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6章 算人心妙言施离间(1)
    ,精彩小说免费!

    大乔氏心疼得不行,把她搂在怀里,厉声道:“派人去鬼市,把那个女人给我揪回来!原也不过是养在府里的宠物,见她有几分姿色或许能帮衬珍儿才待她好,她怎敢如此欺我珍儿!”

    魏珍哭得更加厉害,“鬼市的人根本就不买我们的帐!娘的人是进不去的!”

    此时七星楼中,沈妙言给连澈做了碟馒头。

    她把馒头端到桌上,认真道:“我不擅长厨艺,你若是觉得不好吃,千万不要勉强。”

    连澈见那馒头做的圆白可爱,小小的九个排列在盘子里,宛如小白兔般。

    他拈起一个,咬了口,笑道:“入口松软,还有股甜味儿,很好吃。”

    “你喜欢就好。”沈妙言松了口气,托腮看着他吃。

    九个馒头很快下了肚,沈妙言又给他斟了杯茶,迟疑半晌,有些艰难地开口:“你既叫我姐姐,想必也是承认了咱们的关系。昨天早上的事,我希望以后都不会再发生。另外……”

    连澈喝茶的动作顿住,抬眸看她。

    “另外,”沈妙言迎上他的视线,笑容纯真,“你可有心仪的姑娘?我听闻魏国男子,十七岁就可以定亲了。我到这边来,虽身无长物,可银钱珍宝还是准备的有。做聘礼,想必足够。”

    哪怕连澈看上的姑娘尊贵如公主郡主,她手中还握着大周和楚国的玉玺,求娶她们,也足够了。

    连澈眼底的温暖逐渐散去,唇角的弧度透着讽刺,“姐姐这样迫不及待地给我娶亲,可是嫌弃我?”

    “你是我弟弟,我当然不会嫌弃你!”沈妙言正色,“只是你既然当着我的面干出了那种事,可见的确需要一个女人。鬼帝大人忙于操持鬼市,没时间为你张罗亲事,我却是有时间的。”

    连澈面色越发阴沉,拢在袖中的双手攥成了拳头。

    沈妙言起身,从他书架上摸出一本大梁城的世家谱系介绍,翻开来,慢条斯理道:“你若无心仪的姑娘,我就帮你先看着了。我在梧桐书院上学,对适龄的姑娘都有点儿印象。这位柳依依倒是不错,生得漂亮乖巧,她——”

    手中的谱系书被连澈夺走。

    连澈掠到窗前,把那书撕成无数碎片,扔出了窗,背对着沈妙言,声音凉薄:“我的事,不需要姐姐操心。”

    语毕,他转身,冷着脸大步离开。

    沈妙言在桌边坐了,慢条斯理地给自己斟了杯酒,唇角透出无奈。

    这小子,还想在她面前玩花样……

    她曾说过,他们是姐弟,这一辈子,都只是姐弟。

    她仰起头,饮尽了杯中酒。

    连澈独自跑到安静的七楼,倚在扶栏上生闷气。

    小童碧落从房中出来,朝他恭敬道:“二爷,主子让您去请沈姑娘上来说话。”

    连澈闷闷“嗯”了声,不情不愿地抬步下楼。

    他把沈妙言叫过来,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在碧落一直守在楼梯口,见她上来,彬彬有礼地请她进了鬼帝所在的雅间。

    珠帘被撩开,雅间中弥漫着好闻的茶香。

    她在蒲团上坐了,望向薄纱后的男人,“你找我,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男人不疾不徐地点茶,姿态极为闲雅,“再过七日,就是魏惊鸿的生辰,届时,魏国贵族都会前来为他祝寿。”

    “哦。”

    男人抬眸,目光冷冽,“其余人也就罢了,镇守魏国北境的平北王魏懿,他手中握有百万兵权,若能拉拢结交此人,好处极大。”

    沈妙言把玩着面前的翠玉小盏,笑容淡雅,“鬼帝说得轻松,我不知道他的喜好,该拿什么去拉拢?”

    “世上还有什么,比联姻更方便有效?”男人轻笑,“都督府不是有现成的美人吗?”

    “你的意思是……魏珍?”

    “都可以。”

    沈妙言呷了口茶,“普通姑娘未必对他的胃口,若拉拢不成……”

    “若拉拢不成,便用手段让那姑娘心甘情愿入平北王府,做你的暗桩,为你传递消息。”鬼帝沏完茶,缓缓转动杯盏,“必要的时候,甚至愿意为你偷盗北境兵符。”

    琥珀色瞳眸倒映出碧绿的茶汤,沈妙言沉默半晌,起身往外走去。

    她走后,伺候鬼帝的小童黄泉过来,一边收拾她用过的茶具,一边试探着道:“主子,她行吗?若打草惊蛇,叫平北王发现是咱们在背后推波助澜……”

    “若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她又有什么本事做更大的事?”鬼帝偏头望向窗外的灯市,“她是本帝选中的棋子,不行,也得行。”

    翌日。

    连澈冷着个脸,亲自赶了脚快的马车,送沈妙言去皇宫读书。

    车帘晃动,沈妙言透过缝隙望着他倔强的背影,想说些什么缓解下气氛,却不知该说什么。

    马车在皇宫外徐徐停下,她下了马车,见他穿的单薄,仰起头正要叮嘱他多加件衣裳,连澈冷着个脸,赶着马车急不可耐地离开了。

    她站在原地,望着马蹄扬起的灰尘,轻轻叹息,也不知旁人家的姐弟都是如何相处的,怎么到了她这里,连沟通都这般困难。

    来到学堂,其他学生已经到的差不多了。

    她的座位与魏珍是紧靠在一起的,她走过去坐下,却见魏珍眼圈微肿,显然是哭了整夜。

    “五妹妹——”

    “我没事,”魏珍打断她的话,笑得柔弱,“二姐姐,快要上课了,把书本准备好吧。”

    向来与她过不去的乔宝儿会回过头,冷笑道:“表妹,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那双眼睛,都肿成这样了,怎么好意思来书院?听说你昨晚也去了鬼市,似乎是想见那鬼帝?啧,果然狐媚子这种东西是会传染的!”

    她的声音很大,让魏珍颇为没脸。

    四周的贵女也纷纷窃窃私语,议论的都是魏珍的事情。

    沈妙言垂眸,不消多想,定是连澈搞的鬼。

    虽然大乔氏母女居心叵测,可这个时候她还不能与她们撕开面子。

    她定了定心思,淡淡道:“久闻魏国民风开放、男女平等,女子皆都是有胆有识有勇气之人。可是,怎么如今连喜欢一个人,也得掖着藏着如那些中原女子一般了?”

    众人愣了愣。

    是啊,她们是大魏的姑娘啊,大魏的姑娘敢爱敢恨,何必要学那些中原女子扭扭捏捏的作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