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9章 闹国宴凤凰终浴火(1)
    ,精彩小说免费!

    那枚点心很辣。

    鬼帝掐着姬如雪的脸,迫使她盯着他。

    姬如雪含笑凝视他那双狭长凤眸,缓慢地嚼碎点心,咽入肚中。

    “自然是好吃的。”

    她眉眼弯弯,仿佛感觉不到辣味。

    鬼帝笑得越发邪魅,把她打横抱起,往床榻走去。

    上好的丝绸绣牡丹长裙,被撕成碎片,抛洒得满屋都是。

    雪白的肌肤与麦色肌肤,在帐中.翻.滚,相映成辉。

    血红的烛花落下,又是一场不眠夜。

    与此同时,都督府藏月居。

    沈妙言双手抵着君天澜的胸膛,琥珀色琉璃眼含着点点嘲讽,“君天澜,你身下的女人,是魏天诀,不是沈妙言。昔日的沈妙言,早已死在薛宝璋手中,早已死在你的手中。”

    “我不擅解释,”君天澜握住她的手,轻轻覆在自己的胸口,“但这颗心,始终为你而跳。妙妙,给我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

    沈妙言缓慢地摇头,忽然翻身把他压在身下,锋利的匕首从袖袋里滑出,紧紧抵着男人的脖颈,“君天澜,我们,再也没有以后了。”

    四目相对,君天澜轻笑,握住她的手腕,逼着她把那匕首更深入脖颈几分,“我不信。”

    鲜红的血珠,从他脖颈间渗出。

    沈妙言下意识地收回手,可他力气极大,容不得她退出。

    “君天澜!你疯了?!”

    “这世上能逼疯我的,只有你!”男人声音低沉喑哑,暗红色凤眸闪烁着疯狂和渴求,“若无你,我活着,有什么意思?我要那皇位、要那江山,又有什么意思?!”

    沈妙言闭上眼,不让自己去看那殷殷鲜血,“你走吧。”

    君天澜坐起身,大掌托住她的后脑,低头含住她的唇角,哑声道:“你分明还爱着我。妙妙,我在等你,念念也在等你……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狠心?”

    她的唇角很凉,与过去全然不同。

    君天澜很努力地想要吻.热她,却发现无论怎么努力,都是徒劳。

    沈妙言推开他,低垂着眼帘重复,“走吧,你走吧。”

    君天澜望着这样冷漠的少女,心渐渐沉了下去。

    离开藏月居时,他站在楼下,仰头望着楼上窗棂后的倩影,凤眸迷茫,究竟要怎么做,才能挽回她的心?

    ……

    国宴前一日,君天澜坐在行宫中对着满园春景发怔,夜凛进来禀报:“皇上,北帝想见您。”

    “让他进来。”

    “是。”

    君舒影摇着把折扇踏进来,开口便道:“魏长歌从响水湾回来了,约莫午后就能抵达大梁。”

    君天澜侧目看他,他撩起后裾在石凳上坐了,“若妙妙恢复身份,那么就要完成与魏长歌的婚约,这不是你愿意看到的,同样,我也不愿意。”

    “你都知道了?”君天澜缓缓转动指间的墨玉扳指。

    “自然。”君舒影用指关节敲打着石桌,“小妙妙比起过去,心计更深。我的探子回报,沈连澈的人,已经去楚国带回了沈青青的父母兄长。你猜,她把这些人弄过来,是想做什么?”

    想做什么,不言而喻。

    君舒影笑了笑,“四皇兄,你我斗了多年,岂能输给一纸婚约?可恨魏国皇族顽固排外,咱们又在他们的地盘上,若不及早下手,等小妙妙恢复身份,无论她自己愿不愿意,她都要嫁给魏长歌。”

    君天澜停住转动扳指的动作,“沈青青的父母兄长,我自会安排妥善。至于其他的,还望你到时候也能随机应变。”

    “咱们利益一致,我自会全力配合。”

    数天时间,一晃而过。

    这日清晨,天还未亮,都督府已然热闹起来。

    沈妙言起床,由着侍女服侍她穿衣梳洗。

    坐在梳妆台前,她抬头望向对面墙壁上的一幅画,画像上的少女梳精致的凌云髻,穿绯色掐腰罗裙,举止娴雅。

    这是她从皇族图谱里,自己临摹出的娘亲画像。

    “小姐,今日梳什么发髻?”侍女轻声询问。

    “凌云髻。”

    “是。”

    衣柜中有一袭新裁制的绯色罗裙,沈妙言郑重地换上,静静站在落地青铜镜前。

    镜中的姑娘广袖细腰,鹅颈雪白,眉间一点朱砂,高耸的凌云髻让她看起来多了几分妩媚与气场。

    侍女惊叹道:“小姐与墙上的美人图,看起来真像!”

    “像吗?”沈妙言唇角微翘,“那就好……”

    因为早膳过后要一起进宫,所以早膳统一在大花厅里用,大乔氏昨晚就派丫鬟到各个院子吩咐过的。

    此时正值暮春,魏家的大公子魏凌恒系着厚厚的斗篷,扶着小厮的手,一边咳嗽一边往花厅走。

    穿过抄手游廊时,却见对面雕花木廊之中,身着绯色宫裙的水女,带着侍女盈盈而来。

    几株紫藤萝爬上木廊栏杆,春阳洒落在她脸上,她双手拢于胸前,巴掌大的脸儿透出淡漠与疏离,与这俗世格格不入,绝美宛若世外仙姝。

    他看痴了。

    沈妙言走到他面前,淡然地朝他微一屈膝,“兄长。”

    春风拂面。

    魏凌恒听着这清泠泠的声音,只觉三魂六魄都飞上了天,整个人摇摇欲坠,眸中尽是痴意。

    沈妙言起身,与他错身而过。

    “是她……是她……”魏凌恒转身,痴痴凝视她的背影,“她是山鬼狐妖幻化而成的吗?”

    旁边小厮笑道:“公子,她就是老爷新近认的义女呀!当初还去咱们院子里探望过您的!”

    魏凌恒已然说不出话来,勉强立住身形,“去,扶我去花厅见娘亲……我,我要提亲……”

    小厮擦了把额角的细汗,“我的好公子,她是您的义妹,你提哪门子亲呀?”

    “我不管!让父亲不认她就是了!”魏凌恒挣开他的手,剧烈咳嗽了几声,挣扎着往花厅走,“反正我要娶她!”

    沈妙言跨进花厅,人已经到的差不多了,正围坐在桌边。

    见她进来,所有人都窒息了一瞬。

    她平日里穿的素净,今日忽然换上红妆,气场之磅礴,竟宛如两个人了。

    魏惊鸿双眉拧在一起,不可置信地盯着她,这个女人,这个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