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4章 我都等了他三年啦!
    ,精彩小说免费!

    今夕何夕,爱慕之人远在天涯,我独自看这园中的花开开落落三年,却仍不见你归来……

    她正听得出神间,守冷宫的老嬷嬷提着灯笼过来,谄媚地笑道:“给皇后娘娘请安!这冷宫不吉,您亲自过来做什么?若有什么事,老奴陪您到外面去说吧?”

    拂衣给了她一锭银子,很是客气:“嬷嬷,我们娘娘想看看徐思棋。”

    那老嬷嬷捧住银子,老脸笑开了花:“哟,这不是晦气吗?不过娘娘若坚持要看,老奴也只好从命!娘娘这边请!”

    沈妙言远远看了眼徐思棋的尸体。

    尸体停在一间偏殿里,只随意用床破被裹着,露出来的脸看起来憔悴至极,蓬头垢面的模样,丝毫没有过去那个徐才女的风范。

    老嬷嬷轻声道:“她传染了那个病,这死了,尸体也不能随便处置,得火化了才行。”

    沈妙言用手帕遮住口鼻,微微颔首。

    她们离开那座偏殿时,那个辽远清幽的歌声又传了过来。

    她驻足,“是谁在唱歌?”

    “回娘娘话,乃是先帝的柳妃。”老嬷嬷摇摇头,“都病成那个样子了,还整夜整夜的唱!如今她也就一把嗓子好点儿,那张脸呀,啧啧……”

    沈妙言起了心思,淡淡道:“你带本宫过去瞧瞧。”

    老嬷嬷立即应是。

    柳妃居住的殿宇,比徐思棋的稍微好点儿,殿中点着几支蜡烛,桌椅窗以致梳妆台一应俱全,那梳妆台上甚至还摆着一盆花。

    一位身姿纤瘦的女子,坐在梳妆台前,正对着铜镜慢条斯理地梳头。

    她嘴里哼着歌谣,看上去约莫有三十岁了,眼中满含光彩,仿佛是在等待情郎。

    老嬷嬷笑道:“也不知道她整日都在唱什么,老奴是听都没听过这些曲儿!”

    “是凉城那边歌谣吧?”素问轻声。

    拂衣摇了摇头:“早年我曾随主子去过凉城,那里并无这种曲调。听起来,倒有点儿像是魏国那边的歌。”

    沈妙言瞳眸微动,她听过这首歌谣。

    是小时候,娘亲哄她睡觉时唱的。

    她想仔细看看柳如烟,于是抬步就往里走。

    老嬷嬷连忙拦住她:“娘娘,她得病了,您可不能进去!”

    “无妨。”沈妙言避过她伸出的手,走到柳妃身边。

    她看见柳妃身着破旧的淡青色罗裙,瘦得皮包骨头,两只水头极好的玉镯子套在她的手腕上清脆作响。

    而她那张脸遍布陈年伤疤,在昏暗的烛影中,看起来甚是可怖。

    她轻声道:“你唱的是什么?”

    柳妃拿起手帕遮住口鼻,只露出弯弯的双眼,声音里透着少女般的俏皮:“你猜!”

    沈妙言笑了笑,“我猜不出来。”

    “真笨!”柳如烟拿开帕子,歪了歪脑袋,眼中都是光彩,“这是你教我的歌谣呀!你不记得了吗?”

    沈妙言静静注视着她,这个女人,似乎把她当做了别人。

    她想了想,答道:“不记得了。”

    柳如烟有点儿生气,小女孩儿般跺了跺脚:“表姐,你怎么可以不记得!”

    沈妙言有点儿恍惚。

    柳如烟忽然趴在桌上,嘤嘤哭了起来,“表姐也不要阿烟了吗?!他不要我,你也不要我!你们都不要我,我死了算了!”

    沈妙言在她跟前蹲下,软声道:“你说的他,是谁?”

    “还能是谁!当然是惊鸿哥哥啦!”柳如烟满脸天真,“他说我长得美,让我去大周做妃子,帮他打探大周的情报!他说等事成之后,就用八抬大轿来娶我!表姐,我打探到了许多情报,很乖很乖地告诉他许多许多秘辛,可他怎么还不来接我出去?我都等了他三年啦!”

    沈妙言怔怔望着她。

    惊鸿……

    她口中的惊鸿,是大魏的权臣,魏国都督魏惊鸿吗?

    她是魏惊鸿的人?

    柳如烟突然面露疯癫之色,“表姐,他是不是不要我了?!他是不是另有新欢了?!可我还在这里等他呀,他知不知道我还在等他?!”

    她惊恐地伸手捂住自己的脸,“是不是因为我被皇上发现,皇上毁去我的容貌,所以他不爱我了?!不行,我要补妆,我要画美美的妆,万一他来接我,看见我这个样子,他真的会不要我的!”

    她手忙脚乱地拿起桌上的劣质胭脂水粉,抠出一大块儿,拼命往脸上抹。

    沈妙言缓缓站起来,眼中流露出几分怜悯。

    这个女人,大约是被魏惊鸿利用的人。

    她已成为无用的弃子,他怎么可能会来接她。

    沈妙言又看了会儿,才转身走向大殿门口,又给了那老嬷嬷几锭银子,让她好好照顾这个女人,这才回了长生殿。

    这一夜,柳如烟的身影在她脑海中盘旋不绝,凄厉地唱着异域歌谣,淡青色的身影若隐若现,宛如一抹即将逝去的青烟。

    沈妙言辗转反侧,睡得并不安稳。

    翌日,入夜之后,沈妙言忍不住又去了冷宫。

    柳如烟今夜画了很美的妆容,隐约能看出未毁容前的美貌。

    毕竟,在二十六七岁的年纪仍然能把皇帝看中,可见其美貌非凡。

    沈妙言站在大殿门口,看见她在空旷的殿中起舞。

    她的舞姿很美,透着空灵之感。

    沈妙言看了会儿,正旋转的柳如烟忽然跌倒在地,嘴里咯出大口血。

    她急忙上前扶起她,“柳妃娘娘!”

    柳如烟勉强抬起眼,“表姐……”

    沈妙言不知该说什么,只得轻声道:“我扶你上床休息吧,你该好好养着。”

    “可我就要死了……”柳如烟唇角勾起凄婉的弧度,“将死之人,如何能养得好?”

    沈妙言无言以对。

    柳如烟从腕上取下那两个玉镯,“表姐,你替我把这个交还给惊鸿哥哥……你告诉我,我等不到他来接我了……我就要死了……”

    她在沈妙言怀中,望着殿宇,眼中光彩更盛:“我还记得第一次遇见他的样子……大魏的天空很蓝,红艳艳的落日有车轮那么大,他骑着马,笑吟吟说,姑娘你长得真美,年芳几何,可有许亲……”

    她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

    沈妙言望着她含笑的幸福面容,有些恍惚。

    这种情绪很奇怪,明明她们才见过两次面,可此时,她却有种自己的亲人离世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