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6章 闯鬼市一怒为红颜(1)
    ,精彩小说免费!

    君天澜剑眉一蹙,伸手就去扣他的手腕。

    鬼帝身形一动,已然跃至数丈之远。

    他捻了捻手指,笑得雍容,“时辰不早,本帝也该离开了。”

    他朝殿外走了几步,又忽然顿足,侧目道:“魏天诀……或者说沈妙言,并非你的良配,忘了她吧。另外,每日抄写几卷佛经可压下心魔,切记切记。”

    夜凛等人呆呆望着他飘然离去,又转向君天澜。

    君天澜侧身向里,淡淡道:“都退下。”

    “是。”

    殿中燃着龙涎香,男人闭上眼,眉宇间都是戾气。

    想让他放手,绝无可能。

    而此时的祥云宫中。

    一处偏殿里,沈氏夫妇摸着博古架上的摆设,不停啧啧称赞。

    他们的两个大儿子拉着美貌宫女不放,色眯眯问东问西,年仅七八岁的小儿子围着桌子,拼命把桌上的美食糕点往嘴里塞。

    一家子正热闹时,那农妇刘氏双眼闪烁着精光,“咱都住了一天一夜,也不见青青出来见咱们!你说,她是不是不想认咱们?”

    沈青青的父亲沈芦爱不释手地摸着一只金如意,“管她呢!反正她是咱亲女儿,只要有她在,咱们就可以赖在这里!沈大沈二也到了成亲的年纪,我瞧着宴会上那些小姐生得都很漂亮,要是青青能帮着说两门亲事,那咱们以后也算是人上人了!”

    “是这个理儿!”刘氏叉腰道,“那死丫头不肯来见我们,不如我去找她说说?”

    沈芦点头,“去吧。咱们如今手头也不宽裕,你顺便问她要几百两银子傍身。”

    “好!”

    刘氏径直到了祥云宫寝殿外,请宫女通传。

    沈青青正愁眉苦脸地坐在寝殿中,听见刘氏想见她,冷冷道:“打发她走!”

    宫女怯怯望了眼她不善的脸色,应了声“喏”。

    刘氏哪里肯依,气得叉腰在寝殿门口撒泼,“死丫头飞上枝头变凤凰,就不认亲娘了?!老娘告诉你,今儿你不见老娘,老娘就坐在这里不走了!”

    说罢,果真在台阶上大咧咧坐了。

    四周的宫女不曾见过这般泼皮无赖的人,纷纷捂嘴轻笑。

    沈青青在里面听见刘氏的大骂,自觉丢了颜面,不悦地吩咐秋枝:“把她唤进来!”

    刘氏进来后,立即换了张面孔,堆上恭维的笑容,“我的小祖宗,你不肯见为娘,娘只好用这个法子了!你可莫要怪娘啊!”

    说着,肆无忌惮地打量起沈青青,只见她肌肤细腻保养得宜,身着华贵的正红色丝绸裙子,发髻上戴满了珍珠首饰。

    沈青青厌恶极了她垂涎的目光,冷冷道:“你来找我,究竟所为何事?”

    刘氏笑意更浓,“娘和你爹这趟过来,身上也没带多余的银钱……你看,能不能先给我们几百两银子花花?”

    “我哪里有银子?!”沈青青直接寒着脸回绝,“刘氏,这里是皇宫,看着富贵,可这些摆设和我身上的首饰头面那都是记录在案的,随意不能变卖!一点规矩都不懂!”

    刘氏的笑容僵了僵,“你唤我什么?”

    沈青青垂下眼帘,呷了口茶,并不说话。

    “好你个忘恩负义的死丫头,你把你小时候的事儿都忘了?!老娘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到十几岁,你现在竟然不认老娘了?!”

    刘氏大怒,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沈青青的鼻子破口大骂,“没有老娘,你以为有你?!还真把自己当成郡主了?别忘了你只是从老娘肚子里爬出来的贱种!”

    贱种……

    沈青青猛地抬起眼帘,周身冷意弥漫,“你有种再说一遍!”

    “我说你是贱种怎么啦?占了人家正主的窝儿还不肯走,连亲娘都不认了!天雷劈脑子没良心的种子,简直是猪油蒙了心!”

    刘氏浑然不顾四周宫女们的轻笑,只滔滔不绝地把她在乡下骂人的那一套,照原样骂在沈青青身上。

    沈青青眼圈通红,站起身就去推刘氏,“还不是你和我爹没本事!凭什么人家一出生就含着金汤匙,凭什么我却要做渔夫的女儿!若爹也是皇亲贵胄,我何至于此!”

    她把刘氏推倒在地,然而刘氏也不是个善茬,直接攥住她的裙角把她也拽倒在地,扬手就给了她一个耳光:“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要怪只怪你自己投错了胎!怨不得别人!”

    两人在地上翻滚殴打,秋枝愣了好半晌才回过神,连忙招呼人去拉开她们。

    母女两大打出手的事儿,很快传到魏涵那儿。

    魏涵端坐在软榻上,一边品茶,一边沉思。

    过了半晌,她终于叹息一声,“把青青和刘氏请过来。”

    两人过来时,虽稍稍收拾过,可脸上的鼻青脸肿却是怎么都遮掩不住的。

    魏涵目光复杂地扫视过沈青青,“都坐吧。”

    刘氏颇有些畏惧魏涵,因此坐下后又十分小心地起身,陪笑道:“都是民妇的不好,突然出现,给青青添麻烦了……”

    魏涵摆摆手示意她坐下,目光只盯着沈青青,“如今你娘亲千里迢迢过来,你该好好陪陪她才是。就算她哪里做得不对,你也不该动手打人。昔日本宫对你的教诲,莫非你都忘了不成?”

    沈青青眼圈通红,“噗通”一声跪在她面前,膝行至她身边,仰着脸哭道:“娘亲她骂我是贱种,外祖母,娘亲她骂我是贱种啊!”

    魏涵心中同样不好受,怜爱地摸了摸她的头发,还是狠了狠心道:“你们母女分离多年,有些隔阂再正常不过。青青,她到底是你的生身母亲,本宫看,你还是随她回楚国吧。本宫会送你万两银子,作为你将来的嫁妆。”

    沈青青震惊地瞪大眼睛,“外祖母?!”

    魏涵叹息一声,起身往外走去。

    沈青青连忙去扯她的裙角,“外祖母,您不能这样!我不想跟她回去,我只想好好服侍在您身边!外祖母,您别抛下青青!”

    刘氏眼珠滴溜溜滴转,一万两银子啊,那是他们几辈子都赚不来的钱!

    有了这笔钱,沈大沈二娶媳妇也有着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