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7章 祸国妖姬
    ,精彩小说免费!

    她扶着拂衣的手起身,面无表情地往外走去:“宣本宫懿旨,徐思棋妄图谋害本宫,罪无可恕,着打入冷宫,永不得出。”

    徐思棋震惊地转身,“沈妙言,你怎么敢?!”

    沈妙言回眸一笑,发髻间的金步摇轻轻摇曳,“这里是本宫的地盘,本宫当然敢!”

    说完这句话,她就潇洒地离开了。

    徐思棋跌坐在地,眼中都是彷徨。

    一名太监走了进来,不阴不阳道:“徐常在,请吧?”

    “我不去冷宫!我不去!我要见皇上,皇上他分明是看中我的!”

    徐思棋连连往后退,不停尖叫出声。

    那太监有些不耐烦:“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模样,就你这样的,也想跟皇后娘娘抢人?!是,皇后娘娘是不怎么侍弄琴棋书画,可那又怎样,我若是男人,我也爱娘娘的花容月貌啊!都说读书人干净心善,奴才瞧着,徐常在这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还不如人家不识字的人心善呢!”

    说罢,甩了甩拂尘,示意身后的几名小太监直接把她拖走。

    冷宫自然是凄苦的。

    徐思棋被关进一间破败的宫殿,殿中冰冷潮湿,只点着一根蜡烛,角落遍布蛛网,四周隐隐还有各种虫鼠的叫声。

    徐思棋缩在床角,紧紧抱住自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正在这时,殿门被人打开,一名相貌阴森的老嬷嬷端着托盘进来,“这冷宫,可有三年不曾有年轻妃子进来过了……徐常在放心,老奴一定好好照顾你……”

    她说话时带着鬼气,在昏暗的烛火中格外骇人。

    她把托盘放到那张破旧的桌子上,慢条斯理地取出两枚荷包,牢牢钉死在徐思棋的床头:“皇后娘娘特别关照,这荷包啊,是从宁安寺求来的,最是安神不过,老奴给娘娘挂上……”

    徐思棋双眼瞪得大大的,因为恐惧,胸口剧烈起伏,脸色煞白。

    她认得这荷包,这是她送给沈妙言的……

    荷包是染了肺痨的人贴身用过的,她不能闻这个味道,她不能闻!

    老嬷嬷望着她用袖子捂住口鼻的模样,冷笑了声,指着桌上那套冰裂纹白瓷莲花茶具,“以后啊,常在喝水,都得从那个茶具里喝。常在若是打碎了那茶具也没关系,娘娘说了,柳妃那里还有,呵呵呵……”

    她发出几声意味不明的笑容,端起桌上唯一的蜡烛,离开了大殿。

    徐思棋在黑暗中,猛地爆发出一声撕心裂肺、响彻云霄的尖叫。

    却已是无人理会。

    沈妙言回到长生殿,沐过浴,换了声宽松的中衣,懒懒在暖阁躺下。

    夜九过来,隔着帐幔禀报:“娘娘,杏儿不肯招供她和柳妃的关系,咬舌自尽了。”

    说着,忽然单膝跪下:“是卑职没有看好她,请娘娘赐罪。”

    沈妙言并不意外,杏儿和柳妃的事,更像是一场蓄谋已久的勾当,幕后之人能提前十年将手底下的棋子安插进周宫和镐京城世家贵族,可见城府极深。

    她摆摆手让夜九下去,自个儿陷入沉思。

    幕后之人,究竟是谁呢?

    除了柳妃和杏儿,不知他是否还有其他暗桩?

    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沈妙言百思不得其解时,外面传来脚步声,君天澜过来了。

    男人自然地褪下龙袍挂到衣架上,挑开帐幔上了床,娴熟地把她拥进怀中,“怎么还没睡?”

    他身上的龙涎香丝丝缕缕萦绕在沈妙言四周,沈妙言把他推开些,“你有正事要忙,就不许我也有正事忙吗?”

    君天澜轻笑一声,仍旧把她抱得紧紧,低头香了口她的脸蛋:“对付朕的六宫嫔妃,就是妙妙的正事了?早知如此,当初又何必巴巴儿地把她们召进宫?”

    沈妙言噎了下,胳膊肘朝后捅了下他。

    君天澜薄唇抿着的笑容更盛,“好了,不闹了,睡吧。”

    沈妙言侧头,瞥见他安静的睡颜,终是没再闹他。

    翌日。

    沈妙言还在床上睡觉,添香着急忙慌地奔进来:“娘娘,大事不好了!安贵人和徐常在的家眷,联合几位老臣,闹到御书房了!”

    沈妙言迷迷糊糊醒过来,揉了揉眼睛:“她们闹什么?”

    添香有点儿委屈,“她们说您谄媚圣上、祸乱宫闺,是祸国妖姬!还说您仗着身份为所欲为,害死了她们的女儿!可明明就是徐思棋和安子璇先害您,您才反击的!也不瞧瞧其他嫔妃怎么没事,偏偏就她们的女儿出了事,这不是她们自己找事,又是什么?!”

    沈妙言轻笑了声,“徐思棋昨夜才被我弄进冷宫,今儿一早,她的家人就能知道……小小徐家,消息竟然有这么灵通吗?”

    端着玫瑰花水进来的拂衣蹙了蹙眉尖:“娘娘是怀疑,有人给徐家通风报信,唆使安家和徐家来找娘娘麻烦?”

    “正是如此。”沈妙言冷笑,“薛宝璋这是深宫寂寞了,怕我同她一样无事可做,特地给我找事儿来着……”

    “那该如何是好?”添香紧张又气愤,“这事儿闹出来,对娘娘名誉损害很严重的!”

    沈妙言由着拂衣帮她洗漱,徐思棋和她丫鬟都死了,死无对证,着实不好办。

    她抬起头,正要问安子璇的贴身宫女可还在,素问已经料到她会问这个,轻声道:“今儿一早,安子璇从宫外带进来的侍婢,莫名其妙就暴毙了……宫中谣传,是娘娘所为,目的就是为了杀人灭口。”

    沈妙言一听就笑了,“薛宝璋行事果然毒辣,一点儿机会都没给我留下。”

    她穿好衣裳,坐到梳妆台前,拂衣堪堪为她梳好发髻,君舒影从外面进来,大氅领子上的一圈紫色貂毛,越发衬得他那张脸绝艳倾国。

    他径直走到沈妙言背后,从梳妆台上拿了眉黛,“妙妙今日倒是起得早,我来为妙妙描眉,可好?”

    说着,用小刷子蘸了些眉黛,一手轻捏住沈妙言的下颌,俯身认真地为她描起眉。

    “五哥哥,你知道外面闹得沸沸扬扬,说我是祸国妖姬的事了吗?”

    君舒影盯着她的眉,手下动作未停:“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