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9章 听说相爷并不宠爱她
    ,精彩小说免费!

    另一边。

    御花园东南角的安知林,松柏葱郁,树枝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小灯笼,小灯笼下坠着灯谜,来往此间的大都是年轻的公子小姐。

    顾钦原带着谢陶往御花园的衡芜阁走,今夜的宴席是在那里操办的。

    谢陶偏过头,看见不远处猜灯谜的热闹,眼中生出向往,不禁拉了拉顾钦原的衣袖:“钦原哥哥……”

    顾钦原侧头,她指着安知林,眼睛里闪烁着别样的光彩:“灯谜……”

    宴席还有一个时辰才开始,去猜一猜灯谜,也不耽误时间。

    可顾钦原显然没那个耐性,抽回衣袖,淡淡道:“自己去。”

    说罢,抬步继续往前走。

    谢陶站在原地,望着他的背影,又望了望安知林,不觉有些委屈。

    她不情不愿地迈出几步去追他,忍不住又望了眼安知林,终于鼓起勇气,折了方向去那里了。

    顾钦原走了几步,却没听见那个女人的脚步声,回头一看,身后哪里还有谢陶小尾巴的影子!

    他脸色沉了沉,“长本事了……”

    他自是不会去寻她的,正不悦地朝衡芜阁走时,迎面张祁云与萧城烨走了过来。

    张祁云摇着把羽毛扇子,仍旧是山野村夫的打扮,捋了捋蓄着的大胡子,笑道:“听闻今夜花灯谜的奖品是一壶东珠,咱们过去瞧瞧……哟,这不是顾丞相吗?别来无恙,别来无恙!”

    说着,拱手行了一礼。

    顾钦原沉默地回了他一礼,继续往前走。

    只是走了几步,忍不住回头,皱了皱眉毛,忽然转了方向,往安知林而去。

    冷峻的面容仍旧沉默,他不停告诫他自己,他只是去会会张祁云,防着他乱来,仅此而已。

    谢陶独自一人走在安知林里,不时拿起一盏小灯笼左右瞅瞅,猜得出谜底的她就揭下那张灯谜,猜不出的,就只能放弃。

    这么走了好一段路,她的花篮里却只躺着两三张纸笺。

    她悄悄望向其他人,他们的篮子里已经盛了不少纸笺,就没一个比她少的。

    她有点儿难过地停住步子,不防背后有人重重撞了她一下,紧接着便有个高亢的女声响起:“你怎么走路的?挡在路中间做什么?!”

    她回过头,说话的女子张扬美貌,但她并不认识。

    “对……对不起……”

    她还是礼貌地道了歉,退到路边儿。

    余光悄悄瞟了眼这条林间小路,路挺宽的,容得下五个人并肩而行,她其实根本没挡住这个女人。

    这么想着,却见那女人走到自己面前,挑起眉头,“你就是谢陶?”

    谢陶怯怯点头,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我叫盛雨。”女子倨傲地抬起下巴,“是你姐姐的朋友。”

    “喔……”谢陶隐约有点印象,这个姑娘好像以前常常去谢府,找谢昭玩。

    盛雨打量着她胆怯的模样,冷哼一声:“我问你,顾相爷在哪儿?”

    她在安知林转了这么久,就是为了找顾钦原。

    如今她也到了择偶的年纪,本来爹娘为她相中了韩棠之,无奈韩家托词韩棠之已心有所属,所以只得再找别人。

    谢家哥哥又被二公主盯上,朝中适龄的、长得又好的高官,就只有顾钦原了。

    谢陶愣了愣,下意识地答道:“钦原哥哥去了衡芜阁,不在这里。”

    “你哄谁呢?!”盛雨冷声,“这里的人都是成双成对的,莫非他还会丢下你不成?!”

    她身后一名贵女低声道:“听说相爷并不宠爱她的。”

    盛雨一想也是,于是换了张笑脸,“相爷天纵之才,自然不会宠爱一个说话结巴的女人!”

    谢陶一急,忙道:“不,我没有……我已经不结巴了!我……我——”

    “你什么你?还说自己不结巴,瞧瞧,这不又结巴起来了吗?”盛雨大声奚落她,惹得身后跟着的贵女们一同大笑出声。

    谢陶蓄了两个眼泪泡,紧紧攥住衣角,咬住唇瓣不出声儿。

    过去被谢昭欺负的画面历历在目:

    ——不会说话就闭嘴!爹娘本就不喜欢你,你以后都别说话讨他们嫌了!

    ——谢陶,那些傻乎乎的话,就不要再说出口了好吗?简直天真得可笑!

    ——没有人愿意做你的朋友,更没有人愿意听你讲那些蠢事!

    小时候的噩梦袭来,谢陶捂住耳朵,眼圈通红,连连往后退,却不小心被裙裾绊了下,重重跌坐在地。

    漂亮的裙子染上积雪,她低下头,泪水一颗颗掉在裙摆上,很快就晕染开一片深色。

    “瞧瞧,不过随口说她两句,她就哭成这样!”盛雨笑得放肆,优雅地甩了甩帕子,居高临下的模样,很是盛气凌人,“谢陶,就你这模样,还丞相夫人,我呸!”

    谢陶抱着双膝,低声啜泣。

    她也很讨厌这样没用的自己,她也很想像妙妙那样厉害。

    可是她没办法呀,从小时候起就怯懦的人,究竟要怎么做,才能强大起来呢?

    盛雨眼中掠过恶毒,在她面前蹲下,伸手扯住她的头发迫使她仰起头,尖声道:“顾丞相那般惊才绝艳的人物,配你着实是可惜了!这世上,也唯有我盛雨,才够资格站在他身边!你等着瞧吧,我迟早会替代你成为丞相夫人!”

    “啧啧,好远大的志向!”

    悠远醇厚的男音响起,众贵女偏头望去,只见乡野村夫打扮的男人,摇一柄破羽毛扇子,正缓步而来。

    “张公子?”盛雨眯了眯眼,“你来做什么?!”

    张祁云微微一笑,“盛小姐说谢姑娘是结巴,可本相瞧着,盛小姐莫非是个瞎子?安知林举办猜灯谜大会,你说本相来这里做什么?”

    盛雨脸色一变,“张祁云,你什么意思?你要给这个结巴出头?!”

    张祁云摇着羽毛扇,“非也、非也!本相只是来看戏的,如今戏看罢了,可否容本相点评两句?”

    盛雨不耐烦:“你到底想说什么?!”

    张祁云不紧不慢地扶起谢陶,亲自替她掸去裙摆上的积雪,这才慢悠悠转向盛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