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8章 要抱抱!
    ,精彩小说免费!

    魏珍恍然大悟,亲热地抱住大乔氏,“还是娘亲疼我!”

    这厢母女情深,那厢小乔氏正拉着沈妙言的手,亲切地说着话:“本宫一见你就觉得亲切,好似咱们原该就有段缘分似的。”

    沈妙言坐在她身边,笑道:“臣女一见表姐,也觉得亲切。大约是前世的缘分吧?”

    小乔氏被她逗笑,正要继续说话,一位奶嬷嬷忽然抱着个啼哭不止的娃娃走进来:“娘娘,小太子哭闹不休,吵着要见您,奴婢怎么劝都没用!”

    沈妙言望过去,只见那小太子戴一顶瓜皮帽,身着明黄色绣团龙衫子,脚上穿一双虎头鞋,生得白白嫩嫩,眼睛乌黑,可爱极了。

    她看着,心中不觉黯然。

    若她的孩子还在世,长到这么大时,应当也有这么可爱吧?

    年仅两岁的小太子魏化雨盯着沈妙言,忽然不哭了,奶声奶气道:“你是谁呀?”

    沈妙言起身,朝他行了一礼:“臣女是大都督的义女,名为魏天诀。”

    魏化雨也不哭了,小手一挥,“什么臣女不臣女,本太子喜欢你,你可以不必对我行礼!”

    说着,迈着小短腿走到她跟前,张开手臂:“要抱抱!”

    沈妙言犹豫地望向小乔氏,小乔氏满脸惊叹:“这孩子,向来只亲近皇族的那几个,连青青想抱他他都不肯的,没想到竟然愿意亲近你。天诀,你就抱一抱他吧!”

    沈妙言这才弯腰把他抱起来。

    魏化雨只有两岁,她抱着并不吃力。

    沈妙言仍藏着一份孩子心性,如今和魏化雨玩闹在一块儿,不觉把刚刚人前的矜持都忘在了脑后。

    小乔氏仔细地缝制一双鞋垫,不时抬头望向两人,低头咬断丝线,笑道:“本宫觉着你就该是这般天真烂漫的人,刚刚扮出的端庄稳重,未免太过老成。”

    沈妙言笑了笑,不置可否,“表姐怎么亲自动手缝制鞋袜,为何不叫宫女来弄?”

    “他的贴身之物,还是本宫亲自来做才好。”小乔氏细声,眉梢眼角都是淡淡的温馨。

    沈妙言垂着眼帘看魏化雨在地毯上玩鲁班锁,早听闻魏国帝后恩爱,后宫中除了小乔氏,也就其他两三个大臣硬塞进去的嫔妃。

    小乔氏如此,无可厚非。

    小乔氏留沈妙言用过午膳,魏化雨不睡午觉,缠着不肯让沈妙言走,沈妙言又陪他玩了半个时辰,花了好大功夫把他哄睡着,这才能脱身。

    谁知更走出帐篷不远,就碰见了沈青青。

    沈青青带着秋枝挡在路中央,一张秀美的脸看起来颇有些狰狞:“沈妙言,你想取代我?”

    沈妙言扶了扶发钗,淡淡道:“不知郡主这话是何意?”

    沈青青上前几步,一把攥住她的衣领,满脸怒意,“你费尽心思哄小太子,不就是想得到皇后表嫂的青眼吗?!你离开君天澜,是不是想来与我抢二表哥?!哼,别以为你的心思别人不知道!”

    沈妙言握住她的手腕,面色转冷,“别把所有人都想得同你一样龌龊!你在乎的东西,地位也好,魏长歌也罢,都是我不在乎的!沈青青,你少来惹我!”

    语毕,她的目光快速从沈青青背后不远处那人身上掠过,忽然往后踉跄几步跌倒在地,软声道:“郡主何故推我?”

    沈青青一怔,旋即白了脸,“沈妙言,你又玩什么把戏?!”

    沈妙言并不说话,只是低声哭起来。

    魏惊鸿缓步而来,“郡主,天诀虽是本督的义女,本督却视如己出。郡主如此欺人,可是不把我魏惊鸿放在眼里?”

    他位极人臣,说话间上位者的气势尽数外露,令沈青青心生胆怯。

    沈妙言扶着雁儿的手站起来,一边擦泪,一边悄悄打量魏惊鸿与沈青青。

    她必须知道魏惊鸿的义女这重身份,在大梁究竟有几斤几两,也好方便她将来行事注意分寸。

    而此时的魏惊鸿,显然是没把沈青青这个郡主放在眼里的。

    沈青青面对魏惊鸿的质问,很是委屈,软声道:“大都督,刚刚并不是我推的她,是她自己倒下去的……”

    魏惊鸿冷笑,“你觉得你这话,有多少信服力?”

    沈青青哪里敢同他争执,愤愤瞪了眼沈妙言,哭着跑走了。

    沈妙言对魏惊鸿屈膝行礼:“多谢义父相救。郡主屡次欺我,若将来她再如此,不知女儿能否反击?”

    魏惊鸿回转身,正好看见她直起身子、歪着脑袋笑问的模样,看起来无辜又天真。

    他冷哼一声:“别以为本督不知道,刚刚分明是你故意的。”

    沈妙言轻笑,“义父如此英明,倒是叫女儿不好意思了。”

    魏惊鸿紧盯着她,她笑的时候,那双琥珀色的琉璃眼弯成了月牙儿,纯真无邪的模样,一如二十年前他的筝儿。

    心头莫名软了下,他仍绷着脸,淡淡道:“以后若沈青青再敢欺负你,你只管欺负回去。只要不把人弄死,义父都能为你摆平麻烦。”

    沈妙言双眼亮了亮,这可真是抱上粗大腿了。

    她笑吟吟又行了一礼:“多谢义父!”

    说罢,扶着雁儿的手,慢条斯理地回了自己的帐篷。

    魏惊鸿负手站在原地,默默目送她远去,眼底是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柔情。

    过了两日,狩猎结束,众人各自回了皇宫和府邸。

    沈妙言自然与魏惊鸿等人回了都督府。

    这一趟出来,大梁的贵族都知道魏大都督认了位义女,那义女生得倾国倾城,不知掳去了多少公子的心。

    自然也有嫉妒的女子,到处议论她是狐狸精专门勾搭男人这种不着边际的话。

    而沈妙言对那些议论毫不在乎,非常惬意地住进了大乔氏为她安排的藏月居。

    藏月居坐落在都督府的芳菲园里。

    除她之外,魏家的三位未出阁的小姐,以及公子魏凌恒,皆都住在这芳菲园中。

    进园这日天气晴好,又正值春日,园中百花齐放,妍丽多姿。

    沈妙言坐在藏月居的小楼里,一边看书,一边寻思如何劝动大乔氏让她进梧桐书院读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