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2章 未央殿醉酒吐真言(2)
    ,精彩小说免费!

    在姬如雪期待的目光中,君天烬面无表情地咽下了整整两碟点心。

    “天烬好棒!”姬如雪微笑鼓掌,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胸口,“我的点心是不是很好吃?”

    君天烬面具下的脸几近扭曲,听见她这话,摸了摸她的脑袋,勉强笑道:“嗯,好吃……”

    连澈领着侍女们进来,把菜肴、餐具等物纷纷摆上桌。

    君天烬悄无声息地离席,独自进了隔壁的西房,对着青铜镜摘下面具,扶着水池,几乎把刚吃下去的点心吐了个干净。

    吐完已是虚弱无比,他扶着镜子,刚抬起头,就看见青铜镜中映出了一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君天澜站在他身后不远处,静静望着他在镜中的容颜,“为什么?”

    “你心爱的姑娘,带着期望的笑容把她亲手做的点心送到你嘴边,你能不咽下去?”君天烬薄唇咧开,笑得潇洒,“便是毒药,为求佳人一笑,也得照吞不误。”

    君天澜面无表情,“谁问你这些了?你明明活着,为什么不肯回去?”

    “回哪儿去?大周?”君天烬哈哈大笑,“我才不回去呢!当皇帝还要照顾天下苍生,多没意思!鬼市逍遥自在,香车宝马美人如玉,自然是待在这儿舒服!”

    话音落地,他对着镜子板起脸,让自己看起来与君天澜表情一模一样,学着他的口气,一板一眼道:“读史可以明志,很好。你还记得你小时候的事儿吗?那时候,你总不爱读书——”

    君天澜冷着脸大步上前,把他转过来,攥住他的衣领,朝着他的脸就是一拳。

    君天烬被他打得往后倒退数步,捂着被打青的脸颊,挑眉笑道:“居然动手打你哥哥,真是好大的胆子!”

    君天澜上前紧紧攥住他的衣领,“君天烬,你才是嫡长子!你才该是继承大周皇位的人!你根本不知道,我为了那个该死的皇位,吃了多少苦!甚至,甚至走火入魔弄丢了我爱的女人!而这所有的苦难,原本都该由你消受!”

    暗红色凤眸,遍布怒火。

    这种感觉并不好受,为了那个皇位,他忍受了太多太多,他逼宫过,他被生身父亲软禁羞辱过!

    刚回到大周的那段时间,他饱尝了太多世态炎凉!

    可如今方知,这一切苦难,原都不该他来承受!

    早知如此……

    早知如此,他何必回大周,他大可带着他的小丫头回到那座宁静的棉城,与她结庐而居,晨钟暮鼓,岁月静好……

    他与君天烬两人的命运,被可笑地颠倒了!

    君天烬微笑着拨开他的手,整理了下衣裳,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已有要守护的东西,心里再没有别的地方,能够放得下大周江山。好弟弟,你不是个好夫君,却是个好皇帝。大周有你,是百姓之福。”

    君天澜听见这种鬼话就觉刺耳,大力推开他,冷冷道:“随我回去。”

    君天烬无辜地摊开手:“我说过,已经有要守护的东西。”

    君天澜紧紧盯着他气定神闲的赖皮相,气得笑出了声,“这么多年,我那么努力,原是想着给我心爱的女人最好的一切,原是想着代替我早逝的兄长守护他的河山,代他看一看锦绣的大周江山……”

    堂堂七尺男儿,竟流下了眼泪。

    “可如今,我心爱的女人避我如蛇蝎,我的兄长躲在地下纸醉金迷……那么这些年,我所有的努力,在你们眼中,到底算什么呢?!”他猛地咆哮出声,“君天烬,我的努力,在你们眼里,到底算什么?!是不是我的存在,于你们而言,不过就是个笑话?!”

    他仰天长笑,眼泪却不停滑落。

    他终于转身,决绝地离开了七星楼。

    君天烬靠在水池上,半低着头,令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良久后,他一字一顿:“对不起……让你承受那么多……”

    可这声道歉,终究是无人听见。

    开宴时,君天烬神色如常地戴着白银镂花面具过来,沈妙言下意识地往他身后看了一眼,却没看见君天澜。

    似是注意到她的眼神,君天烬淡淡道:“周皇有事,先走了。”

    沈妙言面无表情地饮了口酒,内心莫名涌出一股浅浅的愁思。

    明明该是厌恶他的。

    可是……

    可是五天后,她就要大婚了。

    以后,她真的会一生留在魏国,与他,再无瓜葛,永不相见。

    她饮着酒,过往的一幕幕浮上眼前。

    那年元宵,楚云间妄图占她便宜,她跃下高楼,是他接住她,背着她穿过熙攘热闹的长街,给她买红豆团子吃,给她买鲤鱼花灯。

    那年冬日,他逼宫失败,被大周先皇软禁在青云台,她不离不弃,尽管那是一段暗无天际的日子,可如今回想起来却令人莫名欢喜……

    他们经历了太多,原以为可以执手相伴走完这一生,却终究是中途就散了席……

    心痛吗?

    她说不清。

    柳依依望着她一杯接一杯地灌酒,连忙伸手握住她的手腕,“妙妙,你喝了好多酒,不能再喝了!都没吃东西,空腹饮酒对身体不好。”

    沈妙言笑了声,唇角始终噙着一抹温和有礼的微笑,“那就不喝了。”

    一场宴席平静地结束,沈妙言笑吟吟与柳依依等人作别,看起来与平常无异。

    只是当踏进未央宫寝殿时,浑身的疲惫无法自抑地涌出,她抬手,示意宫婢们都退下。

    她双眸涣散地走到木柜旁,从最底层取出一坛秋露白。

    她歪坐在地,揭开封泥,深深嗅了大口酒香,仰起头,就着坛口灌了下去。

    秋露白润如甘露,味醇绵软。

    她发髻凌乱,初夏的薄衫松松垮垮委在地上,淡金色酒液顺着白皙的脖颈淌落,沾湿了衣襟。

    微风从窗外拂进来,把寝殿中白色的帐幔吹得翻卷飞扬,隐隐伴着远处的笙歌。

    沈妙言一气喝了半坛子酒,坐在光影中,把酒坛子朝前一伸,歪头笑得天真无邪:“四哥,剩下的半坛子……给你喝!嗝!”

    她说完,身子摇摇晃晃,娇笑着摔倒在地。

    酒坛子砸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