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2章 假郡主弑亲求荣华(3)
    ,精彩小说免费!

    刘氏声音发抖:“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让你顶替那个女人,做了郡主……”

    沈青青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头,旋即狞笑着掰开刘氏最后一根手指。

    刘氏发出一声后悔至极的尖啸,从万丈悬崖生生摔落!

    沈青青笑着站起身,侧目望向为首的强盗,“过来砍我一刀。”

    “啥?”

    “路遇山贼,他们都死了我却活着,宫里人会起疑的。”沈青青转过身,“朝背上砍,伤口越深越好。”

    “是你自己要求的哈,疼可别怪老子!”那强盗依言,上去就给了她一刀。

    沈青青痛呼一声,猛地向前栽倒。

    血液汨汨染红了她的衣裳,因为疼痛,她的双手深深抓进泥土中。

    半晌后,她抬起头,脸上竟不见半点儿眼泪,唇角逐渐牵起,在寂静的山道中癫狂大笑:“哈哈哈哈哈!沈妙言,你没料到我不走了吧?!沈妙言,我才是郡主,我才是郡主!”

    她疯狂地大叫大嚷,原本秀美的小脸狰狞可怖。

    空气中的血腥气息逐渐淡了,她的亲人们躺在血泊中,大睁着眼睛,不知是在看天,还是在看她。

    入夜之后,祥云宫乱成一团。

    魏涵坐在寝殿,望着医女们把一盆盆血水从帐幔后端出来,不觉皱眉,厉声道:“里面到底怎么样了?!”

    一名医女连忙屈膝行礼,“回大长公主话,郡主——沈姑娘已经无碍,就是失血过多,需要补血。这半个月不能随便移动,今后也得好好将养着才是。”

    正说着,另一位医女过来,屈膝道:“大长公主,郡主的伤口已经包扎完毕,想来过不了多久就能醒来。”

    魏涵颔首,抬手示意她们都退下。

    寝殿中恢复了寂静,魏涵走到榻边,守在旁边的秋枝立即挽起帐幔。

    床上的女孩儿,连唇色都是苍白的,紧闭眼睛的模样,憔悴而叫人心疼。

    魏涵给她把被子拢好,摸了摸她的脸儿,叹息道:“可怜的孩子……”

    说着,正要把她的手塞进被褥,却见她右手紧紧攥着,仿佛正握着什么东西。

    她把她的右手打开来,只见掌心紧紧躺着一枚被捏得变形的护身符。

    魏涵盯着那枚护身符,不禁有些发怔。

    沈青青恰在此时醒过来,随着魏涵的目光看去,唇角轻挽,笑得虚弱,“这是青青为外祖母求来的护身符……大师说,佩戴在身上,可以保佑平安的……”

    说着,眼泪忽然扑簌簌地落了下来,“都捏皱了……是青青不好,外祖母不要怪我……”

    “傻孩子!”魏涵把她拥到怀里,也暗暗红了眼圈。

    “外祖母!”沈青青将脸颊贴到她的心口,崩溃大哭,“我没有娘亲了,也没有爹爹了……以后怎么办呀!”

    她的声音含着满满的辛酸与悲痛,端的是无助至极的模样。

    魏涵垂眸,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乖,以后就还是住在宫里好了。”

    沈青青抬起朦胧泪眼,“可是,可是天诀她会不会不高兴呀?”

    “她最是大度不过,不会与你计较。”魏涵摸了摸她的头,怜爱道,“今后还是去梧桐书院上学,等你过了孝期,本宫再为你寻个好夫婿。”

    “还是外祖母疼我!”沈青青再度泪如雨下,“外祖母,等我身子好些了,我想出宫拜祭爹娘,请僧侣为他们超度亡魂。他们生养了我,我却不曾好好尽孝,心中十分难过……”

    魏涵叹息一声,满目怜爱,“都依你。”

    魏涵走后,沈青青抬袖擦去脸上的泪水,瞳眸薄凉冷漠。

    她冷笑一声,让秋枝扶她下床去偏殿。

    殿中烛火幽幽,这是沈芦和刘氏他们住过的地方。

    沈青青面无表情地缓步踏进,走到刘氏睡的床榻前,果然如她所言那般,从枕头下面找到了一个包袱。

    打开来,里面摆着几件折叠整齐的衣裙。

    沈青青把裙子抖开,那裙子针脚倒是密密绵绵,可惜用料寻常,颜色庸俗,自然不是她这种身份的人该穿的。

    眼中满是鄙夷,她把裙子扔到地上踩了几脚,又拿起桌上的烛台,直接把火油倾倒在裙子上。

    望着燃烧的火光,她开心地笑出了声。

    此时的未央宫中。

    窗边的软榻上,沈妙言正与魏长歌对弈。

    寂静的长夜中,烛火发出些微的荜拨声,越发衬得黑夜静默。

    两人的身影投影到纸窗上,伴着窗外的婆娑花影,看上去竟如皮影戏一般热闹。

    魏长歌随手落子,旋即靠在软枕上,豪爽大笑:“妹妹又输了。”

    沈妙言望着掌心剩下的几粒墨玉棋子,慢条斯理地把它们一颗颗放进棋篓。

    魏长歌注视着她,她眼睫低垂,在白净的脸庞上投下两道扇形阴影,看起来……

    并不快乐。

    他忽然坐正了,拉住她的一角衣袖,“在想沈青青?”

    少女仍旧低着头,把最后一粒棋子放进棋篓,用手指轻轻在里面搅合,“嗯。”

    “要解决她也不难,端看妹妹狠不狠得下心了。”魏长歌薄唇扬起淡漠的轻笑,想起什么,把腰间的佩刀递给她,“傍晚与你的赌局,倒是我输了。”

    沈妙言目光落在他的弯刀上,那刀制作的很是精美,大约是他的爱刀。

    她拔出刀刃,烛火的暖黄光晕中,刀刃闪烁着摄人的锋芒,颇为摄人。

    “真是好刀……”

    她称赞,忽然站起身,朝着棋盘就是一刀。

    那匕首深深扎进棋盘,精致的玉棋盘,瞬间以刀尖为中心点,散布出无数裂痕。

    魏长歌挑了挑眉,这丫头,果然是心情不好。

    沈妙言把刀刃插进刀鞘,递还给他,“表哥喜欢的东西,我自然不会横刀夺爱。”

    魏长歌从她腰间取下荷包晃了晃,“那表妹便用这个来换好了!”

    说着,偏头见窗外墨色浓郁,起身道:“时间不早了,妹妹早些休息。”

    沈妙言点头,目送他离开。

    魏长歌走出未央宫,往自己宫殿方向走了几步,脑海中却浮现出沈妙言强颜欢笑的模样。

    英俊的面容沉了沉,他折了方向,往君天澜的寝宫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