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9章 永安寺暴雨现白骨(3)
    ,精彩小说免费!

    她站在纱窗前,仰望着雷声滚滚的天空,不禁蹙眉:“今年的雨水,似乎特别多……”

    听闻大魏少雨,可如今看来,这雨水分明比中原还要多。

    整理床铺的宫女闻言,回头笑道:“是呢!今年也不知怎么了,雨水格外的多。听闻一些多山的地方,那山都被大雨冲塌了!好在大梁城排水做得好,并没有水患发生。”

    沈妙言看了会儿天,连澈过来找她,“姐姐,大哥请你过去。”

    “我这就来。”她应了声,挑了件薄薄的斗篷系上,抬步跟他一同出了房间。

    穿过游廊时,沈妙言注意到这些木制游廊的栏柱、檐头上都雕刻着十九瓣莲花。

    她停住步子,伸手轻轻抚摸。

    连澈解释道:“当初建永安寺,鬼市出了大笔银钱和匠人,所以这里也有鬼市的图腾。”

    “渡人超生的佛寺,却绘制着炼狱的图腾……”沈妙言轻笑,“真是讽刺。”

    连澈不置可否。

    两人来到鬼帝下榻的单独小院,只见魏成阳、君天澜和君舒影也在,四个人聚在一块儿,正在——

    打马吊。

    “哈哈哈,本帝又和了!”

    鬼帝把自己面前的一排麻将给推翻,毫不客气地拿过其他三人面前的银票,伸手洗牌,“来来来,再来!”

    沈妙言额角划过三道黑线,这是……什么诡异画风?

    君天澜瞥到沈妙言进来,薄唇微抿,不动声色地继续洗牌。

    “皇表哥。”沈妙言在魏成阳身侧屈膝行了一礼。

    魏成阳捋了捋美髯须,笑道:“天诀来得正好,等下帮表哥看看怎么出牌。”

    沈妙言正要应下,鬼帝漫不经心道:“不许。咱们四个玩牌,叫她一个小丫头片子帮忙看是什么意思?”

    说着,把麻将在面前摞好,“本帝倒是有些饿了,小莲儿说郡主做的馒头甚是好吃,不知本帝可有这个口福?”

    把她叫来,就是为了吃她做的馒头?

    沈妙言心下起疑,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一眼,笑道:“能为鬼帝下厨,是我的荣幸。”

    说着,同连澈一道离开。

    连澈不声不响地领着她往后院走,她注视着少年纤瘦修长的背影,试探道:“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连澈并不说话,看得出他心情很不好。

    沈妙言心中疑惑更甚。

    两人走了很长一段路,长到沈妙言都怀疑他们是不是已经离开了永安寺。

    而越往前走,游廊的木头就越发破败,可上面雕刻的十九瓣莲花纹,却越来越繁复艳丽。

    连澈在长廊尽头停下。

    长廊尽头已然垮塌,而扶栏上雕刻的莲花,已是重重叠叠密密麻麻,与寺院中的那些莲花纹相比,更多了几分妖娆与艳丽,不再有莲花本身的圣洁。

    沈妙言放眼望去,四周是连绵起伏的群山,前方是一座荒僻的、了无人烟的院落。

    “这里面有一座小厨房。”连澈面容淡淡,抬步往院落走去。

    沈妙言抬起头,院落的匾额早已风化,因此看不清上面的题字。

    木门前,立着一座石刻弥勒佛像,约莫历经过上百年的岁月,看上去已无棱角,面目模糊,依稀可分辨出是在对着南方无声大笑。

    连澈推开门,沈妙言踏进院落,里面果然有几幢低矮的瓦屋,几株枫树长在小厨房外,明明是夏季,可枫叶同样火红,偶有几片叶子飘零而下,宛如枫树的哭泣。

    四周寂静,黑的瓦屋,鲜红的枫叶,明明该是赏心悦目的景致,却莫名有一种令人压抑的诡异和窒息。

    沈妙言正细细打量间,小厨房中响起细细碎碎的声音,小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一名年轻的僧弥拎着个食盒,低头走了出来。

    连澈揽住沈妙言的腰,身形一动,已然掠上大树。

    沈妙言盯着下方的僧弥,下意识地挑眉。

    这僧弥生得白净清秀,只是眉间却有几道细纹,仿佛经常皱眉似的。

    更奇怪的是,他只有一条腿。

    僧弥并未注意到躲在树上的两人,领着食盒匆匆离开。

    他走后,连澈带着沈妙言踏进小厨房,沈妙言敏锐地察觉到,厨房里的烟囱被人堵了起来。

    她望着犹带热气的锅灶,很明显,这位僧人是悄悄躲在这里做饭的,仿佛是怕被谁发现。

    她又望向角落,那里堆积着蔬菜瓜果,而桌椅板凳收拾得一尘不染,显然有人常住这里。

    是那个独腿的僧人吗?

    他拎着食盒离开,是去永安寺诵经,还是……

    去给什么人送饭?

    “把我引到这里来,鬼帝他究竟想做什么?”沈妙言偏头望向连澈。

    连澈盯着窗外火红的枫树,“姐姐就不好奇这个独腿僧人吗?他是谁,为何独自住在这里,又是给谁送饭……”

    “他是谁、他做什么与我何干?”沈妙言轻笑,“经历过太多,才明白好奇心是最要不得的。连澈,我只想安安稳稳嫁人生子,平安度过一生。”

    “姐姐想如此,难道果真就能如此?姐姐不主动去找麻烦,可麻烦往往会主动找上门。”连澈把玩着桌上的粗陶茶具,“姐姐别忘了与大哥的交易……命运这种东西,是躲不开的。”

    “交易?”

    沈妙言凝神,低头望向掌心的金色伤疤,那条金蚕虫,还在她体内……

    ——宣誓效忠鬼市,守护鬼市,在你得到你想要的东西后,回到这里,此生不得离开。至死,方休。

    ——国之根本,是百姓。若我为帝,绝不让我的子民遭此厄难!

    ——入鬼市者,是鬼市魂。此生效忠鬼市,守护鬼市。生死,无怨。至死,方休。

    一股凉意忽然从她背后窜起,“连澈……”

    红衣少年不知何时凑到她面前,抬起她的下颌,漆黑的瞳眸深邃无波,“姐姐,所谓至死方休,就是要以生命为代价。命运的星盘已经开始转动,停不下来的……姐姐无法让它停下,大哥也不能……”

    沈妙言慢慢攥紧掌心,“你们瞒了我很多东西,明明是欺骗我做那种交易……”

    连澈叹息着抚上她的面颊,“可姐姐终究是答应了。帝王一诺,此生无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