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6章 回忆杀:天不老,情难绝(3)
    ,精彩小说免费!

    君天烬踏进来,在姬零身边盘膝坐了,不答反问:“一万名童男童女,十万两黄金,三个月后交易,如何?”

    “区区十万两黄金,本王还不放在眼里。”魏元基冷笑几声,又瞥了眼姬零,“你这老东西,行事还不如这小子爽快,我看你这鬼帝之位,也是时候禅让了!”

    说罢,大笑着嚣张离去。

    姬零抚了抚胡须,蹙眉望向君天烬,“这事儿不该应下……你可知他要拿那些孩子做什么?”

    “师父,咱们做的本就是人命买卖,有钱拿即可,何必在意那许多?更何况,若是不应,以临安王的脾气,咱们这鬼市,势必会被他毁于一旦。师父宁愿救那一万个孩子,都不愿意救鬼市十九万人吗?”

    鬼帝叹息,“我知你说的有理,只是,我仍然于心不忍啊。”

    “师父吃斋念佛多了,生了菩萨心肠。”君天烬轻笑,挽袖为他斟了杯茶。

    鬼帝呷了口他递来的茶水,笑道:“你这小子,老夫教了你这么多年的茶艺,怎的还是一点进展都没有!”

    “都是解渴的东西,随便斟一杯就是了,何必在意那许多?”君天烬语带慵懒,自个儿端起一杯就倒进嘴里。

    鬼帝摇了摇头,“天烬,你心性不坚,还需仔细磨炼才好。这样的你,守不住鬼市。”

    君天烬不以为然地耸耸肩。

    而七星楼下,魏元基刚跨出大门,就被一位急匆匆的姑娘撞了个满怀。

    姬如雪没料到自己会撞到人,吓了一跳,连忙道歉:“啊,老先生,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看见您!”

    旁边的小厮大怒,“什么老先生,这位是我家王爷!大名鼎鼎的临安王听过没有?!”

    魏元基抬手示意他闭嘴,摩挲着龙头手杖,一双浑浊的老眼盯紧了姬如雪,笑道:“你是何人?”

    姬如雪看清他锦袍上的龙纹,连忙跪了下去,“民女是鬼帝之女,换作姬如雪。不知王爷在这里,多有冲撞,还望王爷恕罪!”

    “无心之失,无妨。”魏元基大度一笑,又深深看了她几眼,这才离开。

    姬如雪松了口气,连忙奔进七星楼。

    三个月后。

    鸿运捧着钱袋子又一次来到御奴坊外,郑重小心地把钱袋交给吴总管:“大人,我前前后后一共给了您八百两银子,不知还需要多少,才能赎回我妹妹?”

    吴总管毫不客气地接过银袋子塞进怀里,呵呵笑道:“还差很多,少年,你要继续努力啊!”

    鸿运巴巴儿地望了眼御奴坊内,使劲儿一点头,“我一定会努力的!妹妹,等着我!”

    吴总管剔着牙看他跑走,眼底流露出一抹冷讽,“真是个傻子,什么八百两,早被老子拿去喝花酒了!还救妹妹,我呸!你妹妹早被老子玩得不成人形了!”

    鸿运回到七星楼,莲澈随手把一摞宣纸丢给他:“大人的手稿,你按页码整理好。”

    “是!”鸿运双手捧过,认真地整理起来。

    坐在窗下矮几前抄经的君天烬伸了个懒腰,望向鸿运,见他穿的衣裳不知道缝缝补补了多少块儿,不禁问道:“让你买衣裳的银子呢?”

    “哦……”鸿运不好意思地摸了摸破旧的袖口,“大人给的赏钱都被小的攒起来了。小的要攒很多银子,把妹妹赎回来。”

    “嗤!”君天烬笑得嘲讽,“你莫不是个傻子?我前前后后赏了你没有八百两也有五百两,莫说买你妹妹,就是再买两个女奴也够了。你老实交代,到底把银子花哪儿去了?莫非是拿去喝花酒了?小小年纪,喝花酒可不好啊!”

    鸿运呆呆站在那里,听着这话,却宛如晴天霹雳。

    怎么会?!

    吴大人明明说,还差很多银子才能赎回妹妹……

    君天烬瞧着他这如丧考妣的模样,就知道他大约是被人骗了,不觉嗤笑出声,“跟在我身边这么久,却一点察言观色的本事都没学到。鸿运,你每天都在想什么?”

    “阿萝……阿萝……”鸿运的眼泪瞬间溢了出来,不顾一切地奔了出去。

    君天烬无聊地把毛笔顶在鼻尖下,双手枕在脑后,盯着角落的沙漏发呆。

    明日就是交出那一万名童男童女的日期了。

    虽然人已经足够,可是……

    为什么他有些下不了手?

    明明是从大局出发,用一万人的命换十九万人的命……

    “小莲儿。”

    “大哥,我叫沈连澈。”

    “好的,我记下了。”君天烬一本正色,“小莲儿,你说我那么做,究竟对不对?明明知道把他们送出去的后果……”

    “我叫沈连澈。我不知道大哥做的对不对,但我觉得任何人站在大哥的立场上,都会这么选择。”莲澈低头坐在桌上削木偶人玩,双腿在空中打着晃晃,“就像驾驶一辆马车,继续往前走会撞倒一位奶奶,可若是强行拐弯,就会撞倒一对摆摊的老夫妻……大哥会怎么选择呢?”

    微风从窗户吹了进来。

    君天烬的红衣在风中翻卷飞扬。

    他忽然取下毛笔,冷笑道:“我会杀了那匹马!”

    翌日。

    御奴坊外巨大的空地上,吴总管正派遣侍卫清点奴隶人数。

    一名侍卫匆匆跑过来,附在他耳边低语。

    吴总管负手冷笑,“把他们一起押过来!总归他哥哥也是奴隶,算在这一万个人头里面,也算不得什么。”

    “是!”

    御奴坊后院破旧的房屋中,鸿运正紧紧抱着阿萝。

    阿萝小脸苍白,浑身惨不忍睹,躺在他怀中,努力地扬起一个甜甜的微笑,抬手为他擦去眼泪,虚弱道:“哥哥不哭,阿萝一点儿都不疼……娘说,男子汉,要坚强,不能哭!”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鸿运的热泪怎么都止不住,把她抱得紧紧,“如果哥哥早些发现那个总管是坏人,阿萝也不会被他……都怪哥哥没用!”

    他泣不成声。

    “哥哥不哭、哥哥不哭,阿萝真的不疼……”阿萝艰难地给他把眼泪擦干净,脏污的小脸上,双眼明亮,“只要哥哥活着,就一定会救阿萝出去的对不对?阿萝不着急,阿萝乖乖等着哥哥……”

    ——

    此处回忆杀主要为回忆万人白骨坑的来历,以及君天烬和姬如雪的过去,不爱看的请跳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