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7章 君天澜画像挽旧情
    ,精彩小说免费!

    他家主子不是向来高冷霸道腹黑的人吗?

    今儿这是怎么了……

    正在这时,夜凉匆匆进来,“皇上,宫里来人,说要布置院落。”

    君天澜沉默着挥挥手,示意随他们去。

    夜凉出去传话,君天澜偏头望向窗外,只见十几名小太监捧着各种大红灯笼、绸带等物,正给庭院装饰上。

    夜凉回来后,叹息道:“原以为郡主会是咱们的皇后,却没想到——”

    夜凛狠狠掐了他一下。

    他急忙住嘴,两人对了个眼神,齐声道:“属下告退。”

    君天澜始终默然地望着窗外,从黄昏到月上中天,滴水滴米未进。

    从前年少,不知道爱情究竟是何滋味儿。

    浅尝辄止后,只以为爱情是世上最**的东西,令人朝思暮想,金银珠宝都比不上她的一个笑容。

    如今看见心爱的女人即将嫁给其他男人,方知爱情也是有毒的,叫人的心宛如刀割,便是最厉害的麻药、最烈的酒,都无法止痛。

    几抹月光寂静地落在他委地的衣袍上,他抬手,慢慢点燃一片龙涎香,又盖上青铜小兽香炉的盖子。

    香雾缭绕,他把烛火拨亮,拿起一纸信笺,研墨提笔,本欲落字,却又不知该写上什么。

    他望向夜幕中的那轮圆月,忽然想到了念念。

    笔尖一动,他在信笺上绘出了念念的模样。

    他画了一张又一张,念念哭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念念笑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念念第一次在地上爬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直到拂色渐晓,他才搁笔。

    桌案上铺陈着数十张纸笺,早已被夜风风干。

    他把纸笺装进一只淡金色熏香大信封,唤来夜凛,让他务必亲手把这信封交到沈妙言手中。

    夜凛觉得这封信大约无比重要,因此小心翼翼揣在怀里来到未央宫外,言明求见郡主。

    此时沈妙言刚醒,不急不躁地梳洗更衣过,又用了早膳,随口道:“他还没走?”

    宫女福了福身子:“回郡主话,还没走呢,说是不见到郡主绝不离开。”

    沈妙言慵懒地起身走到软榻上坐了,“让他进来。”

    夜凛被引进寝殿,郑重地朝沈妙言行了个礼,取出信封,“郡主,皇上命卑职把这封信交到你手中。”

    宫女接过,送到沈妙言手边。

    她随手拿过,淡淡道:“你可以走了。”

    夜凛见她并不翻看,不由着急,“郡主——”

    “再不走,我烧了这玩意儿。”

    夜凛不敢多言,只得闷闷不乐地退了出去。

    他走后,沈妙言捏了捏信封,信封很厚,里面也不知装了什么。

    她犹豫了一会儿,淡淡道:“都退下。”

    “是。”

    寝殿很快只剩下她一人,她裁开信封,里面的十几张纸笺立即滑落在软榻上。

    随手拿起一张,只见素白的花草纸上,画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宝宝,穿淡金色小褂子,正朝她咧嘴大笑。

    她愣了愣,翻到第二张,宝宝换了身小裙子,旁边站着个像是君怀瑾的少女,仿佛恶作剧得逞似的嘿嘿直乐。

    第三张,宝宝抱着个布偶娃娃睡觉,口水都流到娃娃脑袋上了。

    她一张张看过去,眼圈忽然红了。

    若她的孩子还在世……

    她忽然想起君天澜刚到魏国时,说她的孩子还活着。

    她目光复杂地盯着纸笺,这个宝宝,是她的孩子吗?

    会不会是君天澜打动她的手段?

    她沉默良久,忽然发狠,揭开香炉盖子,把画像塞进去。

    刚塞进去一角,却又犹豫起来,最后像是恨自己心软似的,把那些纸笺全部扔到地上。

    她在软榻上坐了良久,又起身,把纸笺一一捡起。

    朝阳透过窗棂,在地面投下明暗交错的光。

    她跪坐在地,把那些纸笺捧在怀中,眼泪滑落到衣襟上,她拼命咬住唇瓣,不肯让自己发出半点儿声音。

    是她的孩子又如何,不是又如何,终归……

    都是过去了。

    君天澜在屋檐下守了一整天,却未曾等到半封回信。

    暮色四起,夜凛捧着薄披风过来为他系上,“皇上,外面风大,您还是回寝殿吧?”

    君天澜面无表情,转身回殿。

    夜凛望着他的孤傲却寂寥的背影,免不了又是一声轻叹。

    傍晚时分,吴嬷嬷来请沈妙言,说是大长公主已经把嫁妆的礼单准备好了,请她前去过目。

    沈妙言来到魏涵的殿中,老太太正精神极好地坐在软榻上,瞧她进来,连忙招招手,“快过来。”

    沈妙言扬起一抹天真无邪的笑容,乖巧地倚着她坐下,亲热地把脑袋靠到她怀中:“外祖母!”

    “瞧瞧,都多大人了,竟还撒起娇来了!”魏涵对吴嬷嬷笑言,却怜爱地抚摸起沈妙言的脑袋,“你这头发,与你娘一样的软。”

    “我娘在世时说,外祖母的头发也很软,还说外祖母年轻时,可漂亮了!”

    沈妙言娇笑着,哄得魏涵又是一阵大笑。

    她笑罢,从矮几上摸起一本锦封册装折子,展开给沈妙言看:“这嫁妆,原是为你娘准备的,只可惜,她终是没用到。我给你搜罗出来,又添了许多新物件儿进去,你瞧瞧可欢喜?”

    沈妙言瞄了眼,那折子上,密密麻麻全是各种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古董字画,还有好些田庄商铺。

    而这册子厚厚一沓,这嫁妆绝对价值连城!

    “外祖母……”她把脑袋埋进魏涵怀中,软软道,“我其实一点都不急着嫁人,只想着能多陪陪您……”

    她娘亲没机会在外祖母膝下尽孝,她是一定要代替娘亲尽孝的。

    魏涵心中柔软,怜爱她的懂事,把那嫁妆名录塞进她手中,“女孩子哪有不嫁人的道理?你把这册子好好收起来,以后每年年底,都要仔细对一遍,外祖母怕长歌那小子偷你嫁妆去喝酒。”

    正说着,爽朗的男音由远而近:“姑奶奶怎能在妹妹面前这般诋毁我?!女人的东西,我可是碰也不会碰一下的!”

    魏长歌快步踏进来,含笑朝魏涵拜下:“给姑奶奶请安!”

    魏涵大笑,抬手示意他坐到自己身边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