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5章 入书院梧桐栖真凤(2)
    ,精彩小说免费!

    她踏进去,取出书架上的一本古书,如饥似渴地读起来。

    过去她是孩子心性,总是贪玩,总以为凡事都有君天澜做主,谁也欺负不了她。

    可经历了这么多才知道,这世间变化万千,求人不如求己,靠他人不如靠自己。

    握在自己手中的,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她要把过去浪费的光阴,全都补起来!

    夜明珠柔和的光照耀着藏书室,连澈凝望了会儿她的侧脸,尽管知道她是大魏皇族血统,脸上那伤疤不日就能痊愈,却还是从袖管中取出一只小小的瓷盒。

    他把瓷盒打开,用尾指挑了些,轻轻涂抹到沈妙言的脸颊上。

    沈妙言一怔,偏头看他。

    连澈轻声道:“这是鬼市最好的膏药,姐姐涂上,容貌很快就能恢复。”

    沈妙言握住他的手腕,“你把药放下,我自己来。”

    她的力气很大,容不得连澈的手再靠近她的脸。

    连澈低笑了声,“姐姐到底是拿我当外人看待。罢了,我走就是,再不来碍姐姐的眼。”

    说着,敛去多余的表情,把瓷盒放在书架上,转身就要走。

    沈妙言蹙眉,“沈连澈!”

    连澈顿住步子,背对着她,并不说话。

    沈妙言从没有过弟弟,也不知道别人家的姐弟是如何相处的,想了想,试探着好言劝道:“我早过了及笄之年,男女有别,你自然不能对我做出刚刚那般举动。”

    连澈转过身,漆黑的桃花眼盛着伤心与孤单,“可我还未加冠,难道在姐姐眼里,我已是个成年男子了吗?摸又摸不得,抱又抱不得,别的姐弟都可以,怎么偏姐姐这里就不行?!”

    沈妙言哑口无言。

    半晌后,眼见着连澈眉尖一蹙又有闹,她急忙上前抱了抱他,软声道:“对不起。”

    连澈低头轻嗅她发间的清香,眼底掠过一抹得逞的暗光。

    连澈走后,沈妙言再度如饥似渴地读起书架上的古籍。

    跟着君天澜的那些年,她虽偷懒在学术方面毫无造诣,好在基本功还是扎实的,因此速度相当快,一些古老生僻的字也都认得。

    她看完两卷医书,目光落在旁边书架上,却见这满满一书架都是兵书。

    她心中发痒,忍不住拿了一卷藏在怀里,又把连澈给她的药膏用了,这才离开藏书室。

    外面已是日暮,书院里的人早就散了。

    她回了祥云宫,刚进去,秋枝就快步奔了出来,“好你个绿芽,你跑到哪里去了?!郡主半天没找到你,你要气死她吗?!”

    气死了倒好……

    沈妙言腹诽,旋即笑道:“好姐姐,我躲在角落睡着了,因此不曾听见你们寻我。我这就去给郡主陪个不是,可好?”

    “哼!”秋枝没好气,“赶紧去吧!”

    沈妙言进了寝殿,沈青青正在用晚膳。

    她走过去,福身行礼:“给郡主请安。”

    “你眼里还有我这个主子?”沈青青优雅地喝了口汤,“绿芽,你到我身边才一天,你自己说说你犯了多少错?”

    她说着,忽然把汤碗重重搁到桌上,冷冷道:“贱婢,还不跪下?!”

    沈妙言不仅不跪,反而站起身来,“我叫你一声郡主,乃是给你面子。沈青青,我不是好欺负的人,你若把我惹狠了,我保证不会让你好过。现在嘛,我想与你做个交易。”

    沈青青不可置信地盯着她,“沈妙言,你都到了如此地步,怎么还敢这么对本郡主说话?谁给你的底气?!”

    “梧桐书院的夫子啊。”沈妙言歪了歪脑袋,“三日后书法考核,我瞧着你那手鸡扒的字,大约很难过关。不如这样,我替你作弊,你给我三日清闲,如何?”

    沈青青犹豫起来。

    那老婆子素日里虽待她好,可在学习方面,要求却十分严格,平常还总爱说些女儿当自强的话,真是叫人厌烦。

    若沈妙言能替她拿到考核第一名,那老婆子也当消停几天。

    她想着,脸上露出一个笑容,“你的字,写得如何?”

    “不敢说在女子中数一数二,只是这么多年跟着君天澜,他那手金错刀,我耳濡目染,还是学得有七八分相像。我也曾跟周国的大长公主学过一段时间簪花小楷,总还是拿得出手的。”

    沈青青点点头,“那好,你记得好好写几张诗赋。若得了第一名,自有你的好处。若没拿到第一名,我新账旧账一块儿算!至于你要的清闲,从明日算起,现在过来服侍本郡主用膳。”

    沈妙言不以为意,走过去给她夹菜添汤。

    入夜之后,她服侍沈青青沐过浴,给她放下帐幔,正要回房,沈青青却不肯放她走,要她在殿中值夜。

    她在桌边坐了,等沈青青睡着,才从怀中取出那卷兵书,就着微弱的烛火,仔细研读起来。

    翌日,照例是去书院。

    沈妙言陪沈青青到了学堂,晃了一面就走了。

    沈青青懒得管她去哪里,对她而言,沈妙言乱走冲撞贵人被打板子那是再好不过。

    而沈妙言自然是又去了昨日的藏书室,把昨夜读完的兵书放回去,又认真挑选了十几本写得好的,靠坐在兵书架子下面,一页一页仔细翻阅。

    她带了馒头和水壶,因此倒也不怕饥渴。

    三日时光,一晃而过。

    对她而言,这日子虽寂寞清苦,却有一种脚踏实地的快乐。

    到了第三日,秋枝把她唤去寝殿,沈青青坐在软榻上,蹙眉道:“我要的书法,可准备好了?”

    沈妙言呈上一卷纸,“喏。”

    秋枝打开来,只见那宣纸上是一副极漂亮的簪花小楷,落款是她家郡主的名字。

    她有些惊艳地拿给沈青青看,“郡主!”

    沈青青眼中盛满欢喜,微微颔首道:“收好了,明日交给夫子。”

    翌日,这幅字果然被夫子点名表扬,连连夸奖沈青青进步极大。

    正逢魏涵过来探望,夫子兴高采烈地把那幅字拿给她看:“大长公主您瞧,郡主这字儿写得可真好!”

    魏涵望着那手簪花小楷,却眯起了眼,这不是她故交好友——周国大长公主君若欣的字吗?

    ——

    章节名灵感来源于杜甫的《秋兴》:“香稻啄余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主宾倒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