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3章 万骨冢凤凰啼血(2)
    ,精彩小说免费!

    魏瑶望向大乔氏,大乔氏沉吟半晌,低声道:“也不是不可以……”

    傍晚时分,后山出现万人白骨坑之事不胫而走,前来参与祭天的贵族几乎都知道了。

    用晚膳时,沈妙言特意去了魏长歌院子里,“二表哥。”

    魏长歌正待用膳,见她过来,命侍卫多备一双碗筷,桃花眼中盛着几点光彩,“你怎么来了?”

    沈妙言在他对面坐下,“后山那个白骨坑,表哥都亲眼看见了吧?还有那位独腿僧人鸿运,想必表哥也见过了。”

    魏长歌沉重地点点头,“我从不知,天子脚下,竟会发生这样匪夷所思的事。”

    “不知道皇兄对此事是何态度?”沈妙言正色。

    魏长歌饮了杯酒,眼底满是沉重:“此事非同小可,皇兄震怒,命临安王即日进京。”

    沈妙言微微颔首,“若他来了,皇兄可顺势制住他。若他不来,便给了皇兄南征的借口。”

    魏长歌叹息一声,“世人只道大魏强势,事实上,只有坐在高位的人才明白,魏国并非表面上看起来这般强大。中原风雨飘摇,大魏亦如是。”

    他说着,望向沈妙言,只见这丫头身着藕粉色立领对襟长裙,白玉般的小脸在粉领的衬托下越发明媚娇艳,宛如将开未开的芙蓉。

    他心下生出许多怜惜,禁不住抬手摸了摸她的脸蛋,“你放心,无论是皇兄还是我,都会护你周全。你是我的未婚妻,却也是我们念了二十多年的妹妹。”

    他的动作很温柔,并没有掺杂太多风月在里面,更多的,是对幼妹的怜惜和珍视。

    沈妙言觉得他的掌心很温暖,下意识地靠近了些。

    她闭上眼,蝶翼般的眼睫略有些湿润。

    这就是回家的感觉了,这就是被家人保护的感觉了。

    真好……

    他们既以命护她,她也定要守护家人,至死方休!

    翌日。

    天气阴沉,天还未亮,就有宫女过来禀报:“郡主,皇上吩咐,所有人立即去后山集合。”

    沈妙言从床上坐起身,应了声好,便让小宫女服侍她梳洗打扮。

    小宫女取了套樱粉色的宫裙,正要给她穿上,她赤脚走到衣柜旁,从里面取出一套素白对襟裙子。

    小宫女不解:“郡主,穿这样素,会不会不好?”

    “不会。”沈妙言声音淡淡,自己去屏风后换了衣裳,又走到梳妆台前,简单梳了个发髻。

    小宫女蹙着眉尖,怕她在众小姐中失了颜色,于是拿起一支纯金衔珠凤钗就要给她插上。

    她抬手挡住,只拿了根简单的白瓷珠素银簪子簪上,脸上未施脂粉,起身系了条天青色薄披风,往院子外走去。

    几名小宫女面面相觑,最终谁也不敢多嘴,只得讪讪跟上。

    来到后山时,人已经到的差不多了。

    贵妇小姐们皆都珠翠满头、锦衣华服,各种脂香气息弥散在周身,莺莺燕燕轻言细语,仿佛是来比美的。

    沈妙言独独穿得素,在一堆大红大金中,倒是格外惹眼。

    乔宝儿恼怒不已,“魏天诀你好深的心计!竟然算到我们都会穿金戴银,为了显示你的美貌,特地换了身素衣过来!”

    沈妙言看白痴般扫了她一眼,抬步走到前面去了。

    过了会儿,皇上魏成阳、皇后小乔氏携小太子也到了,众人望过去,他们竟然也穿着素衣!

    众人心下忐忑,纷纷跪下行大礼,口呼万岁。

    魏成阳目光扫过众人,这么多人里,只有零星几个穿着淡色衣裳,不曾戴华贵的发饰。

    他捋了捋美髯须,唇角泛起冷笑,“万人白骨坑的事,想必诸位都有所耳闻。”

    “回禀皇上,臣等听闻此事后,心中亦十分悲痛。”

    下面的人保持着跪姿,齐声应道。

    魏成阳周身气息陡然转冷:“既知道心中悲痛,为何今日还要穿金戴银?!”

    众人瑟缩了下,心中俱是骇然。

    魏成阳向来儒雅,乃是大魏难得一见脾气温和的皇帝,今日竟然发了这样大的火气……

    魏成阳转向那些官僚,厉声训斥:“这天下百姓是朕的子民,也应当是你们体恤的对象!当官不为民做主,朕要你们有何用?!天下百姓又凭什么把辛苦挣来的血汗钱上交赋税?难道就为了养你们这群饭桶?!”

    “正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你们不把他们当回事,终有一日,他们也不会把你们当一回事!”

    魏成阳气得狠了,竟忍不住重重咳嗽起来。

    小乔氏急忙拍了拍他的后背,为他顺气。

    魏成阳缓过气,冷冷道:“所有人,随朕去万人冢守灵一天。”

    说罢,率先往万人冢而去。

    沈妙言眉眼平静地起身跟上。

    身边一些身娇体弱的姑娘们立即不满,低声嘀咕:“不过都是些贱奴罢了,凭什么要我们给他们守灵?”

    “是啊,还要守一整天呢!我早上没吃饱,匆匆就赶了过来,也不知道中午有没有饭吃……”

    “我看皇上八成是疯魔了,让咱们这些尊贵的人,给那些卑贱之人守灵,他怎么想的?!”

    沈妙言目不斜视,始终保持沉默。

    魏国世家林立,朝中官宦多是世袭,他们从未接触过最底层的人,因此从不知百姓疾苦。

    正所谓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便是如此了。

    怪不得当初鬼帝说大魏沉疴积弊良多,如今一见,朝中实行新政、重新选官简直是迫在眉睫!

    再这么下去,莫说征伐中原,便是自身发展,都相当困难。

    她想着,随着人群不知不觉走到了万人冢前。

    魏成阳并未让人把那累累白骨埋起来,而是就这么让这些朝中官宦、贵族们看着。

    他想让这些人知道世间疾苦,可回头一看,却见这些人,要么害怕,要么震惊,要么麻木,却独独没有同情和怜悯。

    沈妙言同样注意到这些人的神色,心中不觉阵阵发痛,百姓尚还指望这些官吏能为他们做主,却不知他们给予希望的官吏,大都是些什么货色。

    她沉默着走到前面,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中,对着那累累白骨,“噗通”跪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