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4章 当年二爷可凶了
    ,精彩小说免费!

    沈妙言愣了愣。

    连澈忽然凑近她耳畔,压低声音:“姐姐可有心疼我?”

    他离得太近,呼出的热气尽数喷到沈妙言耳中,弄得她浑身不舒服,连忙后退数步。

    “呵……”连澈轻笑了声,“姐姐便好生待在这里吧,我相信,这里的经历,会对姐姐大有裨益。”

    说罢,抬步离开了这里。

    脸上有疤的男人凑过来,好奇道:“你是二爷什么人?我在鬼市待了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二爷对谁这般亲切的!”

    沈妙言并未回答他的话。

    男人干笑了声,“在下李富,姑娘瞧着弱质纤纤,也不知能在咱御奴坊坚持多少天?这面纱看着甚是碍眼,还是取了吧!”

    说罢,伸手去捉那面纱。

    沈妙言足尖一点,运着君舒影教她的风骚步法往后避开。

    她以为她的速度已经够快,可谁知,这个男人的手法更快!

    在她退出去的刹那,她脸上的面纱就已被摘下!

    她心中暗惊,这个男人看起来不过是鬼市低等的教习,可功夫竟然这般厉害!

    李富盯着她那张疤痕交错的脸,笑道:“若无这些疤,倒也是个美人,缘不得我们二爷喜欢。姑娘请吧!”

    沈妙言与他保持距离,一同进了御奴坊的屋子。

    屋子光线昏暗,女子的大房间里,几十张褥子并排放在一处,上面还蜷缩着几个小姑娘,衣裳带着血迹,看上去纤瘦蜡黄。

    “三日后,姑娘会与这些人一同参加炉山初试。”李富摸了摸下巴。

    沈妙言蹙眉,“什么是炉山初试?”

    李富笑得意味深长,“这间屋子一共住着百人,你们会一同进炉山。炉山中藏有十斤粮食,你们需要在山中待满十日。最后活下来的人,就算是通过第一轮训练。”

    琥珀色瞳眸不觉微微放大。

    沈妙言自然清楚,十斤粮食,最多维持一个人生存十日。

    一百个人,去争那十斤粮食,与其说是争粮食,不如说是争活下去的机会。

    耳边忽然响起连澈的声音:“我当年,也是孩子。”

    她心中一阵悸动,“你们二爷,当年也参加过炉山初试?”

    李富笑着点头,“自然,当年二爷可凶了,五岁就通过了炉山初试。不止是他,鬼帝大人,也是从炉山走出来的。”

    他走后,沈妙言随便拣了个稍微干净些的褥子,环膝坐下。

    到鬼市经历的一切,几乎要颠覆了她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目光从那些蜷缩着的女童、女人身上扫过,她从不知道,世上还有这般残酷的地方。

    道为人间地狱,也不过如此。

    魏国皇族,怎么会允许有这么一个地方存在?

    傍晚时分,其他女子陆陆续续回来了。

    其中一个看起来活泼伶俐的,睁着圆眼睛奔到沈妙言身边,“呀,又新来了一个妹妹!”

    说着,忽然握住沈妙言的手,笑嘻嘻道:“我叫圆圆,今年十五岁啦!好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其他人也都望了过来。

    沈妙言轻声道:“我叫沈嘉,今年十八岁。”

    圆圆伸手就去捏她的脸蛋:“咦,你怎么看着这么小?!你的脸怎么啦?!”

    沈妙言拨开她的手,并不回答。

    其他女子见她似是不想提起她脸上的疤痕,于是纷纷热情地自我介绍起来:“我叫采雯,今年十九岁!”

    “我叫曼儿,今年十岁!”

    “我叫……”

    她们七嘴八舌地嚷嚷开来,沈妙言努力地去记,却并不能记全。

    “嘻嘻,好姐姐,趁着管事的不在,咱们来放烟火?元宵节时,我去斗兽场给贵人表演斗兽,偷偷捡了几只他们不要的爆竹!”

    圆圆说着,从贴身的衣裳里,宝贝般取出几颗炮竹。

    “呸,没有火,你放什么爆竹?!”

    “我这有火,我这有火!我去外面跑腿时,从人家店里偷来的,嘿嘿!”

    沈妙言静静望着她们,昏暗的光线中,她们一张张脸儿尽管沾着脏污和血迹,可那一双双眼睛,却亮的出奇。

    她们点燃了爆竹。

    “怎么是个哑的?!”

    “哎呀居然是个哑的!”

    众人埋怨着,又点燃第二颗。

    第二颗倒不是哑炮,在房间中立即发出巨大的爆炸声,惹得满屋的姑娘都哈哈大笑。

    外面的守卫闻风而来,闻见屋子里的火硝味儿,不由分说地解了腰间的鞭子,直接抽在这些姑娘身上:“老子叫你们睡觉,你们他.妈的给老子放爆竹!叫你们放,叫你们放!”

    他嘴中骂骂咧咧不停,一鞭鞭抽下来,满屋子的姑娘纷纷钻进褥子,不再出声。

    沈妙言的脸颊被鞭尾扫到,旁边的圆圆连忙把她按进褥子里。

    那护卫打了会儿,约莫是累了,又大骂着离开。

    他走后,沈妙言看见这些姑娘纷纷从褥子里钻出脑袋,继续哈哈大笑。

    仿佛那些鞭子落在她们身上,一点都不疼。

    圆圆摸了摸沈妙言渗出血液的脸颊,赞道:“姐姐的脸长得真好看,比我们都要好看!可惜了这些疤痕,也不知能不能痊愈!”

    沈妙言暗道你还是关心一下三日后的炉山初试比较重要吧,都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谁还在乎这张脸究竟能不能痊愈?

    圆圆话多,又好奇地问她,“姐姐,你是从外面来的吗?你能不能给咱们讲讲外面是什么样子的?”

    话音落地,所有女子都安静下来。

    沈妙言望着她们,只见昏暗的光线中,她们双眼闪烁着渴望的光芒,这么多人,竟是鸦雀无声。

    沈妙言不知道该给她们讲什么好,于是随意扯了点儿草原的美景,又通过自己从书上读到过的北狄,告诉她们道:“那里一年四季都是雪天,所有的花儿,都开在雪地里。冰雕也很漂亮。”

    “冰雕是什么呀?”

    沈妙言解释:“就是用冰块儿雕刻成的东西。”

    众人不解:“冰块又是什么呀?”

    沈妙言诧异,“魏国没有冬天吗?”

    圆圆噗嗤一笑,“姐姐,我们这些人,三五岁就进了鬼市,再没有出去过,又怎么会记得,冬天是什么样子的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