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5章 她是他的
    ,精彩小说免费!

    沈妙言从井里出来,就高烧不止。

    素问束手无策,君天澜只得把白清觉请进宫,命他仔细为沈妙言把脉。

    白清觉把完脉,冷笑了声,“皇上的眼睛可还好使?”

    君天澜坐在床边,给沈妙言掖被子的动作顿住,抬眸看他。

    白清觉走到桌边,一边写药方,一边冷声道:“皇上看不见妙言怀着身孕吗?既是能看见,为何还要那般捉弄她?!她十二岁时失去双亲,你亲手把她带大,理应比旁人更加心疼她。”

    “她如今还怀着你的孩子,你究竟是怎样狠辣的心肠,才做得出把她关在井底半日这种糊涂事?莫非你忘了,她曾经在你手上吃过的苦?!明知她害怕黑暗与狭窄的空间,却仍然把她一个人丢在井中……皇上,你到底是怎么干出这种事的?!”

    他一气说完,君天澜连反驳的理由都找不到。

    良久,他盯着床上女子苍白憔悴的脸儿,低声道:“是朕错了。”

    白清觉完全不想搭理他,只把药方交给素问,让她好好照顾沈妙言,自己背着药箱招呼都不打就走了。

    素问望了眼君天澜,也不大想搭理他,于是闷着头离开寝殿去煎药。

    拂衣和添香对视一眼,只对君天澜草草行了个敷衍的礼,转身离去。

    角落的安神香袅袅燃烧,殿中寂静,只能听见床上姑娘匀净轻缓的呼吸。

    君天澜紧紧执着她的手,暗红色瞳眸里有后悔有无奈,想要说些什么,张了张口,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床上的人儿睫毛颤了颤,好似即将醒来。

    君天澜不知怎的,竟不大敢面对她,于是急忙起身,躲到月门后。

    正好素问端着药进来,瞟了眼他,只当没看见,走到床边,“娘娘,您醒了,来喝药。”

    说着,扶沈妙言坐起身。

    沈妙言喝完她喂得药,眼圈止不住发红,“素问……”

    “娘娘有什么吩咐?”

    泪珠子一颗颗往下掉,沈妙言紧紧攥住她的衣袖,连声音都在发颤:“我怕他……素问,我怕他……你让他今后再也不要来找我,好不好?”

    她的声音里透着恐惧,琥珀色瞳眸中都是受惊之后的不安。

    素问心疼不已,反握住她的手,软声道:“娘娘不必害怕,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沈妙言几近崩溃地抱住她,终是忍不住嚎啕大哭。

    帷帐后,君天澜低垂眼帘,修长的睫毛遮住了他眼中的情绪。

    素问好歹把沈妙言哄得睡下,端着空碗离开寝殿,还不忘对君天澜投去眼神复杂的一瞥。

    君天澜缓缓走到凤榻前,单膝跪在地上,捧着沈妙言的手,眼眸通红,低喃出声:“从前我们什么都没有时,总能过得格外幸福。如今,我什么都能给你了,我们却为什么反而不幸福了?妙妙,我究竟要怎么做,才能重新得到你的心?”

    他像是在问床上沉睡的姑娘,又像是在问自己。

    角落的香渐渐燃尽,他终于决定了什么,亲了亲沈妙言的脸蛋,眼神坚定地起身离开凤仪宫。

    无论如何,哪怕他的妙妙要与他闹一辈子的脾气,他也不愿意放手。

    她是他的。

    第二日,宫中传出消息,皇后因病迁居明湖之上的长生殿。

    明湖位于皇宫东南角,占地极广,湖中心有一座巧夺天工的朱红楼阁,称作长生殿。

    从湖岸到长生殿,只能依靠湖上一叶小船,因此那长生殿称作孤岛也不为过。

    消息传出来的时候,宫中哗然。

    宫人只当这位皇后触怒龙颜,所以才会被远远贬去那座孤僻的长生殿。

    他们皆都暗自议论,道这位乐阳郡主也不过如此,到底出身不明,比不得定国公的嫡出小姐有本事。

    在皇宫中,花开锦绣算不得什么,花开百日红,才是真本事。

    沈妙言接到圣旨时,眼中掠过冷讽,那个男人终于厌弃她了吗?

    她穿厚厚的袄子坐在船尾,只带了拂衣、添香和素问三人,以及那三只成日黏糊她的狼。

    三只狼崽子早已长成巨狼,毛皮雪亮光滑,前后围着沈妙言,明明是林中凶兽,却偏偏扮出一副大狗模样,不时嗷呜两声,看起来格外乖顺。

    透过湖面上的薄雾,前方隐隐出现一座精致的朱楼。

    小船靠岸,拂衣扶着沈妙言踏上汉白玉台阶,沈妙言仰望着那块匾额,唇角的笑容透出冷讽:“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这样好的殿名,用在这里,未免可惜。”

    “皇上是怕其他人打搅娘娘养病养胎,所以才请娘娘迁居这里的。”拂衣小声解释。

    沈妙言深深呼吸,望了眼四周白茫茫的湖面,送他们来的那尾小舟渐渐驶离,不见踪迹。

    她垂下眼帘,“他并非是想让我在这里养病,也不是厌弃了我……他,是想把我关在这里,叫我逃不出去。”

    三个侍女对视一眼,不知该如何接话。

    沈妙言抬步,缓缓走上台阶。

    既然这座皇宫于她而言是一个囚笼,那么无论是凤仪宫还是长生殿,都是囚笼。

    住哪里不是住呢,最起码在这里,还不用看见那个男人。

    她推开朱门,殿中陈设精致,一如凤仪宫那般华美。

    添香有意缓和两人的关系,笑道:“皇上对娘娘还是很上心的,奴婢听说,这里面的布置,全是皇上熬了一整夜,亲自从国库挑选出来的呢!”

    沈妙言漫不经心地往寝殿走,“囚笼再华丽,也还是囚笼。”

    长夜寂寂。

    沈妙言用过晚膳,拿了本书在窗边翻看,可心却无法静下来,那些字全都化作幕村的一幕幕画面,和那个男人的音容笑貌,在她脑海中盘旋,经久不去。

    烛火噼啪,有脚步声传来。

    她并未回头。

    一双带着薄茧的手从背后绕过沈妙言的脖颈,身着明黄色龙袍的男人在她身后坐下,下巴搁在她的颈间,细细嗅闻她的味道。

    灼热的呼吸喷吐在沈妙言颈间,令她很不舒服。

    “妙妙……”君天澜低声,压抑着心底的渴望,“喜欢这里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