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3章 永安寺暴雨现白骨(7)
    ,精彩小说免费!

    那些莲花逐渐变成了童男童女。

    沈妙言满眼疑惑,总觉得这壁画似乎想告诉人什么东西。

    她继续往前走,壁画上的内容又发生了变化。

    那些正常的小孩子逐渐变得奇形怪状,有的只有一条腿,有的只有一只手,有的甚至长着两颗脑袋。

    他们或坐或站,摆出各种姿势,密密麻麻挤在一块儿。

    君天澜和魏凌恒跟着她,往前走了大约一个时辰,却还是没有走到山洞尽头。

    石刻画却在这里戛然而止。

    沈妙言盯着最后一幅壁画,只见无数怪异的少年少女围着巨大的铜炉,仿佛献祭般,正跳着怪异的舞蹈。

    她看不出他们究竟想做什么,还想继续往前看,却见前方只画着一个圆圆的点,像是壁画结束时打上的符号。

    “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又是谁刻在这里的?”她疑惑地问出声。

    魏凌恒挠了挠脑袋,“我曾遍读魏国所有史书,咱们大魏有几千年的历史了,各种信仰和宗教都曾出现过,但并没有类似这种壁画的宗教。”

    君天澜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史书并不是全能的。很多重要的东西,因为各种原因,并不能明文记载。”

    寒气扑面而来。魏凌恒裹了裹衣裳,小声道:“天诀妹妹,这里怪吓人的,咱们回去吧?”

    沈妙言正要应好,却听见前方的黑暗里传来滴水声,伴着细微的、怪异的嚎叫。

    像是野兽,却又有点儿像人。

    她怔了怔,还要往前走,君天澜握住她的手腕,“别去了。”

    “为什么?”

    他声音淡淡:“若是好奇,明日再叫人过来看。毕竟,谁也不知道前面有什么危险。”

    沈妙言盯向那黑暗,嚎叫声一声声传过来,驱使着她上前一探究竟。

    她终是下定决心,挣开君天澜的手,朝前走去。

    走了两刻钟,拐过无数岔道,前方的视野终于开阔起来,嚎叫声就在眼前,还伴着铁链摩擦振动的声音。

    沈妙言举起夜明珠照过去,只看了一眼,立即惊呼出声!

    她猛地回转身,紧紧抱住君天澜。

    夜明珠从她手中跌落在地,缓缓滚到前方。

    魏凌恒好奇地望过去,只见洞壁上用铁链锁着四五个人,皆都一丝.不挂,乱糟糟的长发宛如鸡窝。

    最可怕的是,他们有的只有一条腿,有的只有一只手,还有的,脸上又长着一张小小的脸,五官齐全,只是眼睛紧闭。

    这副情景看上去群魔乱舞,宛如地狱。

    君天澜轻轻抚摸沈妙言的脑袋,“别怕,我在这里……”

    沈妙言渐渐平静下来,又回头望向他们,“这些人,和壁画上的人,像是同一种……”

    说着,注意到自己还抱着君天澜的腰,急忙松开手往旁边退了两步。

    她刚站稳,却注意到角落的一只漆木食盒。

    “这食盒……”她惊了惊,“我见过!”

    正是那个独腿僧人的!

    话音落地,一个恼怒的声音响起:“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三人望过去,只见穿着蓑衣的独腿僧人从另一个洞口走过来,正恶狠狠盯着他们。

    “是你把他们锁在这里的?”沈妙言皱眉,旋即又想起这僧人也只有一条腿……

    他们,该是同伴。

    那僧人冷哼一声,把装满食物的食盒放到那些怪人们面前,他们立即大笑着爬过去,不顾一切地争夺食盒里的馒头。

    僧人把手中的火把插到墙壁上,沈妙言这才看清,那些怪人皆都是十七八岁的少年少女。

    明明是花一样的年纪,却……

    如牲口般被锁在这里。

    独腿僧人捡起角落的空食盒,“这里的一切,希望你们出去后都能忘掉。不是我狠心把他们锁在这里,而是他们若出去,绝对会被人当做怪物杀掉。”

    他的视线落在其中一位少女身上,眼底流露出几抹柔情和寂寞,“我爱他们,哪怕以这种方式,也想他们活下去。也许,也许有一天,他们能够恢复神志呢?”

    “你们怎么会变成这样?”沈妙言问道。

    僧人摇了摇头,似乎不愿提起,只带着空食盒往来时的洞口走,“我带你们回后山。”

    沈妙言望向君天澜,见他并不反对,于是抬步跟上这位僧人。

    四人又穿行了小半个时辰,才终于走出山洞。

    这山洞地势极高,下方是一片山谷,对面则是连绵起伏的高山。

    此时已是天色熹微,大雨不知何时停了,朝阳从东方升起,映照出漫山遍野火红的枫叶。

    露水坠在枫叶尖上,折射出五颜六色的朝霞,美若仙境。

    沈妙言呼吸着林间的新鲜空气,忍不住赞叹:“这里风景真好。”

    “风景好?”僧人嘲讽地望着枫树林,“被鲜血染红的枫叶,自然好看。”

    沈妙言不解,“为何如此说?”

    她知道种花或者种草时,在浇的水中掺一点红色颜料,花草的叶尖会比平常红一点。

    可这漫山遍野的枫树林,没有上万也有数千,这得需要多少鲜血,才能染红?

    她正想着,察觉到手腕处忽然一紧。

    她低头,只见君天澜正紧紧扣着她的手腕。

    她挣扎了下,男人竖起食指挡在唇前:“嘘。”

    “做什么?!”

    沈妙言不悦,正要挣扎,旁边魏凌恒开口道:“我也注意到了,这里没有鸟叫声。”

    沈妙言凝神,果然,这么大的山林,竟然连一声鸟鸣都没有!

    寂静中,一种诡异的声音从不远处的山体上传来。

    那声音渐渐大了,犹如雷声轰鸣铺天盖地!

    沈妙言惊骇地望过去,大约是今年雨水特别多的缘故,对面的山体竟然在此刻整个塌陷下来!

    无数尘埃扬起,遮天蔽日,宛如天崩地裂!

    她从小到大,从未见过如此庞大险恶的景象,一时间又惊又吓,半晌没说出话来。

    君天澜把她揽在怀中,“别怕,不会有事。”

    不知过了多久,烟尘渐渐散尽。

    沈妙言定睛看去,立即抬手捂住嘴。

    山体崩塌,呈现在她眼中的并非是山体内部的泥土石块,而是……

    数以万计的累累白骨!

    ——

    本来以为三章就能写到这里了,结果写了七章,吐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