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4章 万骨冢凤凰啼血(3)
    ,精彩小说免费!

    天色渐渐转阴,不过片刻功夫,竟有雨水沥沥而落,把苍野山间尽皆染成半透明的色调。

    跪在万骨冢前的的姑娘,素衣墨发,脊背挺直,“若我不曾去过御奴坊,或许我对这些人,只有麻木的同情。可我去过那里,参与过他们的喜怒哀乐,品尝过他们的人情味儿,领悟过他们被践踏的痛苦……”

    山风掀卷起她的袖摆与裙裾,她闭上眼,一滴血泪从面颊潸然而落:“一草一木尚且有情,人又孰能无情?奴隶制度,真的不该存在于世。”

    四野寂静。

    众人呆呆望着她,尽管她素衣墨发、不施粉黛,可跪在万人冢前的模样,是画笔也描摹不出的绝色。

    此美无关风月,宛如出水莲花,不可亵渎。

    魏长歌在沈妙言左边跪下,声音坚定:“本王与妹妹自幼订有婚约,如今婚期在即,却还不曾送去聘礼。金银珠宝皆是俗物,古董字画百无一用。本王无以为聘,愿遣散府中三千奴隶,以作聘礼!”

    沈妙言震惊地望向他,却见他侧脸坚毅,不似玩笑。

    她唇角挽起,心中无法自抑地涌上感动。

    魏成阳一撩龙袍,在沈妙言右边跪下,“过去朕优柔寡断,不知酿成多少惨祸。朕在此立誓,大魏皇族,定誓死守护江山百姓,还悲惨死去的万名孩童一个公道!从今日起,大魏废除奴隶制,大魏,再无奴隶!”

    话音落地,所有人都惊呆了。

    再无奴隶……

    那他们花银子买的奴隶,也要像镇南王那般遣散了吗?

    凭什么?!

    兄妹三人无视背后的窃窃私语声,朝那万骨冢郑重磕了三个头。

    不远处的山坡上,君天澜负手而立,默默注视着那个莲花般的姑娘。

    他原本还打算为了她插手魏国内政,却没料到,如今的她,已经不需要他的插手了……

    她自己,似乎就能做好一切。

    这种不被她依靠的感觉,并不好。

    沥沥山雨中,一柄纸伞撑在他上方,君天烬身着素白对襟长褂,肩头随意地披着件深紫色菊花暗纹外裳,“有没有一种闺女长大、不再被自己掌控的失落感?”

    君天澜侧眸瞥了他一眼。

    君天烬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倒觉着,她与魏长歌挺般配的。原就该是他的人,却被你强行扣下多年,还逼着她为你生下一个儿子……天澜,你救她,不过是报她爹爹过去对你的恩德。就她个人而言,她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放她自由吧?”

    暗红色的凤眸深邃黯淡,君天澜盯紧了沈妙言,冷冷吐出三个字:“做不到。”

    君天烬叹息一声,“薛宝璋才是你的良配。她的身份做大周皇后足够,她的父兄,也能为你开疆拓土、平定天下。而魏天诀——或者说沈妙言,已是破晓前的残月,终将消失在黎明前。”

    彼时君天澜尚未领悟他话中的深意,只当做字面意思理解,沉声道:“纵便是消失,也只能消失在我身边!”

    语毕,冷着脸离去。

    君天烬回头看他,面具下的双眼中流露出一抹无奈,“真是个叛逆的小子。”

    连澈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边,抱着一把剑,淡淡道:“他与大哥一样,明明喜欢的不得了,却偏偏要互相伤害……不愧是孪生兄弟。”

    君天烬伸手给了他一个爆栗子,旋即望向君天澜的背影,眼底流露出一抹宠溺和莞尔。

    入夜之后,山野间灯火黯淡,淅淅雨水落于漫山遍野,数百名侍卫合力建造了一座巨大的坟冢,立下碑文,以示安慰亡灵。

    永安寺中,君天澜与君舒影被请到魏成阳的禅院。

    魏成阳请他们坐下,简明扼要地说明了自己的意思:“如今魏国内乱,自顾不暇,楚国之事,恐怕要耽搁了。二位远道而来,朕本欲多留二位几日,只可惜朝中诸事繁杂,恐怕要请二位早些启程回国。”

    君舒影把玩着茶盏,笑道:“魏皇只管忙自己的就是,朕在鬼市遇到一位故人,总放心不下她,因此不急着回北幕。”

    君天澜面无表情,沉默着表示拒绝回国。

    魏成阳扶额,这两位大佛,莫不是打算赖在魏国了?

    两人离开禅院后,踏在回廊中,灯火黯淡,君舒影淡淡开口:“小妙妙就要成亲了,你究竟打算怎么办?”

    君天澜不语。

    他也想知道,怎么办。

    君舒影忽然顿住步子,“你我带过来的人手都不算多,不如咱们联手,先抢了亲离开魏国再说。中原是咱们地盘,总不怕他魏长歌报复。”

    君天澜沉吟,这个办法,倒也未尝不可。

    君舒影见他眼中现出动摇之色,不觉摇扇轻笑,“先抢了人,至于如何分,等离开魏国再作商议。”

    “她是我的。”君天澜淡淡吐出四个字。

    君舒影不悦:“哥,你这样,咱们怎么合作?”

    君天澜垂眸,半晌后,才终于艰难道:“那便依你所言,先抢了亲,其他容后再议。”

    “婚期就定在下个月,咱们可以先商量一下具体细节。走,到我房中去……”

    这边两兄弟忙着商议“大事”,另一边,以大都督魏惊鸿、丞相乔乔以烈、御史大夫王擎为首的众多官吏,仿佛约好了一般出现在禅院外,求见魏成阳。

    小乔氏正为魏成阳研磨,听见这话,淡淡道:“大约是来要求夫君收回废除奴隶制成命的。夫君见是不见?”

    “今夜不见,他们明日还会来,自然要见。”魏成阳搁了笔,在灯火下握住小乔氏的双手,“陪着我。”

    小乔氏温婉一笑,“此生无论苦乐,皆愿陪着夫君。”

    “咦,羞羞羞!”窗边软榻上熟睡的小雨点不知何时醒了,朝两人挤眉弄眼。

    小乔氏脸红了个通透,急忙背过身去。

    昏黄的灯影下,魏成阳大笑着把小雨点抱过来,又把小乔氏揽在怀里,“欢喜也好,悲苦也罢,咱们一家人,一辈子都要在一起!”

    屋中气氛暖融融的,却不知将来,一语成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