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7章 她命格极贵,并非你可以压得住的
    ,精彩小说免费!

    她话音落地,匕首径直挑开了沈妙言的手筋。

    痛彻云霄的尖叫响起,碧儿立即拿帕子塞进沈妙言口中。

    薛宝璋下手极狠,直接挑断了她的手脚筋。

    可她仍嫌不够,目光落在她那张脸上,眼中恨意弥漫,举起匕首,狠狠划花了她的脸!

    做完这一切,床上的女人已经痛晕过去。

    薛宝璋丢掉沾血的匕首,跌坐在床上,双手还有些颤抖。

    她用帕子擦了擦手,声音极低:“抬走。”

    可就在此时,角落里传来龇牙声。

    众人望过去,只见一匹毛色雪白的狼低伏在地,幽绿色的眼眸闪烁着杀意,狠狠盯着她们。

    “保护娘娘!”

    碧儿大喝一声,张开双臂挡在薛宝璋面前。

    几个会些拳脚功夫的宫女也急忙上前,其中还有人取来灵巧的弓箭,不由分说地射向雪团子。

    雪团子猝不及防,被射中几箭,哀叫几声,夹着尾巴逃了。

    宫女正要去追,薛宝璋冷冷道:“罢了,一个畜生,能看得出什么?准备送沈妙言出宫。”

    夜幕遮掩下,一辆马车缓缓驶离皇宫。

    拂衣和添香醒来时,碧儿正焦急地推她们:“你们怎么还睡着,皇后娘娘被人劫走了!”

    两人一愣,瞬间回过神:“什么?!”

    “哎呀!”碧儿焦急得宛如热锅上的蚂蚁,“你俩和皇后娘娘喝的茶,里面被人下了药,你们喝完就莫名其妙睡了过去!殿中人正惊骇时,忽然有无数暗卫涌了进来,把皇后娘娘抢走了!他们说他们是北帝的人,北帝也太不像话了!”

    两人对视一眼,这事儿,的确像是君舒影能干的出来的!

    碧儿皱着眉头,又道:“贵妃娘娘刚诞下一位小皇子,如今撑着身体,亲自派遣人满城搜查!宫里的人都急坏了,你俩也赶紧回长生殿想想办法吧!”

    此时装饰华美的暖阁里,薛宝璋戴着嵌玉抹额,靠坐在床上,静静凝视襁褓中的婴儿。

    婴儿生得白白嫩嫩,胖乎乎的小手在空中乱挥,尽管还没睁开眼,却已经会笑了。

    一看,就是个活泼伶俐的。

    她望了一会儿,忽然伸出手,狠狠掐了把婴儿。

    小婴儿立即哇哇大哭起来。

    薛宝璋唇角流露出一抹冷笑,眼底都是满足。

    沈妙言醒来时,触目所及,是冷冷清清的书房摆设。

    她呆滞地望着帐顶,脸上和四肢都很疼。

    她想抬手摸一摸脸,勉强抬起手,却发现手腕动不了。

    甘泉宫中的一幕幕,尽数在脑海中重现。

    她痛苦地尖叫出声,想要翻身下床,却发现她连翻身都做不到!

    外面响起急促的脚步声,薛远匆匆过来,“你伤口刚包扎好,别乱动!”

    沈妙言喘着粗气,死死瞪着他:“好一对不要脸的狗兄妹!你妹妹害我至此,你却来扮好人!薛远,我沈妙言此生与你们薛家不死不休!”

    薛远面容平静,给她检查了下纱布,见伤口并没有裂开,这才稍稍放心,淡淡道:“我亦不忍如此,不过局势所逼罢了。更何况……”

    他顿了顿,眼中现出浓浓的占有.欲,“更何况,从此世上再无大周皇后沈妙言,只有我薛远多愁多病、无法见客的小妾言氏。”

    沈妙言眼圈通红,眼泪不停淌落,直直盯着薛远,咬牙切齿、一字一顿:“你怎么敢?!”

    薛远的指尖顿在她绯红的眼角,似是喃喃自语,“世人只知大理寺少卿铁面无私、断案一绝,也算是镐京城里惊才绝艳的一位人物,却总是冷情冷面不屑亲近女子。殊不知,他早对沈妙言一见钟情,倾心相许。”

    沈妙言边笑边哭,声音几近歇斯底里:“这是爱吗?!这就是你薛远的爱吗?!可我要不起啊,薛远,你这样的爱,我要不起也不敢要啊!”

    薛远对她的拒绝无动于衷,只淡淡为她掖好被子,起身离开。

    他离开后,外面响起落锁的声音。

    沈妙言独自对着满屋灯火,苍白的脸上泪痕交错,琥珀色瞳眸失去了所有的光彩。

    她好恨,她好恨!

    恨薛宝璋,恨薛远,恨君天澜,恨这世间的一切!

    她从没有主动害过人,为什么别人却要来害她?!

    佛说因果,可她从没有看见天道收拾过作恶多端的坏人,相反,那些短命之人,分明是好人居多!

    这样不公的世间,这样不开眼的天道,究竟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好想毁了这一切,好想毁了这天下!

    ……

    此时郊外的观星台上,身着道袍的司马辰忽然目光一凝。

    天象有异!

    居于西方的紫薇帝星,忽然绽放出格外耀目的血色光芒,在漫天星辰中,看起来格外醒目诡异!

    他急忙起身,快步走到八卦盘前,仔细推算演示了良久,突然跌坐在地,面色大骇。

    不得了,不得了啊!

    他匆匆忙忙爬起来,连灰都顾不得掸去,拔腿就往山下跑。

    已是深夜,薛府中,薛远刚沐过浴,忽有小厮进来禀报,说是司天台判官司马大人求见。

    他眸光微动,淡淡道:“请进来。”

    司马辰快步进到厅中,朝他拱了拱手:“大理寺少卿别来无恙!”

    薛远抬手示意他坐:“司马大人深夜造访,不知所谓何事?”

    司马辰微微一笑,“敢问薛大人,皇后娘娘可在你府中?”

    薛远眼底迅速闪过异色。

    司马辰见他如此,心中了然,不待他回答,抢先道:“本官素来不问朝堂之事,本官守护的,乃是我大周千万黎民,所以薛大人不必担忧本官泄露你的机密。”

    薛远声音低沉:“司马大人究竟想说什么?”

    “她命格极贵,并非你薛远可以压得住的。”司马辰老神在在,“薛大人原是将相之才,前程锦绣。可惜,被女人牵累,恐怕要断送自己的前程。本官奉劝你八个字:及时收手,回头是岸。”

    薛远低低笑了一声,“神鬼命格之事,我从来不信。我府中,也没有什么皇后娘娘。若大人再无旁的事指教,还请自行回府。”

    说罢,拂袖离去。

    司马辰望着他的背影,摇头连叹了三声可惜。

    与此同时,千里之外的大魏,坐在高楼上的红衣少年忽然睁开眼。

    “她,打碎了莲花扣?”

    ——

    祝大家中秋快乐,阖家团圆,么么哒,明天要吃月饼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