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1章 沈青青当众被打脸
    ,精彩小说免费!

    魏珍握着缰绳,一转头,就看见沈妙言正慢吞吞走过来,身上仍是穿着那套象牙白绣海棠花的襦裙。

    她策马过去,“天诀,你怎么没换衣裳?”

    话音落地,以沈青青和乔宝儿为首的几名贵女纷纷策马而来,沈青青笑道:“怎么,魏二小姐是不把咱们的新夫子放在眼里吗?连衣裳都不肯换,真是不尊重夫子!”

    沈妙言望向她,明明是仰视的姿势,可她气质尊贵,唇角噙着的浅浅笑意,令人从她身上感觉不到任何尴尬或者羞恼,只有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的从容优雅。

    她对沈青青笑道:“换了衣裳又如何,不换衣裳又如何?不过都是为了方便骑射。我自以为骑射功夫还算不错,因此懒得换衣裳。”

    此话一出,众女纷纷嗤笑出声。

    这魏天诀看上去弱质纤纤,不过是个中原来的闺阁小姐,竟然口吐狂言,夸自己骑射功夫不错……

    “原以为只是个狐媚子,如今看来,还是个自以为是的井底之蛙!”

    “她以为她来的是什么地方,中原小姐们聚集的绣花场吗?竟敢在咱们面前夸耀骑射不错,啧啧……”

    众人窃窃私语着,皆都面露不屑。

    沈妙言始终保持微笑,定定望着沈青青,“听闻魏国皇族最擅长骑射,若郡主不信,不如与我比试一场?”

    沈青青的骑射技艺在这里勉强排的进前三,因此众人听见沈妙言竟敢挑战沈青青,立即哈哈大笑起来。

    乔宝儿一边笑一边怂恿道:“郡主姐姐,你便与她比试一场吧?也好叫她开开眼界!”

    沈青青握紧缰绳,却不肯轻易应下。

    沈妙言此人诡计多端,忽然提出来要同她比试骑射,莫非是想让众人知道她们谁才是真正的郡主?

    沈妙言见她游移不定,微微一笑,忽然伸手,从容地褪下外裳,“输了的人,当众脱去所有衣裳,如何?”

    她站在风中,身着象牙白窄袖上襦,系着条海棠色百褶裙,脚踩绣花鞋,身量纤纤的模样,仿佛风一吹就会倒下。

    可她周身的气场,却分明格外霸.道张狂。

    “郡主姐姐,她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若不跟她赌,岂不显得小气?”乔宝儿眉飞色舞,“你就大方地应下吧,也好叫她知道厉害!”

    沈青青原不想同沈妙言比试,可沈妙言提出的赌局,实在太过诱惑。

    当众脱去所有衣裳,等于名誉尽毁。

    若将来真有一天,大魏皇族发现沈妙言才是真的郡主,可沈妙言没了声誉,他们又怎会让这么个充满污点的女人做他们的郡主。

    思及此,她笑道:“好,我应下你的挑战!”

    魏珍跨下马,“二姐姐就用我这匹马吧,它是爹爹特地从北部沙海为我寻来的,跑得很快呢。”

    沈妙言道了声多谢,跨上了马鞍。

    沈青青朗声道:“那里竖着十块靶子,咱们每人带十支箭,坐骑不许停下,在距离靶子二十丈远的地方,谁命中靶心的次数多,谁就算赢。”

    沈妙言笑着应下,“郡主先请。”

    沈青青催马而出。

    她的马速并不快,从距离靶子二十丈远的地方经过,一一把弓箭射向靶心。

    六支箭命中靶心。

    四周的贵女纷纷鼓掌喝彩。

    沈青青悄悄松了口气,这是她最好的成绩了。

    魏珍仰头望向沈妙言,轻声道:“若是比不过,就干脆直接认输的好。你是爹爹的义女,她不敢真叫你脱衣裳的。”

    沈妙言微微一笑,并不说话,只淡定地催马而出。

    她的骑射功夫,是君天澜亲自教授的。

    她的马跑得很快。

    海棠红的裙裾在风中翻卷飞扬,发簪从发髻上坠落,满头青丝倾泻而下,衬得一张小脸莹白如玉,倾国倾城。

    她挽弓拉箭,瞄准了靶心。

    众女只看见那十支利箭嗖嗖嗖射了出去,等回过神时,十支利箭,齐齐命中靶心。

    围场上寂静片刻,陡然爆发出一阵更热情的掌声与喝彩声,不少人围了上去,望着沈妙言的目光充满了崇敬。

    沈青青一张脸惨白惨白,不可置信地绞着缰绳,怎么会这样!

    魏珍眼底迅速掠过忌惮,又很快笑盈盈上前恭喜沈妙言获胜。

    沈妙言偏头望向沈青青,唇角的笑容透着玩味,“郡主,愿赌服输。”

    四周渐渐安静下来,所有人都转向沈青青。

    沈青青自觉难堪,缓缓翻身下马,状似柔弱道:“魏二小姐果然是女中豪杰,本郡主输了。”

    说着,抬手覆在胸前的盘扣上,余光瞟了眼身后的秋枝,低头慢吞吞地解开。

    秋枝会意,立即上前拦住她,高声劝道:“郡主,您是千金之躯,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若是给大长公主知晓,虽然您是愿赌服输,可毕竟丢了皇家颜面,定然要责罚你和魏二小姐的!您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魏二小姐着想才是!”

    沈青青眼含泪光,“可是……可是我输了,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沈妙言望着这戏精一般的人物,唇角勾起冷讽的笑容,淡淡道:“郡主不想脱,直说就是,何必如此拐弯抹角?可咱们到底有赌局在先,这么多姐妹看着,总不能直接作罢。既然郡主不想脱,我看不如叫你身边的秋枝姑娘代劳?”

    秋枝一愣,不可置信地望向沈妙言,对方笑盈盈的,并不似说笑。

    她又望向沈青青,却见自家主子轻咬唇瓣,目光带着乞求地望着自己。

    她往后退了一步,“郡主……”

    沈青青抬袖擦泪,“都是我不好,连累了你……秋枝,等回去之后,我一定告诉外祖母,让她好好赏你……”

    这是在拿大长公主压秋枝。

    秋枝满肚子委屈,到底不敢违逆了她,只得红着眼圈,慢慢解下外裳。

    好在聚集在这里的都是女子,她褪下衣裳,正要去解中衣,沈妙言突然出声道:“罢了,原也不过是玩笑,你家主子舍得你丢脸,我瞧着怪心疼的。”

    秋枝如蒙大赦,急忙连着道了几声多谢,含泪穿上衣服。

    沈青青一副吞了苍蝇的表情,合着沈妙言成了好人,她沈青青倒成了坏主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