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4章 回忆杀:天不老,情难绝(1)
    ,精彩小说免费!

    [此处回忆杀主要为回忆万人白骨坑的来历,以及君天烬和姬如雪的过去,不爱看的请跳过]

    五年前,大梁,地下鬼市。

    一叶扁舟从黑黢黢的地下河缓缓撑过,十几名童男童女乖巧地坐在船上,好奇地望着岸边的粼粼灯火。

    他们皆都是北部乡下来的,身着最朴素的麻衣布裤,从不曾见过这样大的世面,因此时不时发出“哇”的惊叹。

    年仅十一二岁的小男孩儿鸿运也在其中,他年纪最大,因此十分照顾船上的弟弟妹妹们。

    扁舟缓缓靠岸,左眼角下长着一粒朱砂痣的红衣少年,面无表情地负手立在岸边,“大人交代,这批人先送到七星楼。”

    乘船的船夫立即点头哈腰地应是,吆喝了声,带着那些童男童女,跟着莲澈往七星楼走。

    鸿运好奇地偷偷打量莲澈,这少年与他一般年纪,看起来却格外沉稳镇定,像个小小的大人。

    莲澈注意到他的目光,冷冷侧眸瞥了他一眼,吓得他急忙收回视线。

    一行人从后门进了七星楼,被带入一间隔音的雅室内。

    鸿运小心翼翼地往四周张望,只见身着暗红色丝绸锦袍的公子坐在蒲团上,正对着一局残棋出神。

    他生得极俊美,剑眉凤目,宛如太阳般耀目。

    莲澈打了个手势,鸿运会意,立即低声让这些少年少女们一字排开,静静等待那位公子下完棋。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那位公子的眉头越皱越深,双指捻着一颗玉棋子,维持着深思的动作,迟迟没有落子。

    一些年纪小的丫头和男孩儿已经站的不耐烦,忍不住扭来扭去。

    还有的肚子饿得厉害,盯着桌上的点心直流口水。

    正在这时,对面的珠帘被一只纤纤玉手挑开,一位姑娘含笑走了进来,“天烬,还没解开这珍珑棋局?”

    鸿运胆怯地望过去,只见这姑娘穿着丝绸长裙,云鬓上簪着几支金钗,面容极是美艳,却并没有盛气凌人的感觉,而是给人一种冬日暖阳般的温暖。

    似是注意到他的目光,那姑娘转向他,微微一笑。

    仿佛千万朵圣洁白莲的盛开。

    他立即红脸低头。

    君天烬摇开一柄折扇,神态慵懒:“小姐,我最不擅长舞文弄墨,叫我做打手是最合适不过的,为何非要我每日里诵经念佛,还要解这劳什子的珍珑棋局?”

    姬如雪在他身边跪坐下来,纤细白嫩的手指从棋篓中拾起一颗棋子,“父亲说,你心魔太重,须得念经诵佛、修身养性,方能解开这心魔。”

    说着,把棋子落在其中一处。

    轻而易举便破了珍珑棋局。

    君天烬不以为意地嗤笑了声,转向那些排成一排的孩子们:“他们就是新来的奴隶?”

    连澈点点头,“一共十五人。”

    君天烬一一看过去,最后目光落在鸿运身上,捻着棋子问道:“你叫什么?”

    少年老实巴交道:“回大人话,我叫鸿运。”

    “鸿运……倒是个好名字。”君天烬薄唇噙起浅笑,“我身边缺个小厮,你便跟在我身边吧,但愿你我都能有好运。”

    鸿运虽不知这位大人是何人,但见他衣着不凡,又能待在这样好的大房间里下棋,猜测必是贵人,于是兴冲冲谢了恩。

    可是谢过恩后,又担忧地望向自己妹妹,试探道:“大人,不知我妹妹他们……会去哪里?”

    问题一出,那些小奴隶们立即眼巴巴望向君天烬。

    君天烬把棋子一颗颗收回棋篓,“自然是去御奴坊。小莲儿,领他们去吧。”

    “别唤我这个名字!”莲澈白嫩的小脸皱成一团,气鼓鼓转身带着那群人离开。

    “哥哥……”一名看起来只有**岁的小女孩儿,不舍地望向鸿运。

    鸿运连忙奔过去执住她的手,“阿萝别怕,我不当值的时候,一定会去看你的!”

    阿萝点点头,乖巧地跟着莲澈离开。

    服侍君天烬之后,鸿运才慢慢了解到,这鬼市的人同样分为三六九等,最上等的,乃是掌控整座鬼市的鬼帝。

    只是鬼帝不常常露面,鬼市的大小事务大都由这位长使大人代为完成。

    而鬼帝有一女儿,名为姬如雪,常常过来探望长使大人,他们俩乃是鬼市中公认的一对。

    除此之外,鬼市中还遍布着各种各样的高手、训奴师等人,都是轻易招惹不得的。

    来往鬼市的,则大都是亡命天涯之人,也有做见不得光买卖的,特地躲到这里来。

    因为这里与地上相比,完全算是法外世界,杀人偿命这种铁律,在这里一概没有。

    弱肉强食,大约是对这个地方最好的形容词。

    而鬼市中最低等的人,便是御奴坊的奴隶了。

    大梁城中的富贵宅邸里用的奴隶,大部分是出自这里,因为调教的极好,所以口碑也一向不错。

    这日,鸿运得了半天假,又得了君天烬赏的一盒点心,兴高采烈去探望妹妹阿萝时,却发现阿萝被绑在木柱上,低着脑袋,血液从她鼻尖一滴滴落下。

    她的身上全是鞭痕,鲜血染红了那破烂的衣衫,看起来无比凄惨。

    鸿运呆呆站在远处,几乎不敢相信,这个女孩儿是自己的亲妹妹。

    旁边御奴坊的总管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不是长使大人的小厮吗?在这里做什么?”

    鸿运擦了擦不知什么时候淌落的眼泪,取了自己的钱袋子塞进他手里,“吴大人,这里的人不都是奴隶吗?我给您钱,您把那个小姑娘卖给我好不好?!这些碎银子是我这阵子攒下来的赏钱,您拿好!”

    吴总管掂了掂钱袋子,笑道:“这点儿碎银,可不够呀……”

    “我还会挣的!我还有月钱,我把月钱都给你,都给你好不好?她是我亲妹妹,我不能让她在这里受苦……”鸿运哭得厉害,不停哀求他。

    吴总管剔了剔牙,笑得眯了眼,“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要抓紧时间存钱啊,若是那丫头被哪位贵人挑走了,你可就没机会了。”

    “我知道!我会努力的!多谢吴大人!”鸿运不停对他鞠躬赔笑。

    “小事,小事!”吴总管笑着,拎着钱袋离开。

    一个时辰后,阿萝总算被从木柱子上解下,得知哥哥来探望她,开心不已,急忙换了身没沾过血的衣裳,高兴地去见他,“哥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