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7章 闯鬼市一怒为红颜(2)
    ,精彩小说免费!

    这么想着,便起身笑眯眯去拉沈青青,“她是魏国的大长公主,哪里是你的外祖母!青青乖,咱们还是赶紧启程回家吧!”

    沈青青哪里肯,一把挣开她,跪在魏涵面前,使劲儿拽着她的裙摆不让她走,带着哭腔道:“外祖母好狠的心!青青哪里贪那一万两银子,不过是想要守在外祖母身边罢了!”

    魏涵心中不忍,俯身把她搂在怀里,软声道:“你我到底没有血缘关系,如今天诀回来了,我也不好把你留在身边叫她看了心里难受……你回家之后,你爹娘会好好疼你的,乖……”

    沈青青靠在她的膝盖上,低垂着的湿睫遮掩住了眼底的算计,她哭道:“外祖母果然狠心……可就算您这样,我心中还是放不下您。听闻大梁郊外的永安寺很灵验,求外祖母应允,让青青一家人去寺庙为您祈福后,再让我们离开……”

    这要求合情合理,魏涵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沈青青哭着朝她磕了个头,在侍女的搀扶下踉踉跄跄离开。

    她走后,魏涵独自在殿中站了良久,才红着眼圈走了。

    大殿屏风后,身着宫裙的少女静静端坐着。

    魏长歌陪在她身边,开解道:“自打表姑失踪,皇姑奶奶就格外喜欢小孩儿。沈青青陪了她这么多年,生了感情也是有的。表妹莫要难过。”

    “并没有。”沈妙言摇了摇头,目光迷离,“或许我还要感谢沈青青,代替我在外祖母膝下尽孝。”

    魏长歌望着她大病初愈后素白的脸庞,心中发疼,轻轻握住她的手,“以后,你就是我的妻子。我会疼你,爱你,呵护你一时周全……”

    沈妙言疲惫地靠在他胸膛上,“谢谢……”

    午后,柳依依过来探望沈妙言。

    她带了大梁城里一些点心,又说了近日的一些见闻,逗得沈妙言发笑了,才松了口气,认真道:“天诀姐姐,你就该这样无拘无束地笑才对。过去的事儿都已是过去,咱们做人呐,还是要往前看才好!”

    沈妙言捏了捏她的脸蛋,“多大的人,说话这样老成……”

    柳依依眉眼弯弯。

    正在这时,外面有宫女进来禀报,说韩棠之求见。

    沈妙言原不想见,柳依依摇了摇她的手,促狭道:“这位韩公子,乃是张大人心仪之人,姐姐就见见他吧?”

    “张大人?”

    “谏议大夫,张晚梨!曾经在梧桐书院授过课,待我们可好了!”

    沈妙言了然,淡淡道:“请他进来。”

    韩棠之踏进来,手中还抱着不少药材,笑得温雅,“凤仪郡主。”

    “坐。”

    韩棠之放下药材,撩袍在椅子上坐了,望向靠坐在床上的少女,“皇上听闻郡主高烧,因此特命我送些珍贵药材过来。”

    “既已送到,你也可以走了。”沈妙言垂眸,并不想提起君天澜。

    韩棠之笑着起身,“郡主率性一如从前。郡主既然已无大碍,想来皇上知道后也能心安。告退。”

    语毕,恭敬地拱了拱手,退了出去。

    柳依依连忙道:“天诀姐姐,我去跟他说说话!”

    说着,活泼地追了出去。

    两人走后,红衣少年忽然从窗口掠了进来,懒懒倚在桌边,“姐姐,这个柳依依,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姐姐还是离她远点儿。”

    沈妙言失笑,“你这又是怎么了?人家不过是得罪了你一次,怎得这般记仇?”

    连澈把手中捧着的一束鲜艳牡丹插进白玉瓷瓶,桃花眼闪烁着不悦,“并非记仇。”

    未央宫外。

    柳依依气喘吁吁地追上韩棠之,“韩公子请留步!”

    韩棠之转身看向她,她扶着腰喘了会儿气,仰头笑道:“韩公子若是无事,不如去看看张大人?现在这个时候,她一定在宫里的大书房当差!”

    “既是当差,我过去恐怕会打扰她。”韩棠之轻笑。

    “不会不会!”柳依依急忙摆手,“你不知道,张大人总是独来独往,我觉得她挺孤单的。因为曾经做过她学生,她又对我多有关照,所以想要报答一二,你就去看看她吧?”

    韩棠之略一思忖,点点头,“烦请柳小姐带路。”

    两人很快来到大书房外,韩棠之站在门外,只见身着天青色正二品官袍的姑娘,手持卷宗,正站在窗下翻阅。

    窗外种着几株梨花,如今绿叶成荫,只残留着零零星星的几点白。

    春阳从绿纱窗透了进来,映照得她肌肤雪腻。

    她抬手勾起落在眼前的一缕碎发,目光仍旧专注。

    很美。

    韩棠之看了好一会儿,里面的姑娘若有所觉地望过来。

    触目所及,是身着暗紫色官袍的公子。

    长身玉立,一如从前潇洒俊美。

    她挑了挑眉,合上卷宗,抬手笑道:“倒是稀客,快请坐。”

    韩棠之迈进门槛,在她对面的大椅上坐了,环视四周,但见这大书房布置幽雅,隐隐有一股梨花香,十分好闻。

    张晚梨放下卷宗,挽袖给他沏了杯茶,“多月未见,韩公子风姿一如从前。”

    茶香在窗下氤氲,韩棠之端起白瓷茶盏,“多月未见,姑娘眉宇间倒是多了几抹愁痕。”

    张晚梨笑了笑,低头也给自己沏了杯茶,“越是阅尽世间百态,越是觉得自己渺小。诸多事情,即便身居高位,也仍旧无能为力。”

    韩棠之品了口茶,淡淡的苦涩在舌尖弥漫,又很快化为甘甜。

    他转了转杯盏,双眸澄澈如水,“姑娘若是有什么烦恼,不妨说与我听。”

    张晚梨落座,偏头望向窗外,“大魏沉疴积弊众多,最大的一桩,当属奴隶的自由买卖。一些奴隶贩子为了金银钱财,甚至不惜拐卖孩童,不知多少家庭,因此而支离破碎。我心不忍,曾连上五道奏疏要求废除奴隶买卖,却终是得不到应允。”

    “据我所知,魏国有史以来一直存在奴隶买卖。上千年了,牵扯利益众多,不知涉及了多少豪门贵族,自然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废除的。”韩棠之正色。

    张晚梨笑了笑,“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韩公子是否觉得我愚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