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0章 览旧籍沈嘉疑身世(3)
    ,精彩小说免费!

    乔宝儿因为难堪,眼中已然噙了泪水,怒气冲冲道:“魏天诀,你是不是故意让我们出丑的?!”

    沈青青也跟着软声控诉:“天诀,你的心思也太深了些,我们未曾得罪你,你却设局让我们得罪北帝……”

    话音落地,众女望着沈妙言的目光快速变了变。

    乔宝儿仿佛抓住了什么,连珠炮般怪声道:“都说中原的姑娘诡计多端,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哼,像你这种到处勾引男人的女人,就不配待在书院,没的坏了书院的氛围!”

    沈妙言搁下毛笔,优雅地拿帕子擦了擦手,“郡主、乔小姐,似乎今日这事儿,是你们二人主动挑起来的吧?施舍银钱一事,也是郡主主动。从头到尾,我根本一个字儿都没说过。另外,隐瞒身份是北帝的意思,我又怎敢违逆了他?”

    此言一出,众女又暗道的确有理。

    她们看待沈青青和乔宝儿的目光越发不善,这两人自己惹出来的事,还不知廉耻地在这里随便攀咬,真是可笑至极!

    这么想着,不少人围到沈妙言跟前,好奇地同她打听北帝的生平事迹、喜好厌恶来。

    沈青青与乔宝儿被晾在一边儿,自觉没脸,恨得咬牙切齿,却只得灰溜溜离开书院。

    人群之外,魏珍执着魏芊的手,笑容大方文静,“三姐姐,过去是我和娘亲忽视了你,我向你赔个不是。昨晚娘亲的提议……”

    魏芊抽回手,冷冷道:“你们想拿我当枪使?”

    “哪里。”魏珍也不恼,仍是笑吟吟的模样,“二姐姐如今有北帝护着,风头正盛,将来指不定就是北幕皇后。可三姐姐无依无靠,还有位姨娘要照顾……若将来三姐姐嫁的不好,恐怕要连累姨娘受苦……”

    “你拿我姨娘威胁我?!”魏芊大怒。

    魏珍仍是笑吟吟的,软声道:“不敢,不过是交易罢了。只要你在六日后父亲的寿宴上,为我和娘亲办成此事,娘亲定然会让你嫁入好人家,并好好对待尤姨娘。”

    魏芊气得浑身发抖,却终究是无话可说,只得被迫答应。

    六日时间一晃而过。

    魏惊鸿位高权重,他过生辰,大梁城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几乎都到场祝寿了。

    就连帝后,也亲自备了礼物,命人在生辰这日送上。

    都督府热闹非凡,无数装扮统一的丫鬟守在门口笑脸迎人,大红灯笼在屋檐下晃悠,丝竹管弦声此起彼伏。

    门口的长街上停了数不胜数的马车,宾客们接连入内,亏得都督府占地宽广,才没显得拥挤。

    此时女眷们都坐在大花厅里,由大乔氏出面招待。

    沈妙言今日穿一袭绯红色绣双蝶对襟裙,梳精致的流云髻,簪着那支仙梦,戴一只纯金嵌宝石项圈,与其他魏家姐妹一同跟在大乔氏后面,虽然规矩乖巧,却因为那出色的容貌而格外显眼。

    有贵夫人赞叹道:“活了这么多年,原以为也算见过绝色,如今见了魏二小姐,才知道什么叫真绝色!”

    大乔氏瞟了眼沈妙言,淡淡一笑,“天诀生得的确好,别说你喜欢,大梁城里,就没有哪位公子哥见到她不心动的。好在她是个乖巧的,并不到处惹是生非。”

    这话算不得赞赏。

    众夫人眼观鼻鼻观心,皆都不再提沈妙言,只夸奖魏珍才貌双全。

    正式开宴时,大乔氏领着众人往正厅走。

    魏芊握住沈妙言的手臂,带着她落在最后,“二姐姐。”

    “嗯?”

    “你真的不考虑,与我合作一事?”

    沈妙言笑了笑,“三妹妹,我自己尚且受制于人,又如何帮得了你?你找错人了。”

    说罢,翩然而去。

    魏芊盯着她的背影,悄悄捻了捻手指,唇角流露出一抹冷笑,魏天诀,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出事之后,可别怪我无情!

    而沈妙言始终含笑往前走,拢在袖中的手指微微蜷起,不着痕迹地摸了摸自己的腰封。

    果然,里面多了个东西……

    她目视前方,笑容更加艳丽无辜。

    正式开宴前,有送礼的环节。

    众人聚集到正厅,魏家的几个姐妹站在一处,魏珍低声道:“兄长身体抱恙无法过来,他的礼物,是二姐姐代送还是我来?”

    “我只是义女,兄长的礼物,自然要你送才合适。”沈妙言小声。

    魏珍点点头,没有多做客气。

    帝后的礼物公布后,便是几位公子小姐送礼。

    众目睽睽下,魏珍迈着莲步含笑上前,说了些吉祥话,将魏凌恒和她自己的礼物献给上座的魏惊鸿。

    魏凌恒送的是一卷手抄佛经,魏珍送的则是她亲手制作的金腰带。

    这礼物自然引起众人夸耀,都道魏家的五姑娘心灵手巧,真真是贤淑过人。

    紧接着便是沈妙言上前献礼。

    众人望向她,俱是一滞。

    都说魏家得了个天仙般的女儿,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沈妙言朝魏惊鸿屈膝行了一礼,笑吟吟呈上自己的礼物——

    一只陶罐。

    她歪头娇笑,语带俏皮:“爹爹,这礼物很是特别,爹爹自己看一眼就好,可别让旁人瞧见了。”

    魏惊鸿深深凝了她一眼,依言接过陶罐,打开来,只看了一眼,便迅速盖上盖子。

    里面,是骨灰。

    还埋着一对玉镯。

    那是他过去送给柳如烟的!

    他盯着沈妙言,好一个血性的丫头,居然这般大胆,在他的寿辰上送他这种晦气的东西!

    不过——

    他杀伐十几载,岂会畏惧小小骨灰罐?

    他勾唇,似笑非笑,“天诀的礼物,我很喜欢。”

    “义父喜欢就好。”沈妙言笑容更盛,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

    大乔氏盯着这两人打哑谜般的互动,恨得暗暗在袖中攥紧双手,这个狐媚子,果然如珍儿所言那般到处勾搭男人!

    她的视线落在魏芊脸上,魏芊微不可察地对她微微颔首。

    她笑了笑,继续八面玲珑地招待女眷。

    过了会儿,有小厮在门外高呼:“平北王到——”

    沈妙言双眸一亮。

    ——

    啊,估计四哥不是明天就是后天出来。

    另外,连澈和妙妙没有发生关系啊,他只是躲在被子里,用妙妙的罗裙,撸啊撸。。。。。

    突然好心疼连澈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