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7章 你是弟弟,只是弟弟
    ,精彩小说免费!

    “什么话?”

    沈妙言双手死死抵着他的胸膛,皱眉问道。

    连澈却越发靠近她,说话间呼出的热气,如羽毛般从她脸颊上拂过,“需要我提醒姐姐么,嗯?”

    他坐着的时候,比沈妙言高出一个头,这么居高临下的姿势,携着浓浓的压迫。

    而正处于变声期的少年,拉长尾调的“嗯”字,更显漫不经心与轻.薄。

    沈妙言推不开他,他整个人的重量压下来,明明看着不过是身量高挑的纤瘦少年,可这么一压,沈妙言才察觉男人与女人到底是不同的,也不知他是吃什么长大的,竟然这么重!

    正暗自思忖间,连澈忽然把她摁在榻上,盯着她的双眼,一字一顿:“沈连澈是我弟弟,这辈子,我对他都不可能有那种心思。”

    沈妙言瞳孔倏然放大,“你听见了?”

    “就算没听见,也自有人把姐姐的一言一行禀报给我。”连澈的指尖拂拭过她的面庞,“姐姐当真就不考虑考虑我吗?”

    说话间,指尖顿在了沈妙言的唇瓣上。

    少年的眸色,逐渐变得深沉。

    沈妙言握住他的手腕,正色道:“我可以不计较你派人跟踪我。但是连澈,你是弟弟,只是弟弟。虽无血浓于水的关系,可既然一开始就决定了你是我弟弟,那么这一生,都是。”

    话音落地,她敏锐地察觉到,少年周身涌出了浓浓的戾气。

    她平静地与他对视。

    不知过了多久,帐外起了夜风,把帐中的烛火都给吹熄了。

    黑暗中,连澈正要发作,忽然察觉到身下女孩儿在发抖。

    是了,她最怕黑。

    他起身,一言不发地点燃烛火,这才冷着脸离开大帐。

    沈妙言缓缓坐起来,盯着那盏火光,面色复杂。

    翌日,沈妙言梳洗罢,雁儿急匆匆跑进来,“小姐,夫人说,皇后娘娘想见见您!”

    大都督的义女,自然不是寻常世家小姐可比拟的,皇后要见,也无可厚非。

    沈妙言想着,换了身梨花白对襟裙子,鬓间只簪一枝海棠吐珠发钗,十分素净地往皇后所在的大帐而去。

    此时的大帐内,大乔氏正对众人夸耀自己的义女如何如何美貌,大梁不少贵妇小姐都在座,有不信的姑娘,好奇道:“当真有夫人所言那么美?比魏珍姐姐还漂亮吗?”

    大乔氏瞟了眼端坐在自己身侧的小女儿,微笑着握了她的手,“犹如皓月比于星辰,怎可同日而语?品行也是极好的,与珍儿认识不过半日,就已然情同姐妹,处处帮衬珍儿,倒是叫我少操不少心。”

    她顿了顿,又玩笑般说道:“昨日,我这义女去那围场上走了一遭,不知有多少公子在她身上丢了心!”

    此言一出,在场不少小姐都变了脸色,虽还未见到沈妙言,却已对她起了几分忌惮的心思。

    上座的皇后乔露一边喝茶,一边笑道:“姑母如此说,本宫倒是好奇她究竟生了何种天人之姿,竟叫姑母夸成这样。”

    她是丞相乔以烈膝下庶子的女儿,虽出身一般,却胜在品貌俱佳,性子尤其贤惠端庄,很得魏成阳喜欢。

    因为是大乔氏的侄女儿,时人为作区分,也会称其为小乔氏。

    有贵夫人笑道:“是啊,大梁城里,还能有姑娘比咱们都督府的四小姐还要标致的?”

    魏珍闻言,温婉地笑了笑,“夫人谬赞,姐姐生得的确好。更何况,如今姐姐入了族谱,我在府中应当排行第五才是。”

    众女不以为意,只当魏珍是在谦虚,因此纷纷端坐起来,把架子摆足,等着待会儿看那义女腿软紧张的笑话。

    大乔氏把众人的小动作尽收眼底,纤纤玉手拈起茶盖轻轻拂拭过茶面,唇角含着一点轻笑。

    正在这时,帐帘被宫女卷起,沈妙言带着雁儿走了进来。

    所有人的目光,霎时都落在了她身上。

    沈妙言余光瞥见那些贵妇和小姐们打量她的不善目光,暗道定是大乔氏说了什么,引来这些人对她不喜。

    她不卑不亢,款款走到正下方,先朝小乔氏屈膝行礼:“臣女魏天诀,拜见皇后娘娘。”

    她行的是标准的魏国宫廷礼节。

    加之她身段极好,这么行礼的姿势,越发衬得她美若明珠,妙不可言。

    小乔氏眼前一亮,放下茶盏,朝她招招手:“快过来,让本宫仔细瞧瞧。”

    沈妙言乖巧地走过去,小乔氏握住她的手腕,温暖的指腹轻轻拂拭过她的面颊,赞道:“怪不得你干娘那么夸你,真真是个妙人儿!便是我这女子见了,都要心动!”

    说着,见她打扮素净,于是从发髻上取下一柄金步摇,怜爱地亲自为她簪上,“花一样的年纪,该打扮的明艳些才是。”

    沈妙言朝她福身,软软道:“谢皇后娘娘赏赐。”

    “做什么叫本宫皇后娘娘,真是见外。”小乔氏把她扶起来,“就随珍儿一般,称呼本宫表姐就好。”

    沈妙言望向大乔氏,大乔氏十分满意她的乖巧态度,于是微笑颔首:“娘娘疼你,你就应下吧。”

    沈妙言这才低头道:“谢表姐赏。”

    在座的其他贵女只觉无趣,原还想看她的笑话,如今笑话没看成,倒是自打了脸面。

    众人又吃了会儿茶,很快一一告退。

    大乔氏也带着魏珍和府中两位庶女起身告辞,沈妙言本待与她们一起走,小乔氏却不肯放人,于是只得留下与她说话。

    等回到帐篷,大乔氏打发了两个庶女离开,魏珍才开口道:“娘,她虽对爹爹有恩,可到底不过是个外人,您为何要那么捧她?”

    大乔氏在软榻上坐了,拿手指戳了戳她的额头:“傻丫头,娘说的那些话,有哪一句不是为了你?娘说她生得好,把那些公子哥儿的心都勾走了,如此一来,旁人会怎么想她?”

    魏珍立即道:“会以为她妖媚惑人,这样的话,那些夫人就不敢让自己的儿子娶她。”

    “不错。”大乔氏赞许地摸了摸她的脑袋,“娘又说她与你交好,这就给大家留下你们姐妹情深的印象。等将来你出嫁了,她作为你的媵妾陪嫁,我对外只说是你们姐妹情深舍不得分开,旁人又怎会生疑以为咱们苛待她,不给她寻个正经人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