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4章 终于长成了自己痛恨的那类人
    ,精彩小说免费!

    赵婉儿浑身一震。

    她嗫嚅着想解释什么,直到眼圈发红落泪,却仍旧解释不出来。

    赵妩缓缓穿好衣裳,抬头望向天空,上午还冬阳灿烂的天,到这个时候竟又阴云密布。

    没过一会儿,湖上泛起涟漪,竟是落了雪。

    赵妩垂眸,在赵婉儿的哭声中敛去所有多余的情绪,再抬头时,她又是那个冷冰冰的云香楼第一美人。

    她缓步走向赵婉儿,发髻间的步摇随风轻扬。

    长生殿外的扶栏并不高,她直接把赵婉儿推下了水。

    赵婉儿惊骇地在水面沉浮挣扎:“堂姐你疯了吗?!唔……堂姐!你救我上去呀堂姐!”

    赵妩只静静望着她,面容冷漠。

    赵婉儿渐渐大哭出声:“堂姐!堂姐……”

    冰冷的湖水灌进她的嘴里,她挣扎的动作渐渐小了,连声音都逐渐模糊。

    湖水安静地淹没了赵婉儿的头顶。

    不知是错觉还是其他,赵妩听见了一声细弱的道歉。

    “……姐姐,对不起。”

    她红了眼眶,终至泪水决堤。

    湖面上安安静静,只剩下雪花泛起的圈圈涟漪。

    二楼扶栏,沈妙言双手托腮,望着湖面,眸光迷离,“我以为,你舍不得痛下杀手。”

    赵妩背对着她,声音沉静:“过去的赵妩优柔寡断,天性良善,最恨心狠手辣之人。可我已非过去的赵妩,我终于长成了自己痛恨的那类人。”

    沈妙言轻笑一声,仰头望向落雪的纯净天空,声音悠远恍若叹息,“谁不是呢?”

    两人沉默了会儿,夜九匆匆走到沈妙言背后,皱着眉头拱手行礼:“娘娘,安子璇死了。”

    沈妙言转身挑眉:“死了?”

    夜九神情复杂地点点头,望了眼楼下的赵妩,欲说还休。

    沈妙言淡淡道:“自己人,不必介意。”

    夜九这才道:“卑职等刚把安子璇带进偏殿,还未开始审问,她就浑身抽搐,不过半炷香的时间,就死掉了。她看起来好像是噎死的,但她刚刚并没有吃什么东西,也未曾饮水。”

    这是怀疑安子璇是非正常死亡了。

    沈妙言深深呼吸,“查。”

    “是!”

    夜九走后,沈妙言脸上流露出一抹懊恼。

    安子璇与赵婉儿是什么段数的人,她心里还是有谱的,她们绝不会胆大包天到跑到她的长生殿来下药。

    唯一的可能,是有人在后面撺掇。

    而后宫中有这个能力,又对她怀有敌意的人,只有薛宝璋一个。

    想来,也是薛宝璋提前给那两人下了药,以防她们事败后把她供出去。

    好缜密的心思……

    她恼怒着,全然忘了自己曾经打算借着薛宝璋之手离开周宫的计划。

    她自己都未曾觉察到,她如今的目标,似乎又改为把后宫里的所有女人都给赶出去。

    长生殿的宴会结束后,沈妙言一一送走宾客,累得摊在凤榻上,动都不想动弹。

    过了会儿,拂衣进来把众宾客送的礼物清单拿给她看。

    沈妙言兴致缺缺地翻开来,看了几行字,忽然盯着其中一处:“徐思棋送的这是什么东西?冰裂纹莲花茶具?”

    “是。说是这套瓷器极为养胎,经常用它,对身体好。”拂衣解释。

    沈妙言的指尖划过徐思棋的名字,冷冷道:“拿出宫给我姐夫检查。”

    拂衣应声,亲自去办了。

    入夜之后,拂衣回来,面色十分难看:“这套茶具,同样是病人用过的。徐常在她实在是……”

    她是文雅人,说不出什么重话,旁边的添香气得替她大骂出口:“真是贱人一个!瞧着人模人样饱读诗书,没事儿还弹个什么琴,没想到竟然心黑到这个地步!我呸!”

    沈妙言把玩着一柄暖玉如意,琥珀色瞳眸中都是冷笑,“我有个主意,你们附耳过来。”

    翌日,后宫中传出消息,说是皇后娘娘病倒了。

    君天澜听福公公谈起时,正在御书房处理国事,闻言,立刻扔下朱砂笔赶到长生殿。

    君舒影已经在寝殿里,正捧着本野史,当做故事书般讲给沈妙言听。

    君天澜脸色沉了沉,抬步走进去,见沈妙言面色红润,双眼看起来也很精神,不由在榻边坐了,给她掖了掖被角,“他们说你病了……可是肚子里的宝宝又闹腾了?”

    “没有。”沈妙言揉了揉自己的脸,“我在钓鱼。”

    君天澜蹙眉:“什么?”

    “钓鱼。”沈妙言嫌弃地望了他一眼,“当了皇帝,怎的变笨了?”

    君天澜尚未反应过来,旁边君舒影轻笑出声:“小妙妙的意思是,她在挖坑设局,等着人家跳呢。”

    君天澜脸色又沉了沉,这种别人能理解他家小丫头,他却不能理解的滋味,非常糟糕。

    他正想着开口挽救一下,添香气喘吁吁从外面奔进去:“娘娘,徐常在来探望你了!”

    沈妙言急忙道:“上妆,快给我上妆!”

    拂衣立即过来往她脸上抹东西。

    抹得是一层雪白的霜,抹完之后,又给她的眼圈画上淡淡的青黑色。

    她化妆的手法很高明,这么看上去,沈妙言十分憔悴虚弱,一点儿破绽都没有。

    徐思棋带着宫女进来,见君天澜和君舒影也在,于是对他们各自行了一礼,这才转向沈妙言,福身行礼:“给皇后娘娘请安。”

    她的余光清晰地看见沈妙言病弱的模样,那唇色苍白的可怕,仿佛不日就将离世。

    沈妙言盯着她,清晰地捕捉到她眼底一闪而逝的笑意。

    唇角牵出点点微笑又很快抿去,她声音虚弱:“免了。徐姐姐是来探望我的吗?劳你记挂,我甚是感动。”

    徐思棋笑了笑,“娘娘待臣妾极好,臣妾听闻娘娘得了病,臣妾马不停蹄就赶过来了。娘娘如今,可好点儿了?”

    沈妙言咳嗽几声,喘着粗气,眼中端得是泪光点点,“怕是好不了了……”

    旁边两个男人默默抽了抽嘴角,这丫头刚刚还活蹦乱跳的,这脸变得是真快!

    君舒影给她掖了掖被角,配合着她演戏,声音透出沙哑的泪腔:“正月间说什么浑话!无论什么疑难杂症,总能治好的。”

    君天澜眼神复杂地瞥了他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