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6章 风雨夜山寺劫太子(2)
    ,精彩小说免费!

    她顺着脚印延伸的方向看去,只见不远处是一片漆黑树林,也不知里面都藏着什么。

    心思微动,她朗声道:“来人!”

    几名暗卫出现在她身边,“郡主有何吩咐?”

    她径直往树林掠去:“跟我来!”

    这树林并非是园中景致,而是连接着永安寺外的大片森林,沈妙言往里面走了一段路,很快听见群兽吼叫,在雨夜中格外瘆人。

    他们冒雨寻着脚印往前走了一段路,可惜前方地面铺着厚厚一层落叶,竟找不到那些脚印了。

    沈妙言焦急地往各个方向走了一步,不远处一名暗卫高声道:“郡主,这里有小主子的手帕!”

    沈妙言眼前一亮,奔过去一看,笑道:“是了!这手帕是我为他绣的!”

    众人急忙顺着手帕的方向找,没走上多远,又看见地上躺着小化雨衣襟上的玉盘扣。

    沈妙言眼圈通红,不消多想,定是小雨点半途中想方设法丢下来的记号!

    好聪明的孩子!

    众人寻着各种小物什走了一路,已然到了丛林深处。

    前方传来狼群的嚎叫,沈妙言一颗心高高悬起,绷着脸快速掠过去。

    往前行了几百米,只见不远处幽光点点,正是狼群的双眼。

    “保护郡主!”

    几名暗卫立即把沈妙言挡在身后,擎着火把,小心朝前方逼近。

    沈妙言蹙眉看去,只见那群狼正围在树下,好像在观摩什么东西一般。

    被火把的光亮一照,它们似是被激怒,转头冲着几人怒吼,其中一匹高大的狼不由分说地扑了过来。

    走在最前面的暗卫身形一晃,迎着狼头而上,手中匕首直直捅进它的脑袋里。

    大狼哀叫一声,从半空坠落而亡。

    其余狼群吓得不轻,纷纷夹着尾巴快速逃走。

    狼群走后,露出树底下的情景:

    只见一只雪白的大狼,浑身是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正用尾巴紧紧卷着小雨点!

    “雪团子?!”沈妙言惊讶地瞪大眼睛,急忙奔过去,大狼满身是伤奄奄一息,尾巴里裹着的小雨点却完好无损,只是昏迷了过去。

    沈妙言立即想清楚了事情的缘由,那些刺客抓到小雨点,却不愿意背上杀害太子的罪名,又不愿违背幕后之人的命令,于是把他丢到这里,指望着由狼群解决掉他。

    狼群的确是来了,只可惜雪团子不知怎的出现在这里,大约是嗅到小雨点戴着的护身符上,残留着自己的气味,所以以命相护,把小雨点好好保护了起来。

    沈妙言把小雨点抱到怀里,又眼圈发红地摸了摸雪团子的脑袋,俯身亲了亲它的额头:“谢谢你,谢谢……”

    雪团子低低“嗷”了一声,亲热地舔了舔沈妙言的脸,终于支撑不住,也晕了过去。

    沈妙言把小雨点抱回禅院,早哭成泪人的小乔氏这才松了口气,听了事情的经过,连连对沈妙言道谢,“今夜若无凤仪,世上再无小雨点!小雨点,还不过来给你皇姑姑磕头!”

    小雨点已经醒了过来,乖巧地扶着小乔氏的手下床,郑重地就要对沈妙言磕头。

    沈妙言急忙拦住他,“这是做什么?!你是我侄儿,我救你不过是分内之事,更何况今夜救了你的人是雪团子,谢我做什么?”

    小雨点呜呜咽咽地哭起来,抱住沈妙言的腿,“我喜欢姑姑……”

    说着,看见窝在榻上的大白狼,它的伤口都被处理干净了,正安静地舔毛。

    他奔过去,搂住雪团子的脖子,朝着它的额头重重亲了一口,转头望向沈妙言,脆声道:“姑姑,雪团子能让我养着吗?我一定好好对她!”

    雪团子把圆乎乎毛茸茸的大爪子搭在他的发顶,舔了舔他的脸蛋,显然也很喜欢他。

    沈妙言暗道雪团子的战斗力不亚于暗卫,且比人忠诚多了,若是跟着小雨点,也能保护他。

    于是点点头,允了。

    “谢谢姑姑!”小雨点眉眼弯弯,跑到沈妙言身边,亲昵地抱住她的腿蹭啊蹭。

    小雨点这一趟被劫持,闹到天快破晓时方才结束。

    他抱着雪团子沉沉睡去,可沈妙言和小乔氏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姑嫂两人坐在窗下细话,沈妙言托腮,认真道:“小雨点若是不在了,最大的受益人无疑是后宫嫔妃,其中犹以魏瑶为最。嫂嫂与魏瑶不和,她多年无子,说不准就是她动的手。”

    小乔氏眼中满是认真,“她也是最有实力动手的一位。大都督手掌兵权,私人暗卫又十分庞大,想在永安寺动手,易如反掌。可惜,咱们并没有找到人证或者物证。”

    “这种事有一就有二,为以绝后患,不如……”沈妙言眸中杀意毕现,“反正对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小乔氏惊讶于沈妙言的狠辣,犹豫道:“这……不好吧?我好歹,与她也是表姐妹,如何下得去手……”

    “嫂嫂太过仁善了。”沈妙言眉目淡然,心下浮现出一个计划,抬眸望见小乔氏眼中的优柔寡断,很快垂下眼帘。

    嫂嫂狠不下心动手,不如她亲自来。

    过了几日,魏成阳率领众臣回宫。

    因为再过十日便是沈妙言与魏长歌的婚礼,所以宫中逐渐热闹起来,各种红绸和红灯笼挂的到处都是,就连魏成阳的御书房,都换成了大红色调。

    而此时君天澜坐在寝殿窗下,无意间从矮几下面摸出一把戒尺,暗红色凤眸低垂着。

    旁边侍立的夜凛见他盯着戒尺半天没动静,轻声道:“皇上,那是戒尺。”

    君天澜把戒尺放回原处,“过去在楚国时,那丫头不肯好好背书,朕曾拿戒尺打过她……如今想来,真是后悔。”

    夜凛:“……”

    君天澜的目光又落在矮几上摆着的一只青花瓷小碗上,不禁拿起小碗,细细抚摸。

    夜凛望着自家主子呆滞的表情,忍不住道:“皇上,那是魏宫的青花瓷碗。”

    “记得那年七夕,朕与她走在楚国京城大街的路上,朕给她买了一碗种生草,那草也是用这样的青花瓷小碗盛着。那瓷碗做的粗糙,比不得这只精致,可她却视若珍宝,一直放在床头。”

    夜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