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2章 她究竟是什么人
    ,精彩小说免费!

    徐思棋应了声好,想起什么,从腰间取下一只荷包,“这是我进宫前,我娘从庙里为我求来的,里面有些药草,据说可以安神宁心、保佑平安。娘娘若不嫌弃,臣妾为娘娘佩戴上?”

    说着,想起什么,笑道:“臣妾倒是忘了,娘娘怀有身孕,也不知与这些药草可有冲突……”

    素问沉默着上前,接过药草,细细嗅闻了一番,递还给她,对沈妙言道:“并无冲突。”

    徐思棋松了口气,“如此,臣妾就放心了!”

    她盛情如此,沈妙言却之不恭,于是笑道:“那劳烦姐姐为我佩戴。”

    沈妙言携着她去了偏殿,桌上早膳已经备好,君天澜端坐在侧,看见两人进来,眼底掠过一丝不喜。

    “给皇上请安。”徐思棋压下心底的激动,尽量让自己保持冰清玉洁的才女形象。

    君天澜淡淡望向沈妙言,对方满脸无辜,拉着徐思棋在桌边落座,“姐姐喜欢吃什么,千万不要客气。”

    徐思棋抬眸望向君天澜,却见他起身,面无表情地离开了。

    她心中一阵失落,忍不住问道:“皇上是不是看见我突然过来,所以生气了?”

    沈妙言笑了笑,“没有的事。”

    徐思棋在长生殿待了一上午,沈妙言又热情地留她用过午膳,才让添香亲自送她离开。

    人走后,沈妙言在软榻上歪坐了,取下腰间的荷包,放在鼻尖下细细嗅闻,里面是纯粹的草药味,非常沁人心脾。

    她闻了一会儿,余光瞥见素问端茶进来,不禁晃了晃手中的东西,“素问,我总觉得这荷包不对劲儿,你真的认为没有问题吗?”

    素问想了想,认真道:“娘娘若放心不下,奴婢把荷包带出宫给白先生瞧瞧。白先生医术可排进天下前五,若有问题,他一定能发现的。”

    沈妙言把荷包递给她,觉着有些困了,于是打了个呵欠,在软榻上躺下睡觉。

    再次醒来,却是被君天澜弄醒的。

    男人挤在小小的软榻上,把她亲热地抱在怀中,“妙妙……”

    沈妙言皱眉,抬手擦去脸颊上的口水,“君天澜,你恶不恶心?!”

    君天澜笑了下,指腹顿在她的唇珠上,因为抱着她的缘故,凤眸里都是安心。

    如今他也算是摸透沈妙言的性子了,这丫头吃软不吃硬,也正因如此,所以君舒影才有机会得到她的倾心。

    “除夕快到了,想要什么礼物?”男人低声。

    沈妙言坐起身,“放我出宫?”

    君天澜仍旧躺着,随手捞起她的一缕长发,放在鼻尖下嗅闻,声音凉了几分:“他回了北狄,你就算去幕村,也找不到他。”

    沈妙言扯回自己的头发,咬唇不语。

    过了会儿,福公公过来请君天澜去乾和宫,瞟了眼沈妙言,只模糊地说有使臣来访。

    君天澜起身,理了理龙袍,托起沈妙言的下颌,亲了亲她的唇,“朕晚上再来看你。”

    他走后,沈妙言抬袖擦了擦嘴巴,正要唤拂衣进来帮她梳洗,素问闯了进来,脸色极为难看:“娘娘!”

    “怎么了?”

    “白先生检查过那只荷包,里面果然有不干净的东西!”素问小脸发白,忽然跪了下去,“那荷包,乃是患恶疾之人用过的东西!若娘娘常常带在身边,也会被传染上!都是奴婢不好,没有及时察觉出来,若非娘娘警醒,恐怕……”

    她没再往下说,眼圈通红。

    沈妙言倒没往心里去,只好奇问道:“是什么恶疾啊?还会传染的?”

    “此疾名为传尸,又称骨蒸、肺痨,此病极易传染,探视病人、死后吊丧都可能染上,无处不恶,累年积月,渐就顿滞,以至于死,死后又传旁人,乃至灭门。”素问说着,皱紧眉头,“白先生说大周已有多年未曾出现这种病,却不知今日为何忽然出现……”

    “听起来是怪可怕的。”沈妙言想到这病的传染性,就一阵恶寒。

    若她感染上,她的孩子一定也不能幸免。

    还有她周围的人,还有……

    君天澜。

    精致的黛眉越皱越深,她忽然抬起眼帘,“添香!”

    添香匆匆从外面进来,“娘娘?”

    “那个徐思棋,究竟是什么人?”

    添香想了想,答道:“她是凉城太守的独女,凉城太守去边关时,并未带上妻儿老小。”

    “凉城太守……”沈妙言摸了摸下巴,记起凉城是与魏国接壤的城池,也是大周最重要的边关城镇之一。

    难道是凉城太守与魏国勾结,想谋害君天澜?

    没理由啊,他的妻儿老小都在镐京,他不可能弃他们不顾。

    可徐思棋一个闺阁女子,又是从哪里弄来她姐夫都吃惊的这种荷包呢?

    她左思右想不得其解,又不想与君天澜商议,于是吩咐道:“派人暗中盯紧徐思棋,我要知道她每天做了什么,和哪些人有过接触。”

    添香立即应是,转身去办了。

    沈妙言挥挥手让素问去休息,自个儿郁闷地躺了下去。

    本以为把后宫弄得乌烟瘴气,对自己有利,可如今看来,事态发展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控制,那些进宫的的秀女,并没有表面这般单纯,也不知道顾钦原怎么找的人……

    她双手撑在太阳穴上,闭了眼,努力让自己不要太烦恼。

    眼见着还有三天就是除夕,长生殿装饰焕然一新,檐下挂满了大红灯笼,内里的各色器具也都换成了崭新的。

    一套接一套的华贵新衣被送进来,全都是按照沈妙言的尺寸裁制而成。

    除夕宫宴穿的,大年初一接受命妇跪拜时穿的,元宵节赏玩宫灯时穿的等等,皆都隆重艳丽。

    拂衣请沈妙言过来试衣裳,沈妙言倚着软榻,目光未曾从书上挪开,懒懒道:“你瞧着差不多就行了。”

    拂衣无奈,只得打消了让她试衣服的念头。

    日落之后,夜空降了雪。

    沈妙言坐在窗前看书,偏头时,看见君天澜负手站在扁舟之上,在茫茫雪雾中,正朝长生殿而来。

    许是注意到她的目光,男人抬头望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