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2章 鬼市二爷
    ,精彩小说免费!

    “嗯。”连澈并未隐瞒自己的身份,“我是鬼市的人,效忠鬼市之帝。你要的强大,这个世上只有一个人能赋予你,那就是鬼帝。”

    沈妙言轻笑,“我倒要见识见识,你口中这么厉害的鬼帝,究竟是何许惊才绝艳的人物。”

    两人说着,已经到了渡口。

    连澈出示了一块腰牌,那些人立即恭敬地请两人上船。

    船上有备好的房间,连澈就住在沈妙言隔壁,叮嘱她有什么事直接敲一敲隔着的墙,他自然会过来。

    沈妙言应着,推门而入。

    房间比她想象的还要好,看上去就像是到了人家姑娘的闺房,梳妆台胭脂水粉等物一应俱全。

    她走到窗前,看见大船缓缓驶离了岸边。

    岸边的景物,在她的瞳孔中逐渐远去。

    她悄悄攥紧拳头,“薛宝璋,君天澜,我一定会回来!”

    大船在水上约莫行了十几日,沈妙言终于能够隐隐看见陆地了。

    明明是第一次来这片陌生的大陆,可她却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就好像她并不是初来,而是回归。

    离得越近,她就越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甚至,连心跳都快了些。

    她站在甲板上,扶着船舷,琥珀色瞳眸莫名湿润。

    连澈走过来,给她系上披风:“这里风大,怎么不进去?”

    沈妙言微微摇头,只一眨不眨地盯着那片大陆。

    连澈见她如此,静静站在她身边,陪她眺望。

    第二日黎明,大船靠岸。

    早有十**岁的小厮牵着马儿守在码头,看见连澈,急忙迎上去:“二爷!”

    唤了一声后,悄悄瞟了眼戴着面纱的沈妙言,挠了挠头,竟露出几分羞赧意味,讨好地唤道:“二夫人!”

    沈妙言挑眉,偏头往向连澈,连澈却并没有解释,利落地翻身上马,把手递给沈妙言。

    那少年郎只牵了一匹马过来,饶是沈妙言并不想与连澈共乘一马,也只得硬着头皮上去。

    连澈已经比沈妙言高出许多,如今他坐在她身后,看起来仍然比她高出一个头。

    这个身高差让连澈眼底流露出一抹满意,双脚一夹马肚,飞快朝西边儿疾驰而去。

    沈妙言一路打量周遭的景色,这边房屋比大周和楚国要高大许多,许是少雨的缘故,屋顶大部分都是平的。

    街道宏伟严谨,透着古朴之感,也算熙熙攘攘,热闹繁华。

    连澈在一座钱庄外停下,带着沈妙言踏进里面,掌柜的瞄了眼沈妙言,唇角含着几许揶揄的笑意,不动声色地带着两人进了里间。

    离间设有暗门,进去之后,是狭长的旋转石阶。

    也不知往下走了多久,沈妙言都觉得简直要走到地心深处了,连澈才停下来。

    面前是一扇木门,他伸手推开,沈妙言望过去,瞳眸不禁微微放大。

    眼前,是一片辽阔的地下城池。

    真的是无愧于城池之名,那些绚烂的灯火一眼望不到边,庞大而辽阔,一座座建筑物罗列其中,宛如银河星海。

    而往来之人,男女老幼,皆都身着奇装异服,每个人来去匆匆,一举一动,看上去十分怪异。

    她正看得发呆时,连澈忽然握住她的衣袖,“我带你去见鬼帝。”

    沈妙言下意识地想收回手,对方声音淡漠:“这里鱼龙混杂,你要提防每一个人。不能与我走丢了,否则,我怕你尸骨无存。”

    他说的颇有些骇人,沈妙言望着四周的人流,没敢再去挣他的手。

    路过的人中,也有身穿紫衣的人路过,看上去像是这里的护卫,他们在看见连澈时,都恭敬地唤他一声二爷。

    沈妙言望了眼连澈的背影,暗道这家伙在这里地位好像还挺高……

    一路胡思乱想着,已经走到一座八层高楼前。

    沈妙言听见楼中传出丝竹笙歌,伴着女子娇滴滴的唱曲儿声,还有装扮怪异的男子结伴进去,想来这里该是那种地方了。

    连澈取出腰牌,给了门前一名侍卫看。

    沈妙言在那侍卫检查腰牌时,下意识地抬头望向头顶上方,只见顶楼的雕花扶栏后,点着两盏巨大宫灯,一位华服盛装的女子,正含笑俯视远方。

    因为隔得太远,沈妙言看不清她的容貌,但她肯定,那个女子,绝对是一位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她是谁?

    脑海中掠过疑问,旁边侍卫已经抬手:“二爷请!”

    高楼内端得是金碧辉煌,连澈携着沈妙言上楼,转过好几道楼梯,才在七楼停下。

    一名美人盈盈上前,恭敬地朝连澈行了个礼:“二爷,主子正在里面与人议事,请您稍等片刻。”

    连澈微微颔首。

    沈妙言拉了拉他的衣袖,压低声音道:“八楼的那位美人,是谁呀?”

    连澈神色平静,“与你无关的人。”

    这回答还真敷衍……

    沈妙言咬了咬唇瓣,正要再问与那鬼帝说话可有什么讲究和规矩,守在房间门口的美人挑开紫竹帘,有人走了出来。

    她看过去,这个男人看上去近四十岁,身着极讲究的深红色缎袍,面容英俊,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约莫是个大权在握的权臣。

    看其走路的姿势,应当是武将出身。

    连澈拉了拉她的衣袖,带着她进了那间房。

    房中燃着龙涎香。

    地面铺着光可鉴人的竹席,房间东面坠了几面绘十九瓣金莲的白色薄纱,薄纱后隐隐约约坐着个男人。

    “大哥。”

    连澈的声线毫无起伏,在竹席上跪坐下来。

    沈妙言跟着他跪下,看见薄纱后的男人似乎在点茶。

    而这个男人的身姿,不知怎的,她竟有些眼熟。

    “回来了?”男人开口,声音带着点儿喑哑,却并不难听。

    连澈垂着眼帘,“是。”

    这么说了几句,房中就安静下来,只剩下男人点茶的水声。

    过了一刻钟,沈妙言忍不住扭了扭身子,这两人是怎么回事,平日里也是这般相处的?

    这样的相处方式,可真要把人急死了。

    她想着,忽有夜风从窗外吹来,把那薄纱吹得扬起。

    沈妙言望过去,男人的唇瓣和下巴清晰地落在她眼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