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1章 永安寺暴雨现白骨(5)
    ,精彩小说免费!

    沈妙言想往后退,可背后是廊柱,她退无可退。

    男人灼.热的呼吸喷吐在她脸上,她有些局促不安,连呼吸都逐渐困难,只得扭动着娇小的身子,想获得更多的空间,呼吸新鲜的空气。

    可男人箍着她腰的手越发得紧,从掌心传出惊人的温度,一层层穿透布料,烙印在她的肌肤会,令她恐惧。

    “你别这样……”她嗫嚅着,拼命想避开那只手。

    君天澜却不肯放人,固定住她的脸,毫不犹豫地俯身含.住她的唇瓣。

    却品尝不出过去的甘甜。

    沈妙言任由他变着法儿地用唇.舌./试探自己,由起初的惊恐,渐渐变得平静。

    她大睁着眼睛,就这么凝视他。

    君天澜吻了良久,慢慢垂下眼帘,缓缓松开口,踉踉跄跄头也不回地冒雨奔出游廊。

    沈妙言望着他消失在黑暗的雨幕中,抬手摸了摸唇瓣,发出一声轻笑,继而失魂落魄地往自己的禅房而去。

    进屋之后,宫女们急匆匆掩上窗,在屋中点了几盏灯笼。

    进来送热水的僧弥念念叨叨,“天气反常是为妖,恐怕要出大事了,阿弥陀佛,菩萨保佑……”

    “你这和尚瞎说什么呢?!”接过热水桶的宫女不悦,“没看见我们主子在这里吗?!”

    僧弥望向沈妙言,沈妙言连忙对他合掌行了个佛家礼仪,“无妨,我这婢子就是这脾气,小师傅莫要见怪。”

    那和尚朝她回了一礼,正要离开,沈妙言试探着问道:“你们寺院里,可有一位独腿的僧人?他是什么来历?”

    小和尚摸了摸光头,仔细回想了下,摇摇头:“没有。寺**计两百八十一口人,其中并无断腿之人。”

    沈妙言怔了怔,“住在后山的那位……”

    小和尚正色:“后山中虽有一处院落,但多年前就已废弃,并无人居住。”

    沈妙言见他表情肯定不似说谎,于是谢过他,让他走了。

    窗户没关严,几缕狂风钻了进来,把屋中烛火吹灭了几盏,越发显得屋中昏暗。

    壁笼上的弥勒佛像面朝南方,在昏惑的光影中微笑,一手拈花,一手执瓶,明明是普度众生的模样,可在这样的气氛中,竟有些诡异的摄人感。

    旁边的宫女问道:“晚上无事可做,郡主可要沐浴了,早些歇下?”

    “也好。”

    沈妙言应着,进了屏风后。

    她泡进浴桶,闭着眼舒展开身体,小脸氤氲在热水汽中。

    窗户被狂风吹得呼呼作响,黑色的树影在黑暗中婆娑起舞。

    “哐当”一声,窗户被狂风吹开,沈妙言睁开眼,只见几点血红的东西,从窗外席卷进来,落进了她的浴桶中!

    她吓了一跳,定睛看去,却见原来是几片火红的枫叶。

    她披上件外裳,赤着脚走到窗边,正欲合窗,却听见外面有两个小宫女路过说话:

    “那大周皇帝发起疯来还真是可怕,眼睛血红血红的,好像怪物!”

    “是啊!这么大的雨,居然独自一人冲进了后山,也不知道去那里做什么。”

    “后山有座断肠崖,这么黑的天,下雨山路又滑,你说他会不会掉下去啊?”

    “谁知道呢?咱们快去禀报给皇上吧!”

    两人渐渐走远。

    沈妙言的手顿在窗棂上,那个男人,他去后山做什么?

    发疯……

    她垂眸,想起了大周皇族的那个秘密。

    他……是又发病了吗?

    她转身套上外裳,走到外间,“为我取斗笠和蓑衣来。”

    “这样大的雨,郡主要去哪儿?”为首的宫女担忧不已。

    沈妙言表情淡淡,“拿来就是。”

    几名宫女对了个眼神,只得依言捧来斗笠和蓑衣,一一为她穿戴好。

    沈妙言临走前,又吩咐道:“不准把我出去的事告诉任何人,人家问起,就说我已经睡了,记住没?”

    几人满脸犹豫,“郡主,此时事关重大——”

    “出了事有我担着,怕什么?”沈妙言冷厉的视线一一扫过她们,“若被人知晓了本郡主今夜出门,本郡主先扒了你们的皮!”

    几个小宫女被她吓到,战战兢兢地连忙称是。

    沈妙言避开外面巡逻的侍卫,沿着长廊悄悄离开禅房。

    她的动静,全被隔壁禅房的一双眼看着。

    沈青青合上窗缝,笑着转向房中的女人:“她已经中计,夫人可以放心了。”

    大乔氏笑了几声,目光带着打量扫过沈青青全身上下,“没想到,你倒是个格外有心计的。”

    “这年头,没有心计如何活得下去?”沈青青毫不介意她看穿自己,只淡定地走到她对面落座,“她是当局者迷,弄不清她对君天澜的心思。我身为旁观者,难道还不知情吗?六年前在楚国时,她就对君天澜爱的死去活来,六年时间,感情只会持续发酵,怎么可能突然就不爱了……利用君天澜做诱饵,当然能引诱她在这种天气出去。”

    大乔氏优雅地呷了口茶,“我的人已经送恒儿去那座山洞了,想来,很快就能捉住她,把她也送过去。只要他们在洞中成其好事,等到明日天晴,咱们再带人去捉奸,我就不信,这么个破鞋,镇南王还能看得上!”

    沈青青笑了起来,眼睛里都是光彩。

    若二表哥和沈妙言的婚约解除,她就重新有了机会……

    另一边,沈妙言并未去后山,而是悄悄去了君天澜的院落。

    这样大的雨,那两个小宫女无缘无故出现在自己窗下,又说了那么一段话,倒是有些刻意引自己去后山的意思。

    她对这座佛寺并不熟悉,万事还是求保险才好。

    想着,人已经走到禅房的屋檐下。

    她取下斗笠,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夜凛,瞧见沈妙言时吓了一跳,见了鬼似的连忙往屋里奔:“皇上!您快瞧瞧谁来了?!”

    里屋内,君天澜正自己跟自己下棋。

    沈妙言走进来,正好迎上他偏过来的目光。

    夜凛喜滋滋地招招手,示意房中伺候的人都退下。

    屋中寂静,沈妙言先开了口:“有宫女说你发疯去了后山断肠崖,我过来确认一下。”

    “原已断肠,又何必再去断肠崖?”

    君天澜收回视线,面无表情地注视着棋盘上纵横交错的棋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