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1章 自家主子这是要搞事情了
    ,精彩小说免费!

    沈妙言捏了捏那封银票,不由撇嘴:“不是说赵国富庶吗?怎么赵婉儿出手这么小气?这大冬天的,我又怀着身孕,落水一次,这胎肯定是保不住了。君天澜的儿子,只值区区一千两吗?”

    她说的时候唇角上扬,一副眉飞色舞的表情。

    添香默默抽了抽嘴角,我的皇后娘娘,这不是重点好吗?!

    沈妙言笑眯眯把那封银票又还给夜九,“你怎么跟那丫鬟说的?”

    夜九龇着小虎牙笑了,“卑职只说回来考虑考虑。”

    沈妙言赞许地望了他一眼,“很好。你回头告诉赵婉儿的人,就说你愿意做这件事。”

    添香不解:“娘娘,您这是要害自己?”

    “没有的事。”沈妙言懒懒坐下,摸了摸隆起的肚子,眉眼之间都是灵动,“吃过午饭,你去后宫传话,让各宫嫔妃来给我请安。”

    添香猜测自家主子是要搞事情了,于是立即应下。

    午后,各宫嫔妃果然纷纷往明湖这边赶来,其中自然是怨声载道的。

    赵婉儿第一个不乐意,边走边道:“沈妙言是吃饱了撑的,有事儿没事儿总让我们去给她请安,不就是个皇后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安子璇同样面色不善,紧了紧手炉,埋怨道:“又是大冷天,她就不能消停点嘛?”

    “哼,快了。那船夫已经过来跟我侍女说,他愿意把沈妙言弄下水。到时候沈妙言腹中胎儿难保,我就不信她还有精力让咱们去给她请安!”

    “是啊,到时候可就有的热闹可看了!”

    两人相视一笑,眼中都是得意。

    过了会儿,各宫嫔妃走到明湖边,已有好几艘船等着了。

    赵婉儿举目四望,旋即拉过安子璇的手,“咱们去那艘船,那个船夫就是我收买好的人。”

    两人坐上去,安子璇打量了眼夜九,口无遮拦道:“看着长得倒是不错,你怎么愿意出卖你家主子?”

    夜九竹蒿一点,小船缓缓驶离岸边,“回贵人话,卑职是皇上特意派来保护娘娘的,可娘娘却大材小用,让卑职在这里划船。卑职对她,着实有不少怨言。”

    “哼,良禽择木而栖,你效忠本公主,以后自有你的好处!”赵婉儿洋洋自得。

    过了会儿,小船已经快接近长生殿了。

    安子璇扯了扯赵婉儿的衣袖,“你瞧,沈妙言正望着咱们。”

    赵婉儿抬头看去,果然瞧见沈妙言坐在暖阁的琉璃窗后,捧着杯热茶,笑眯眯望着她们。

    她身后,其他妃嫔也在。

    赵婉儿撇嘴,被这么围观,自觉有些难堪,嘟囔道:“有什么可看的!”

    话音落地,坐着的船忽然发出一声诡异的“咯嘣”声。

    她蹙眉:“安子璇,你听见什么声音了吗?”

    话音落地,那声音再度响起。

    安子璇只觉脚下一凉,低头看去,冰冷的湖水从船底漫了上来,浸湿了她的绣花鞋,缓缓淹没她的双足!

    “啊啊啊啊啊——!船破了!”

    安子璇尖叫出声,那艘小船陡然发出巨响,竟是整个破裂开来!

    夜九足尖点在水面,直接掠去了长生殿。

    赵婉儿和安子璇双双落水,恐惧地在水中挣扎,不停发出呼救声。

    沈妙言托着腮,欣赏了会儿她们的姿势,才懒懒道:“真是的,修船的工匠也太不认真了,怎的竟送了艘破船过来……夜九,你还愣着做什么,快去救人呀!”

    夜九不紧不慢地朝她施了一礼:“娘娘,男女授受不亲,卑职去……恐怕不方便吧?”

    “非常时期,有什么不方便的?想来那两位妹妹也是如本宫这般想的呢!去吧!”

    沈妙言与夜九一来一往的对话间,赵婉儿与安子璇又喝了好几大口冷水。

    夜九运着轻功从湖面掠过,一手提起一个,把两人捞回长生殿。

    两人趴在地上,一边吐水一边哭,精致的妆容早花了,浑身湿透,湿发紧贴着冻得发青的脸,看上去无比狼狈。

    沈妙言带着众嫔妃从暖阁中出来,歪了歪脑袋:“二位妹妹还趴在地上做什么?”

    两人同时抬头望向她,原以为她会让宫婢带她们去暖殿沐浴更衣,再为她们准备一碗浓浓的热姜茶,谁知她接着道:

    “趴在地上,当心冻着了!来人啊,快送两位妹妹回她们的宫殿!真是的,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两人强忍住吐血的冲动,被宫婢扶起来,瑟瑟发抖地又往殿外走。

    经冷风这么迎面一吹,两人冻得更惨了!

    好在这二人身子骨强健,居然未曾发高烧,只是倒了嗓子,鼻涕淌得厉害。

    入夜之后,两人仍旧不消停,一合计,便结伴来到薛宝璋的甘泉宫,哭哭啼啼地求薛宝璋为她们做主。

    薛宝璋已换了中衣,正坐在榻上读书,听她们二人说了事情的经过,淡淡道:“真是愚蠢。皇上送给沈妙言的人,会是轻易就叛变的人吗?还收买,本宫看你们两个是自己活得不耐烦了!”

    “娘娘,那沈妙言诡计多端,我们实在不是对手呀!”安子璇哑着嗓子,一边拿手帕撸鼻涕,一边哭诉,“您最是聪慧,您为我们支个招吧?”

    薛宝璋视线始终盯着书卷,“此事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你们附耳过来。”

    两人一喜,急忙走到她身边。

    薛宝璋说完,两人顿时惊喜不已,安子璇赞道:“这等玲珑妙计,天底下也只有娘娘一人能想得出来!妹妹拜服!”

    正说着,碧儿端了两盏热茶过来,“两位贵人,这是驱寒的热茶。”

    两人都没客气,把热茶一饮而尽。

    送走两人后,碧儿望了眼空了的茶盏,“大公子送进来的药,总算是派上用场了。等明日赵婉儿和安子璇害了沈妙言,就算她俩被逮到,不消审问,就会毒发身亡,根本没有供出娘娘的机会。这正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薛宝璋翻了页书,唇角挂着柔和的笑容,“到底是本宫的亲哥哥,心还是向着本宫的。”

    那两盏茶里,被放了毒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