗯。”薛远盯着她的表情,缓慢地张口,“皇上还有手谕,令礼部的人,准备封后大典。”

    薛宝璋端着茶盏的手禁不住抖了起来,她已然无法找到自己的声音,“封后……大典?”

    “是。”薛远担忧地望着她,“妹妹,我如今也算是看开了,咱们家只要不得罪皇上,荣宠必然还在。你又怀着孩子,无论男女,只要平安生下来,在这后宫就始终有一席之地。妹妹,咱们不去争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了,好不好?咱们薛家,平平安安就好。”

    他说得很诚恳,然而薛宝璋却只是冷笑了声。

    “我自幼随燕虚大师学习谋略,熟读各种兵书史籍,兄长不是不知道我的野心!你让我安于做区区贵妃,如同是生生剪掉我的羽翼!兄长,你于心何忍?!”

    薛远沉默。

    两兄妹无言良久,薛宝璋淡淡道:“封后又如何,历史上那么多皇后,又有几个能够善终?是我的终究是我的,她沈妙言抢得了一时,却抢不了一世。”

    “可是皇上深爱着乐阳——”

    “兄长,皇上文韬武略无一不精,而沈妙言不过是个空有美貌的废物。有资格站在皇上身边的,只有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我。”薛宝璋冷声。

    薛远沉默。

    他是男人,他知道男人喜欢一个女人,其实并不是看对方的才情的。

    没等他再想出劝说的话,薛宝璋又道:“兄长早已是娶亲的年纪,不如早些准备。本宫也会为兄长相看,京中可有适宜的姑娘。”

    她用的自称是“本宫”。

    薛远起身,内敛地朝她拱了拱手,“不劳贵妃娘娘费心,微臣心中早有良人,纵便无法得到她,微臣也愿意远远守候。”

    说罢,转身离去。

    薛宝璋被他激怒,“薛远!连你也向着沈妙言吗?!”

    薛远脚步顿了顿,什么都没说,大步离开。

    薛宝璋气得把手中茶盏掷了出去,在薛远身后发出一声脆响。

    她闭上双眼,深深呼吸。

    她已有许久不曾发这样大的火气,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沈妙言!

    大殿窗户未关,凉风从外面吹进来,她的头脑逐渐变得冷静。

    她要的,是后位。

    暂时得不到没有关系,她总会得到的。

    君天澜暂时看不见她的好也没有关系,她可以等,等他对沈妙言厌弃的那天。

    再度睁开眼时,那双明眸已然变得无比坚定。

    翌日,天还未亮,沈妙言正睡得迷糊时,被侍女从床上摇醒,“郡主,该起床了。”

    她闭着眼睛坐起来,透过睫毛间隙的光,看见房中站着许多侍女。

    她宛如一个木偶,被她们推过来推过去,仔细在隔间沐浴过,打扮得比平日更加隆重,连妆容都格外精致艳丽。

    被送上马车时,她看见四周的侍卫骑在马上,那个男人却不知去了哪里。

    不过她也不在意。

    马车徐徐往镐京方向而去,车厢中很暖和,她坐了会儿,双眼开始打架,不过片刻,又靠着车壁睡了过去。

    再醒来,已身在镐京城外。

    马车徐徐停下,过了会儿,车帘被掀开,拂衣笑吟吟的脸儿出现在沈妙言面前,“郡主,您可算回来了!”

    “拂衣……”沈妙言呢喃。

    添香笑嘻嘻从旁边探出半个脑袋:“郡主,奴婢也来啦!”

    沈妙言循声看去,却见添香身边素问也来了,跟在马车旁,正朝她点头轻笑。

    “微臣给郡主请安!”

    两道男音响起,沈妙言看过去,只见大学士文仲清和兵部尚书谢和端着什么东西站在不远处,正恭敬地给她行礼。

    她微微挑眉,虽说她是正一品郡主,可她是女子,这正一品不过是虚名,并没有什么实权,哪里能让这两人给她请安。

    不过既然他们要请安,那她受着就是。

    她垂下眼帘,抬手示意免礼。

    端着金册、金宝的文仲清和谢和对视一眼,暗道这乐阳郡主倒是真够淡定的,他们这两个被礼部请来负责册封皇后的正使、副使都出城相迎了,郡主却还这般漫不经心。

    若放在寻常女子身上,那早就激动得无法自抑了。

    果然皇上的眼光,就是与众不同。

    两人寻思着,各自跨上马,领着马车朝城里走。

    城里一如往昔热闹,可沈妙言却半点儿心情都没有,心心念念,都是锦州城外山脉里的那个小小幕村。

    马车在宫门外停下。

    “恭请郡主换乘轿辇!”

    文仲清高声。

    拂衣上前,把沈妙言从马车中扶下来,缓步走向停在宫门旁的轿辇。

    沈妙言目光顿住。

    那轿辇乃是贵重的金色,其上雕刻凤穿牡丹的图案,四面垂着金色绣牡丹薄纱,不是皇后的轿辇又是谁的!

    她如同看见什么恐怖的东西般,急急往后退了一步。

    她不要做他的皇后,她想回去找君舒影……

    四周金碧辉煌的皇宫在她眼中全然褪去了颜色,变成那会吃人的囚笼,仿佛她只要进去,就再也出不来回不去,再也无法回到那个山脚下普通的小村落,再也看不到他们养的兔子和小鸡小鸭,再也吃不到那个人亲手做的柿饼。

    谢容景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边,朝她拱了拱手,低声道:“皇上口谕,若郡主不肯入宫,那么前太子的命也不必留着了。要么母仪天下,要么去给前太子守坟,请郡主自行挑选。”

    眼泪瞬间流淌出来。

    沈妙言眼圈通红,死死攥着裙摆,整个人在寒风中发抖。

    好狠……

    他,好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