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5章 订婚期再续锦绣缘(3)
    ,精彩小说免费!

    魏涵怔了怔。

    她喜欢孩子,魏凌恒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人品心性自是好的,没想到竟然会为了天诀做到这个份上……

    她蹙眉,示意宫女把大乔氏扶起来,“此事本宫也做不了主。天诀已经与长歌订下婚期,哪里还能嫁给凌恒?”

    “可凌恒一心一意认定了郡主,如今就跟魇着了似的,该怎么办啊!”大乔氏是真急了。

    魏涵无奈,“这样吧,本宫问问天诀,看她可愿意去都督府开导一下凌恒。若开导不了,那就真的没办法了。”

    大乔氏急忙点头。

    魏涵进了内殿,在沈妙言的床榻前坐了,怜爱地为她掖了掖被角,把大乔氏来访之事说了一遍。

    沈妙言想都不想直接拒接,“做男人做到这个份上,真是庸碌无能徒惹人笑话。更何况,他看中的也只是我的脸,这般容易被美色迷惑,可见此人心志不坚。外祖母,我不想为了一个毫不相关、毫无用处的人浪费时间。”

    魏涵见她态度决绝,只得点点头,起身去回大乔氏了。

    大乔氏几欲崩溃,想亲自去求沈妙言,却被魏涵拦下,直接派人送她出宫。

    午后,宫中送来了定制好的几份请柬,请魏长歌和沈妙言过目,看看可有哪里不满意。

    沈妙言翻了翻,淡淡道:“甚好。”

    魏长歌摸了摸她的头发,“你喜欢就好。”

    说着,坐到桌边,摊开一张请柬,又拿起毛笔蘸过金墨,“他既然到了大梁,那也算是魏国的客人。咱们大婚,该请他才是。”

    沈妙言望着请柬上出现的“君天澜”三个字,不置可否。

    魏长歌对君天澜积怨颇深,因此揣了请柬,亲自去行宫找他。

    行宫园子里,君天澜面无表情地坐在牡丹花丛边,盯着牡丹发呆。

    魏长歌被请进来,见他如此,不禁冷笑几声:“怎么,对以前的所作所为,后悔了?”

    君天澜抬眸,眼中冷意弥漫。

    魏长歌站在他身边,居高临下地盯着他,“据本王探子得来的消息,你曾把她像狗一样用铁链锁在黑暗的地牢,不给水不给饭。更曾不顾她意愿强迫她,甚至连你们的孩子,也是你用强迫的手段得来的。君天澜,这样卑鄙无耻的你,如何配得上她?”

    君天澜沉默不语。

    “啪”地一声,魏长歌把那封火红的请柬扔到石桌上,“一个月后,我会迎娶天诀进门。请你以后,都离她远一点。”

    君天澜侧目,视线落在那封请柬上,拢在袖中的双手不禁攥成了拳。

    成亲?

    妙妙她,要和魏长歌成亲?!

    他猛地站起身,一把揪住魏长歌的衣领,暗红色凤眸满是怒意:“你逼她和你成亲?!”

    魏长歌握住他的手腕,冷笑出声:“你以为本王是你?她不喜欢的事,本王绝不会逼她!”

    话音落地,脸上就重重挨了一拳。

    君天澜身形如风,不顾一切地与他大打出手:“不可能!妙妙她怎么会愿意嫁给你,她不可能嫁给你!”

    她是他养了七年的女孩儿啊!

    他看着她从圆润可人的小姑娘,一点点长成倾国倾城的模样。

    看着她从懵懂无知,一点点变得冰雪聪明……

    她小时候,就说过要做他的妻子,说好了会一直跟着他,她怎么可能会愿意嫁给别人?!

    魏长歌挨了一拳,大笑着与他打起来,“喝完我和她的喜酒,就滚回镐京吧!君天澜,她再也不想见到你!”

    君天澜被他刺激得不轻,一双凤眸越发血红,招招杀意毕现。

    大周皇族的血统逐渐攀升至极限,魏长歌有些招架不住,眼见着他凌厉的一拳袭来,已是难以躲开!

    恰在这时,魏成阳与鬼帝出现。

    魏成阳眼眸一眯,掠至两人中间,生生接了君天澜那一拳,威声道:“怎么,大周皇帝想在我魏国宫廷杀人?!”

    君天澜此时早已失去理智,愤怒得像一头野兽,哪里管那许多,另一手攥成拳,毫不犹豫就砸向魏成阳的脸。

    鬼帝迅速闪至他身边,动作快得近乎诡异,手刀不过瞬间就落在君天澜后颈,直接把人打晕过去。

    他扶住晕过去的君天澜,笑得温柔:“本帝近日新学了些开导人的妙法,他就交给本帝好了。”

    语毕,竟直接把人扛起来,往殿内而去。

    魏成阳转向魏长歌,训斥道:“表妹已经归来,你和她婚期在即,又何必去招惹他?若真破了相,新婚那日没得招表妹嫌弃。”

    魏长歌摸了摸被打青的脸,无所谓地耸耸肩,“他也挨了我好几拳,我并没有什么损失。这点小伤,一两日就好了。”

    此时内殿,夜凛等人以惊悚的目光望着鬼帝把他们主子扛到床上,一边解开他们主子的衣裳,一边挥手:“都退下。”

    “鬼帝大人……”夜凛连忙上前,“您想做什么?这怕是不妥吧?”

    开什么玩笑,他们主子可没有断袖之癖!

    鬼帝透过面具冷冷扫了他一眼,“你在想什么?”

    说着,“哧啦”一声撕开君天澜的衣裳,只见那小腹和胸口,遍布青紫淤痕。

    夜凛吃了一惊,意识到鬼帝是在为他们主子看伤,于是噤了声,带着其他人一道退下。

    鬼帝从袖袋里取出一小罐药,仔细地给君天澜涂上,口里念念有词,“你这混小子,有心计和手段坐到皇位上,却怎的栽在了女人身上?!”

    他涂药的力道很大,惹得君天澜发出一声痛呼,霎时睁开了眼。

    鬼帝把药罐子盖好,扔给他,起身盯着他那双血红的眼睛,眼神复杂,“你心魔太重。”

    “与你何干?”君天澜握住药罐坐起身来,瞟了眼自己身上敷过药的伤口,语气冷漠。

    鬼帝“啧”了声,“明明心里挺感激我的,偏偏嘴上还要逞强……”

    “谁感激你了?”君天澜蹙眉,冷着脸把药罐扔回他手中,“夜凛,送他走。”

    夜凛等人涌了进来,却看见毕生中最为惊恐的一幕:

    只见鬼帝俯身,揉了揉他们主子的脑袋,低声轻笑,“真是个口不对心的傻子……”

    ——

    魏帝:我有个弟弟,他品貌一流。

    鬼帝:我也有个弟弟,他雄才大略。

    魏帝:我弟弟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鬼帝:我弟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她消得人憔悴。

    魏帝:我弟弟很温柔,跟我一样讨女人喜欢。

    鬼帝:我弟弟他……emmmmm,跟我一样喜欢把女人锁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