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1章 假郡主鱼目混珍珠(1)
    ,精彩小说免费!

    连澈声音温柔却坚定,“我永远不会伤害姐姐,更不会背叛姐姐。”

    三日后,鬼帝如约送沈妙言离开鬼市。

    她骑在马上,连澈陪在她身边,一同往斗兽场而去。

    穿过熙熙攘攘的街市,连澈问道:“姐姐可害怕?”

    “不怕。”

    连澈淡淡道:“其实怕也是无妨的,有我在旁边看顾,总不会叫那野兽吃了姐姐。”

    姐弟俩人说着,很快抵达斗兽场。

    斗兽场是一座圆形建筑,看台高达十二层,建立在西城区,占地面积颇为宽广。

    此时皇室的人都还没到,只有一些富商百姓缴了门票钱,在场边坐着。

    也有人设了赌局,一群人挤破头满腔热血地赌今日输赢,还有小贩在四周叫卖果子、米饭,场面很是热闹。

    沈妙言进了斗兽场内的一间小屋子,负责看管野兽的总管笑眯眯递过来一副纯金面具:“姑娘请。”

    沈妙言今日身着白裙,满头青丝高高束成马尾,戴上这张纯金狮子面具后,看起来格外英姿飒爽。

    她在椅子上坐了,没过一会儿,就听见外面渐渐热闹起来。

    连澈从外面进来,“姐姐,皇族的人来了,请你过去见礼。”

    “好。”沈妙言起身,随他往看台上走。

    此时露天看台里三层外三层坐满了人,居中一处设了明黄色棚帐,摆放着一张明黄色长桌案,桌案上摆满了精致的美酒佳肴。

    连澈过来,朝看台拱手:“沈连澈给大长公主请安!恭祝大长公主福寿安康,长命百岁!”

    沈妙言在他身侧,福身行了个礼。

    她透过面具打量那桌案后的人,只见居中的老夫人,穿一袭枣红色绣凤凰衫裙,脖颈间戴一串碧玺珠子,发髻上簪着凤钗,自有不怒而威的天家风范。

    大约正是今日过寿的大长公主了。

    而她右边的姑娘,穿着大魏贵女服制,鹅蛋脸,柳叶眉,顾盼之间神采飞扬,正是沈青青。

    她脸上的疤已经好了,如今正搂着大长公主的胳膊说着什么话,看上去颇为娇俏可人。

    大长公主左边坐着的女子,身着黄色皇后服制,生得颇为端庄动人,正含笑剥一颗橘子。

    其他贵女,皆都热热闹闹地簇拥在她们三人身后,讨好地说着吉利话。

    沈青青瞥见连澈和沈妙言,笑道:“外祖母,今日为您解闷儿的女奴过来了。”

    魏涵不甚在意,只拍了拍沈青青的手,“青青今儿想看什么?”

    沈青青还未说话,坐在后面的乔宝儿忽然凑过来,抵着她的耳畔,轻声咬耳朵:“郡主姐姐,这个女人就是连哥哥从外面带回来的那个!可讨厌了,上次还弄死我一个丫鬟呢!你可不能放过她!”

    沈青青侧过头,揶揄道:“你个坏心眼的,还念着沈连澈呢?”

    乔宝儿做娇羞状,捧着脸央求她:“郡主姐姐最疼我了,一定要点一出最难的!要不就狮子吧?让她和狮子决斗!”

    沈青青轻轻拧了下她的脸蛋,瞟了眼沈妙言,低笑道:“等我帮你出气。”

    “郡主姐姐真好!”

    两人说完悄悄话,沈青青朝沈妙言招招手,“你过来说话。”

    沈妙言沉默着走到她跟前。

    沈青青嗑着瓜子,笑问:“你叫什么名字?”

    “她叫沈嘉!”乔宝儿抢着回答,“郡主姐姐,她戴着面具是因为她脸上全是疤,丑死了!”

    沈妙言垂眸,估摸着自己的身份恐怕是瞒不过沈青青了。

    果不其然,沈青青挑起眉头,“沈嘉,你叫沈嘉?把面具摘下来。”

    沈妙言抬手,正要摘下面具,沈青青用余光瞟了眼魏涵,忽然道:“罢了,既是生的丑还是别摘了,没得污了我外祖母的眼。来人,领她下去,本郡主想看她与狮子决斗。”

    直到沈妙言离开,她才暗暗松了口气。

    不管这个女人是不是沈妙言,以防万一,她都不能让外祖母看见她的脸。

    若她不是沈妙言也就罢了,若果真是,难保外祖母认出她的脸与她那早死的女儿长得像。

    她想着,微微打了个手势,旁边女官凑过来,她附耳低语了几句,那女官即刻去办了。

    小屋子里,沈妙言正做着最后的准备。

    沈青青的贴身女官来到她跟前,笑道:“姑娘,我们郡主说你的面具甚是有趣,能否借我一观,把花样子记下,回头画给郡主看?”

    沈妙言摘下面具递给她,那女官仔细瞧了瞧,又递还给她:“果然精美,若姑娘能赢下这一场,这面具可一定要送给我家郡主留作纪念。”

    说罢,笑吟吟离开。

    她走后,沈妙言把玩了下那张面具,正寻思着要不要检查一番,连澈匆匆进来,“姐姐,可以开始了。”

    她应了声好,缓步进了斗兽场。

    四周观战的人,纷纷兴奋尖叫。

    沈妙言望向那些热血沸腾的脸,忽然有点儿悲哀。

    原以为大魏励精图治,或许能与中原诸国有一战之力,可这些世家贵族不想着东渡争霸,却在这里钻研斗兽……

    真是草菅人命,荒.淫.无道至极。

    她想着,听见阵阵狮吼传来。

    一头膘肥体壮的雄狮,迈着沉稳的步子,从斗兽场另一端的屋子里走了出来。

    “吃了她!吃了她!”

    四面八方都是呐喊,这些男男女女,仿佛十分热衷于观看野兽食人的残酷画面,不停地捶打着看台围栏。

    沈妙言赤手空拳,倒也不慌,只盯紧了那头雄狮。

    狮子与她在场地中转了半圈,忽然猛地扑向她。

    沈妙言身形一动,轻松地避开它,落到它身后。

    那狮子仿佛早有预料,咆哮一声,不等沈妙言落稳,再度袭向她。

    沈妙言足尖一点、凌空而上,踩着狮子的脑袋,堪堪落在斗兽场边缘。

    “好身手!”

    魏涵身边的皇后乔露,忍不住惊叹。

    乔宝儿轻哼一声,暗暗对乔露翻了个白眼,“不过是个绣花枕头!等她被狮子吃了,姑母就不会如此称赞她了!”

    沈青青摇着一柄白玉团扇,心中越发肯定,这个女人,就是沈妙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