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5章 风雨夜山寺劫太子(1)
    ,精彩小说免费!

    小乔氏唤来乳娘,让她领着小雨点先回禅院睡觉。

    乳娘抱着小雨点,穿行过寺庙里的长廊,一路往小乔氏居住的院落而去。

    小雨点望着廊外的落雨,又仰头望了望廊下坠着的灯笼,灯笼光线黯淡,把扶栏上雕刻的十九瓣莲花照得影影绰绰,远处树影漆黑婆娑,十分诡异。

    他有点儿害怕,抱住乳娘的脖子,奶声奶气道:“奶嬷嬷,姑姑的院子近,咱们去姑姑那儿好不好?”

    “我的小祖宗,这么晚了,你便少折腾些吧!”乳娘温柔开口,“皇后娘娘等会儿回去找不到你,该着急了!”

    小雨点眨了眨眼睛,只好搂紧她的脖子。

    黑暗中,无数黑影若隐若现,乳娘身后的七八名宫女无声无息地被放倒,冰凉的匕首绕到乳娘脖颈前,温热的血液喷涌而出。

    小雨点摸到湿漉漉的东西,借着昏暗的灯笼光一看,双眸惊惧地瞪大,尚来不及呼救,两只大掌把他从奶嬷嬷手中夺走,不过刹那,黑影们便消失在了远处的树林里。

    与此同时,沈妙言正和柳依依在寝屋中下棋说话。

    柳依依在棋盘上落子,羡慕道:“天诀姐姐,今天万骨冢前,镇南王说的那番话,不知叫在场多少姑娘心动!你真幸运,能嫁给这样好的男人!像我,都不知道自己另一半长什么样,才品如何……”

    昏黄的灯光下,沈妙言唇角噙着笑容,眼底皆是岁月静好,玉手拈起一颗棋子,优雅落于棋盘一角,“才多大年纪,怎的就开始愁嫁了。”

    “我又不像天诀姐姐这般,什么都会,长得又美,还有大长公主疼爱,自然该愁上一愁。”柳依依托腮,盯着棋盘良久,却不知道该落于何处,最后随便落了个位置,“说起来,天诀姐姐能回来真好。那大周皇帝再如何好,终归是比不得镇南王知根知底。今儿姐姐和镇南王跪在一起时,真真是郎才女貌,登对非常。”

    沈妙言笑了笑,望了眼窗外的沉沉夜色,忽然道:“下棋没意思,不如咱们去看看小雨点?”

    “好呀!”柳依依笑着起身,“我去唤人拿披风过来。”

    两人带着各自的侍婢,一同往皇后的院子而去。

    谁知走到一半,柳依依猛地尖叫起来,躲到沈妙言背后,颤动着指向前方:“天诀姐姐你看,那长廊里躺了好多人!”

    沈妙言望过去,急忙上前,却见血流满地,这些宫女嬷嬷竟没一个人有气儿!

    她一眼认出其中一个是小雨点的乳娘,脸色陡然变得惨白,“太子被人劫走了!”

    “啥?!”柳依依瑟缩着躲在远处不敢上前。

    沈妙言回头道:“你赶紧回自己的禅房,我去找皇兄!”

    说着,飞快离开。

    柳依依点头如捣蒜,惊恐地往自己院子跑。

    沈妙言来到魏成阳的禅院,却听得里面吵吵嚷嚷,大臣们正激烈地争执着奴隶制的问题。

    她不顾侍卫的阻拦闯进去,在魏成阳耳边一阵低语。

    魏成阳脸色骤变,对着还在争执不休的大臣们冷冷道:“太子被人劫走了。”

    书房中所有人同时一凝,瞬间鸦雀无声。

    小乔氏面露震惊,旋即以帕掩面,眼圈已不可自抑地红了:“怎么会……”

    魏成阳怒声道:“来人。”

    几名暗卫首领悄无声息地从角落出现,魏成阳吩咐道:“派人搜查寺庙,务必把太子带回来。”

    说着,又转向大臣们,皱眉道:“还有你们,都立即派遣你们手下搜寺!找到太子者,朕重重有赏!”

    大臣们虽不解为何太子会被劫持,却都立即郑重领命。

    就在他们要退出去时,沈妙言忽然开口:“慢着。”

    “凤仪可是有什么话要说?”魏成阳面带焦色,如今找人刻不容缓,实在耽搁不得。

    沈妙言冷戾的目光从那些大臣脸上一一掠过,“太子被劫持,诸位大人逃不了嫌疑。人没找到前,诸位大人最好还是乖乖待在这里,哪儿也别去。若太子有什么不测……”

    她周身杀意毕现。

    老丞相乔以烈冷笑了声,“郡主好大的口气!化雨是本相的曾外孙,本相可没有害他的道理!”

    话音落地,其他人也七嘴八舌,抢着言明不可能是自己干的。

    魏成阳被他们吵得烦了,厉声道:“都听郡主的!”

    见魏成阳支持自己,沈妙言又道:“皇兄,请马上传令下去,若太子有什么不测,在场所有大臣,一同陪葬。”

    琥珀色瞳眸流转着冰冷的光泽,她的语气无情冷漠至极。

    魏成阳愣了下,很快回过神,表妹这是在怀疑,凶手中或许有这些大臣的家眷。

    若这个皇令传到凶手耳中,那凶手或许会顾忌着家人的性命而不敢轻举妄动。

    他没有丝毫犹豫,高声对暗卫道:“按照郡主说的办!”

    在场的大臣尽皆哗然,乔以烈率先拱手:“皇上,此举不妥!”

    魏惊鸿同样盯着沈妙言,眸光复杂。

    “如何不妥?”魏成阳冷笑,“朕带了多少侍卫来永安寺,偏偏化雨还能被人掳走,不是内贼所为,又会是谁?!”

    他鲜少发怒,因此大臣们尽管心有怨言,却只得噤声不语,暗自埋怨沈妙言多管闲事。

    沈妙言懒得理会他们的态度,转向默默流泪的小乔氏,“皇嫂嫂只管在这里等消息,我亲自去找人,定要把小雨点完好无损地带回来!”

    “我与你一起去!”小乔氏扯住沈妙言的衣袖,眼中满是渴求。

    沈妙言把她按在椅子上,给她一个温暖的笑容,“天黑路滑,皇嫂嫂若是出去,免不了还要派人保护你,人手就更不够了。”

    小乔氏自然知道自己并不会什么功夫,身子又不好,出去只会添乱,哪里能帮什么忙,于是强自镇定地点点头。

    沈妙言迅速离开禅院,只见寺院中灯火通明,暗卫和侍卫们已经开始大肆搜查。

    她回到小雨点失踪的那条长廊,借着灯笼火光,在四周仔细转了一圈,注意到长廊外有几行极浅的脚印。

    ——

    新的一个月到了,打劫,把月票票交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