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8章 若我为女帝
    ,精彩小说免费!

    寂静中,圆圆忽然道:“横也是死竖也是死,不如听嘉嘉安排,兴许还能活下去!嘉嘉,我支持你的提议!”

    她话音落地,其他人也不再犹豫,纷纷加入沈妙言的队伍。

    沈妙言笑了笑,“多谢诸位信任。只是如今这些食物恐怕是做不成诱饵了,咱们需要亲自上阵。第一个诱饵,就由我来吧!”

    五日后,七星楼。

    连澈正陪鬼帝下棋。

    今日鬼帝穿一袭雪白宽松的对襟盘扣丝绸长衫,脸上戴金色镂莲花面具,露在外面的唇瓣削薄嫣红。

    碧落从外面进来,恭敬地跪坐在棋盘边,“大人,炉山那边传来消息,这五日里,只有一名女奴死去。”

    “哦?”鬼帝落子,声音中却并没有透出意外、

    “那些女奴原本一上山就打了起来,后来沈姑娘从中调停,不知使了什么手段,竟让她们团结起来,合作猎捕山中猛禽。沈姑娘过去读过兵书,把那些女奴组织得很好,五天之内,成功捕获了十二头猛兽。”

    鬼帝声音淡淡:“那名死去的女奴,是在捕获野兽的过程中死去的?”

    碧落立即答道:“非也,乃是吃了面饼,中毒而亡。沈姑娘把那些女奴当做士兵排兵布阵,并未造成任何伤亡。”

    鬼帝轻笑,目光落在连澈脸上,“她果然非寻常女子可以比拟。”

    连澈在棋盘上落下一子,“自然。”

    鬼帝清晰地听见他语气里藏着的骄傲,也不挑破,只微微一笑,“把明月姬带过来。”

    碧落应了声是,立即去办。

    沈月如过来时,俨然是精心打扮过的。

    她怀抱琵琶,娇羞地朝鬼帝跪下,“大人传唤明月,可是要听琵琶曲儿?明月近日又习得几首新曲儿,想来大人应当喜欢听的。”

    鬼帝悠闲地在棋盘上落子,“是你在炉山的食物里,下的毒?”

    沈月如身子一颤,随即愤愤道:“那沈嘉就是沈妙言,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我为鬼市贡献了我的身体,难道我连杀一个奴隶的权力,都没有吗?!”

    “她并非寻常奴隶。”连澈冷声。

    沈月如冷笑着望向他:“二爷,她已经是君天澜的女人了!被君天澜用过的烂货,你如何看得上眼?她狡猾多端,最擅长利用人,这种女人,又哪里值得你如此呵护?!”

    连澈忽然起身,一脚踹在了沈月如的心口上!

    沈月如仰翻在地,吐出一口鲜血,艰难地爬坐起来,长笑几声,双眸中流出两行清泪,缓慢爬到鬼帝身边,轻轻扯住他的衣摆:

    “大人,我是为了你才留在鬼市的!也是为了你,从堂堂楚国皇后,沦落成女支女……更是为了你,饮下绝育药,失去腹中胎儿,再无生育能力……”

    她字字泣血,哭得梨花带雨,“大人,我为你做了这么多,难道还不如一个女奴吗?!”

    鬼帝垂眸,缓缓抽出自己的衣角,语气轻悠悠的似是叹息,“明月,你们沈家弄丢了大周玉玺,让你留在鬼市,已是本帝法外开恩,你也好意思提你那些所谓的牺牲?”

    沈月如表情僵了僵,跪在地上的姿势颇为狼狈,“玉玺……玉玺本来被我藏得好好的,是沈妙言,是她从我殿中翻出来,正好被楚云间看见,这才被夺走……大人,一切都是沈妙言的错啊!”

    她说着,重又哭起来。

    “若要杀沈妙言也不难,”鬼帝忽然幽幽开口,“拿大周玉玺过来,作为交换,本帝亲自为你动手。”

    沈月如脸色愈发难看,“玉玺与楚云间一同葬身火海,哪里还能寻得出来?大人是拿明月开玩笑吗?”

    连澈垂眸,在棋盘上落子。

    鬼帝叹息一声,“既如此,本帝也帮不了你。擅自对本帝的人做手脚,下去领罚吧。”

    沈月如浑身发抖,被侍女扶起来,恋恋不舍地深凝了眼鬼帝,哭着转身离开。

    此时炉山上,明明该是人间炼狱,可女子们却都十分开心地围坐在一起烤肉。

    沈妙言俨然被她们奉做神祇,个个望着她的目光都充满了崇敬。

    沈妙言从没有被人这么看待过,莫名有点儿发虚,好在圆圆始终帮她说话,看上去倒也稳妥。

    就这么过了九日,到第十日,沈妙言闲逛时误入一处断崖,那断崖不高,一眼就可以看见崖底。

    沈妙言怔住了。

    随后跟来的圆圆顺着她的视线望了眼,轻声道:“乱葬崖。”

    那崖底,密密麻麻都是尸骨,原来这断崖之所以低矮,不过是因为下方堆积的尸骨几乎如山那么高!

    沈妙言以袖掩鼻,琥珀色瞳眸中闪烁着暗光。

    圆圆继续道:“在炉山初试中死去的奴隶,都会被丢到这里。鬼市中死去的人,也都会被扔到这儿。每隔四年,乱葬崖都会起一场大火,烧掉所有尸骨。”

    沈妙言盯着那些尸体,里面有老有少,有男有女。

    一处角落,一个小小的孩童蜷缩在老者的怀中,一把生锈的剑贯穿了他们两人。

    “太残酷了。”

    她轻声。

    圆圆双眸平静,“这就是鬼市。入鬼市者,是鬼市魂。此生效忠鬼市,守护鬼市。生死,无怨。至死,方休。”

    沈妙言冷笑,“国之根本,是百姓。若我为帝,绝不让我的子民遭此厄难!”

    圆圆扑哧一笑,握住她的手,笑嘻嘻道:“嘉嘉好大的志向!那么,我就等着嘉嘉当女皇的那天好了!到了那一天,嘉嘉一定要记得今天说的这些话呀!我等着嘉嘉把我从鬼市放出去!”

    沈妙言面颊微红,却十分认真地点点头。

    一百名女奴参加炉山初试,若按照以往的情况,至多只能有四五个活着回来。

    那四五个,都是精英中佼佼者,都会被鬼市倾力培养。

    可今年的炉山初试,竟然有九十九个活着回来!

    鬼市的人挤在路边围观,个个脸上写满了震惊。

    七星楼上,身着锦袍的中年男人握着酒盏,盯着女奴中的沈妙言,眯了眯眼睛,“她,很不错。”

    鬼帝跪坐在蒲团上,一手托腮,一手随意地拨弄长筝,“大都督好眼光。三日后大长公主过寿,不如让她去助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