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7章 算人心妙言施离间(2)
    ,精彩小说免费!

    不知是谁善意笑道:“听闻天诀是从中原来的,我怎么觉得,你比咱们更像大魏的姑娘?”

    “是啊,天诀骑射也是极好的,比咱们都好呢!天诀,你的爹娘是不是魏国人啊?”

    她们只是随口这么一说,沈妙言也没放在心上,笑一笑也就过去了,谁知坐在后面的沈青青却忽然大怒:“你们胡说八道什么?!她是楚国人,怎么可能是魏国人!”

    众人滞了下,怪道这郡主是怎么了,好像受了什么刺激似的。

    正在这时,夫子夹着课本过来,众女急忙端坐好,没再提刚刚的事儿。

    下午放课后,沈妙言随魏珍回到都督府,刚踏进门槛,管家就亲自过来请:“二小姐,老爷和夫人请您去花厅一趟。”

    沈妙言余光掠过低头的魏珍,料想定然与昨晚的事有关,于是笑道:“好,我换过衣裳就去。”

    两刻钟后,她踏进花厅,看见魏惊鸿和大乔氏坐在上座,其余公子小姐都不在。

    她屈膝行礼:“给义父、干娘请安。”

    大乔氏端着茶盏,轻轻吹了一口,抬眸看她,“今儿大梁城中,到处有人在传你五妹妹的坏话,你可有耳闻?”

    沈妙言起身,语调平静:“是,我有所耳闻。”

    大乔氏重重把茶盖盖上,“我问你,可是你与那沈连澈故意为之,想败坏你妹妹的名声?!”

    “母亲说的是什么话?”沈妙言诧异地挑眉,“连澈根本不认识五妹妹,与她无冤无仇,为何要败坏她的名声?至于我,大梁城中谁不知道我与五妹妹最是要好,为何要坏她名声?”

    大乔氏语噎。

    原本传出这丫头与珍儿交好,是为了方便以后行事,却没料到,竟然被她拿来做托词……

    魏惊鸿盯着沈妙言,威严道:“我并不怎么管后院之事,但此事兹事体大,你老实说,这事究竟与你有没有关系?”

    他周身都是威冷的气势,又生得高大威武,若寻常女子见了,恐怕会被吓得腿软。

    可偏偏,面对他的是沈妙言。

    沈妙言笑得无辜,“义父,昨夜的事,有十几位不知名的客人目睹,兴许是他们传出去的呢?另外,我与鬼帝也有过接触,他为人冷漠,似乎并不喜欢与女子纠缠不清。说不定,这事儿也有他的手段在里面?而他的目的就是为了警告义父,别想用五妹妹与鬼市联姻……”

    她顿了顿,目光颇有深意,“鬼市金银往来数额巨大,利润的确值得任何人眼红。可是义父,鬼市那种地方,并不适合寻常贵女生存。你用五妹妹换取支配鬼市的权力,可曾想过五妹妹今后的处境?”

    她说完,大乔氏先怔住了。

    她并未去过鬼市,只听说鬼帝一手遮天,坊间多有传闻,上有魏皇,下有帝鬼,因此只道珍儿要嫁去的是权势滔天的富贵人家。

    可如今听魏天诀这么一说……

    似乎那鬼市,比皇宫还要复杂?

    人人都道她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物,可她深知,她的两个女儿,远远不及她。

    瑶儿在宫中举步维艰,她不能再让小女儿也落到那步田地!

    她想着,眼圈通红,扯住魏惊鸿的衣袖,哭道:“好你个薄情寡义的男人,你怎么能把我的珍儿往火坑里推呢?!”

    魏惊鸿眼底掠过浓浓的厌恶,冷冷抽出自己的手,“当初我提议与鬼市联姻不见你拒绝,如今却在这里哭起来!”

    大乔氏红着脸争辩:“我当时哪里知道鬼市凶险?!若早知道你是为了自己的权势,才拿我女儿做交换,我是万万不肯依的!”

    眼见着情况不对,沈妙言软软道:“义父、干娘,既然你们有事商量,女儿就先告退了。”

    说罢,乖巧行过一礼,退了出去。

    她回到藏月居,想起昨夜那鬼帝话,不禁打开抽屉,从里面取出用手绢包着的玉镯。

    这玉镯是柳如烟托她转交给魏惊鸿的,她一直没找到机会,七日后魏惊鸿生辰,倒是可以作为礼物送给他。

    也不知他记不记得起来,周宫里那个苦等他的姑娘……

    夜深了。

    大乔氏冷着脸坐在寝屋中,正喝着一盅燕窝。

    魏珍从外面进来,“娘,你找我?”

    大乔氏拉过她的手,示意丫鬟把门掩上,低声道:“原以为找了个能帮衬你的人进府,却不知,咱们引进了一头狼。”

    魏珍咬了咬唇瓣,“娘的意思是……”

    “她今日故意挑唆我和你爹爹争吵,当时我还没注意,等吵完,你爹爹去了尤氏的院子时,我才察觉中了她的离间计!”大乔氏恨得咬牙,“她城府极深,想让她心甘情愿做你的陪嫁,恐怕并不容易。”

    魏珍满脸为难,“娘,无论如何,我是一定要嫁给鬼帝大人的……姐姐嫁的人是皇帝,难道我只能嫁给臣子吗?我不愿意。”

    大乔氏见她如此决绝,叹息一声,摸了摸她的脸:“嫁给寻常人又有什么不好?好歹有都督府为你撑腰,人家还不把你当成祖宗供起来?”

    “我就喜欢鬼帝大人!”魏珍倔强,“我那夜去他住的七星楼,看见楼上有个倾国倾城的女人,也不知是不是鬼帝大人金屋藏娇……娘,您一定要想办法,让魏天诀甘心做我的陪嫁。不然,我怕我斗不过那个女人。”

    大乔氏无奈,眼中闪过重重算计,最后把她搂进怀里,认真道:“罢了,娘都依你!想让她甘心陪嫁,也不是不可能,不过须得你三妹妹帮忙……”

    此时被这娘儿俩算计着的姑娘,正舒服地泡在浴桶中闭目养神。

    大乔氏不愿意让魏珍嫁给鬼帝,可魏珍心性坚定,绝不可能放弃。

    如此一来,恐怕大乔氏还是得算计她去给魏珍做陪嫁。

    嫣红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大乔氏也太把魏珍当个人物了,她想嫁女儿,人家鬼帝未必愿意娶。

    现在就算计着陪嫁争宠,未免算计得太早了些!

    浴桶中的水有些凉了,她起身,裹了干净的中衣,往床榻而去。

    还未迈出屏风,就察觉到屋中气氛不对。

    ——

    啊,今天状态不好,抽空捋了捋细纲,正文就只写了两章,大家将就着看,星期五菜会补上的,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