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5章 解谣言连澈巧设局(3)
    ,精彩小说免费!

    她很快笑道:“当然可以,只是母亲那边……”

    “母亲答应了,还给了我出府的对牌。”魏珍亲昵地挽住她的手,“马车已经备好,咱们走吧?”

    沈妙言带着她,轻车熟路地进了鬼市。

    魏珍望着满目灯火,不觉震惊,“果然是庞大的地下城池!上有皇魏,下有帝鬼,此言不虚!”

    沈妙言同样震撼,无论来多少次鬼市,这里的一切都给她神秘莫测之感,令人惊叹人的本事无穷无尽,什么都能造得出来。

    魏珍回过神,笑道:“二姐姐,你带我去看看鬼帝大人吧?我自幼仰慕他,真想与他说几句话。”

    沈妙言也想借魏珍之手,探探那个鬼帝的深浅,于是指向远处一座灯火通明的高楼:“瞧,那座最高的木楼,就是七星楼了,咱们过去吧。”

    来到七星楼下,沈妙言下意识地仰起头,那个盛装华服的美人仍旧站在八楼的扶栏边,面带微笑地俯视着一切。

    尽管面目模糊,可灯火映衬之中,她的笑容充满了阳光和魔力,让人觉得很温暖。

    魏珍顺着沈妙言的目光,也看见了她。

    杏眼中闪过冷意,很快被她掩饰好,笑道:“这就是二姐姐说的那个女人了?虽看不大清具体容貌,但应当是个大美人呢。”

    沈妙言收回视线,“进去吧。”

    谁知进门时,却被守卫拦住,“请出示腰牌。”

    沈妙言自然是没有腰牌的,以往都是连澈带她进去……

    那守卫也知道沈妙言是连澈的人,缓了脸色,试探着道:“若无腰牌,让认识的人领进去,也是可以的。”

    认识的人……

    沈妙言只认识一个连澈,可偏偏昨天早上发生过那种事,现在想来都觉得面皮发烫,哪里好意思见他!

    正犹豫间,有慢条斯理的声音响起:“姐姐。”

    沈妙言抬头,红衣少年负手站在门槛后,清秀的面庞上噙着一点浅笑,“姐姐想进来吗?”

    沈妙言一看见他就臊得厉害,只胡乱点点头。

    连澈抬起手,侍卫立即放行。

    连澈未曾看魏珍一眼,只笑眯眯牵了沈妙言的袖角,“一日未见,我就很想姐姐了。今晚,不如仍旧歇在我房中?”

    沈妙言蹙眉,瞥向魏珍,见她眼观鼻鼻观心仿佛未曾听到这话,没觉安慰反倒越发难堪,抽回自己的袖角,认真道:“昨夜醉酒,才如此失态。今日又没喝酒,自然是要回自己屋子里的……”

    连澈呵呵一笑,未作表态,带着二人往楼上走:“你们想见我大哥?”

    沈妙言望向魏珍,魏珍忙道:“小女子久仰鬼帝大名,知晓他是惊才绝艳之人,因此有些问题想请教他。”

    雕十九瓣莲花的木制楼梯上,铺着厚厚的地毯,踩上去很软。

    走到拐角时,正逢一群人从旁边经过。

    连澈声音不高不低,“不少女子都仰慕我大哥的名声,说什么请教问题,其实不过是投怀送抱。只可惜,我大哥早心有所属,魏五小姐怕是来错了。”

    魏珍顿住步子,不可置信地盯着连澈的背影。

    连澈转身,含笑望着她,“魏五小姐怎么不走了?”

    魏珍虽跟着大乔氏学了不少心计,可到底年幼不经事,四周的眼光让她的脸颊火辣辣的烫,眸中噙了泪水,须臾,转身跑下了七星楼。

    沈妙言暗道不好,正要去追,却被连澈按在楼梯扶栏上。

    少年的目光颇具威慑性地扫了眼围观的那群人,沉声道:“还不滚?”

    一群人回过神,连忙道歉离开。

    连澈唇角重新噙了笑意,大掌紧扣着沈妙言的腰身,“姐姐好不容易来一趟,跑什么?”

    “你给我惹麻烦了!”沈妙言蹙眉,“人家都知道你是我弟弟,你偏偏对她说了那么过分的话!等她回去,大乔氏定会数落我教弟无方!我在大梁一举一动都如履薄冰,偏你还给我惹麻烦!”

    连澈冷笑,“大乔氏和魏珍到处散播谣言毁你名声,你就一点不介意?我不过是小小报复一下,所有的后果,自有我为你承受,你在担忧什么?!”

    沈妙言猛地推开他,冷冷道:“我的事,不需要你来插手!”

    她说完,正要离开,连澈一把扣住她的手腕,把她重重甩回到扶手处,欺身压在她身前,“姐姐好无情!我不过是出于好心,却被你这般数落……”

    琥珀色瞳孔中,倒映出连澈受伤的表情。

    他生得极清秀白净,左眼角下的一颗小小朱砂泪痣,令他看起来格外惹人怜爱。

    而那黑沉的双眼中,俱是伤心、倔强。

    一如六年前,楚宫中那个沉默寡言的小少年。

    沈妙言心软了下,敛去怒意,轻声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连澈表情略有松动,轻轻牵了她的衣袖,低声道:“我自幼无父无母,在炉山中拼了命才活下来,又长途跋涉到楚宫做奸细……唯一的温暖,是姐姐给我的。”

    这么说着,黑眸中竟隐隐含了泪水。

    沈妙言从未在他脸上看过这种脆弱的神情,心下越发柔软,轻轻拥他入怀,“对不起,我不该那样说你。”

    连澈的下巴搁在她的肩上,眼中哪里有什么泪水,分明闪烁着得逞的暗芒。

    大掌落在沈妙言纤细的后背上,他的声音听起来格外无辜可怜:“我会派人送魏珍回家,姐姐就留在七星楼陪我好不好?我想吃姐姐做的点心。”

    沈妙言哪里还能拒绝他,想了想,试探着道:“我给你做完点心就得回去,明儿还要去书院。”

    “无妨的,明儿我起早,赶快马送姐姐去书院。”

    沈妙言想说这不妥当吧,然而连澈已经牵了她的衣袖,满脸欢喜地往楼上去了。

    魏珍被鬼市的人送回都督府,直接找到大乔氏,扑进她怀中哭得厉害。

    大乔氏心疼的不得了,“这是怎么了?!那魏天诀欺负你了?!”

    魏珍趴在她怀中,边哭边道:“娘,她和她弟弟联合设计我!这下好了,很快大梁城的人都知道我喜欢鬼帝的事了!我的声誉都被他们毁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