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7章 诉衷情公子病相思(1)
    ,精彩小说免费!

    他抽出其他卷轴,一卷卷翻阅过去,上面记载的,竟是天下诸国的军事布防图!

    他有点儿恍惚,这满满一柜子地图,即便耗尽人的一生,也未必能搜集到其中半卷,更何况这里竟有这么多卷……

    是那个男人吗?

    是他把这些地图塞到他这里的吧?

    君天澜把所有卷轴都给搬出来,看见柜子最里面,静静摆放着一只竹篮。

    竹篮里铺着细软的干草,干草上整齐地盛着数十颗鲜红欲滴的草莓,十分可爱玲珑。

    那个人知道,他喜欢吃草莓……

    一股难以言喻的复杂心情从心底升起,他盯着草莓,拈起一颗,草莓很干净,形状完美,看的出来是被人一颗颗精心挑选出来的。

    他把草莓含进嘴里,轻轻咬破,酸甜的汁水渗进唇齿之间,滋味尤其的好。

    竹篮里露出一角白色绢布。

    他取出那角绢布,上面字体潇洒:“对不起”。

    果然,是那个人做的……

    君天澜下意识地把绢布翻过去,原本稍稍缓和的脸色陡然变得黑沉如水。

    只见绢布背面画着两个一模一样的小男孩,正手牵手走在一块儿,旁边还有四个字:“哥哥爱你”。

    噫……

    好恶心!

    他见鬼似的把绢布扔到地上,独自坐到桌案边,透过窗户望向大梁城的方向,薄唇的弧度凛冽薄凉,拢在袖中的手狠狠攥成了拳。

    他君天澜,一定还会回来的!

    而大梁城这边,眼见着到了三日回门的时间,魏长歌带着沈妙言,一大早就乘坐马车赶往皇宫。

    今日魏成阳特地为两人推了早朝,和魏涵、小乔氏、小雨点以及魏锦西一起,等着弟弟和表妹的归来。

    五人坐在一块儿说说笑笑,没等多久,就有宫人进来禀报,说镇南王和王妃到临武殿外了。

    临武殿是魏成阳起居的宫殿,平日里是不准其他人进来的,只是逢年过节时,常常与亲人在此团聚。

    魏成阳儒雅的脸上全是笑意,朗声道:“快把他们请进来!”

    魏长歌与沈妙言很快踏进来,宫人拿来两个蒲团,两人规规矩矩地跪下,按照长幼顺序,先给魏涵磕头敬茶。

    魏涵喝了两人的茶,怎么看他们怎么觉得般配,笑眯眯从吴嬷嬷手中接过两个厚厚的红封,塞给两人,“外祖母的一点心意,快快收好!”

    “谢外祖母!”

    两人齐声道谢,又转向魏成阳给他敬茶磕头。

    旁边小乔氏早已准备好红包,含笑递给魏成阳。

    魏成阳把红包递给他们俩,欣慰道:“长歌的终身大事解决了,接下来便是锦西的事儿了。”

    魏锦西正抱着小雨点搭积木玩,闻言回头憨憨道:“臣弟才不要娶妻!那些姑娘都不喜欢臣弟的木匠活儿,所以臣弟也不喜欢她们!”

    小雨点从他腿上跳下来,兴冲冲奔到沈妙言身边,抱住她的腿,朝魏成阳稚声道:“三皇叔不肯娶亲,父皇不如给儿臣娶一门亲事呀!儿臣也想要像姑姑这么漂亮的媳妇!”

    奶声奶气的话,立即逗笑了殿中所有人。

    沈妙言蹲下来,摸了摸他的脸蛋,笑道:“小雨点娶了媳妇,就要把好吃的好玩的都分给她一半哦,你舍得吗?”

    “啊……”小雨点眨巴眨巴大眼睛,“那,那我不娶媳妇了……我的糕糕,不给别人……”

    殿中的人笑作一团,气氛极是和气。

    用罢早膳后,魏涵有意让小两口培养感情,因此推说累了,让他们二人自己去宫中逛一逛。

    魏宫极大,今日天气又颇为不错,魏长歌领着沈妙言在宫中悠闲地散步,心情极好:“我曾幻想过无数次,表妹该是何模样。”

    两人走在雕花游廊中,游廊外开满了一丛丛艳丽的牡丹,景致幽辟又不失皇家富贵。

    沈妙言随手掐了朵绯红牡丹放在掌心把玩,笑道:“表哥失望了吗?”

    “怎么会?”魏长歌顿住步子,拿起她掌心的牡丹,温柔地为她簪于鬓角,“妹妹很优秀,为了配得上妹妹,我要更加努力才行。”

    沈妙言抬手摸了摸鬓角的牡丹,笑容纯真。

    不远处,一个宫女打扮的姑娘端着托盘,正死死盯着他们。

    她生的高挑纤瘦,面容秀美,柳眉因为过细而显得有些刻薄,正是沈青青。

    旁边一名小宫女用胳膊肘推了推她,“青青姐,你在看什么呢?”

    “没什么,咱们回去。”沈青青垂眸掩去眼底的杀意与妒恨,低下头,抬步继续往前走。

    自打从永安寺回来之后,大约是小乔氏那贱人亦或是沈妙言这贱人在那老太婆面前说她坏话了,害得她被老太婆叫过去训了一顿,又说什么派人送她回楚国老家的鬼话!

    什么老家,她的家乡穷成那样,谁要回去了?!

    她不愿意走,哭求了半日,那老太婆才稍稍心软,只说以后不准她再与沈妙言接触,把她打发到宫中的茶水司做大管事,还怜悯似的赐了她两千两银子,说等她二十五岁就照规矩放她出宫。

    呸,谁看得上那区区两千两银子?

    还说什么茶水司轻松,然而再如何轻松,能跟当朝郡主比吗?!

    她寒着小脸往回走,眼底的狠毒令人心惊。

    无论如何,她一定要、一定要杀了沈妙言!

    如此,方能泄她心头之恨!

    却说沈青青回到茶水司,踏进自己的屋子,刚掩上房门,就看见屋中站着个暗卫打扮的男人。

    她骇了一跳,背靠着隔扇,紧张道:“你是谁?!”

    男人脸上有一道长长的伤疤,声音嘶哑难听:“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重新做上郡主的位置吗?或者,你想不想做公主?”

    “公主?”沈青青喃喃,旋即眼中绽放出光彩,“你能让我当上公主?!”

    男人低低笑出了声,“我不能,但我家主子,可以。”

    沈青青眼中的喜悦渐渐褪去,“你家主子是谁?这世上,能封我做公主的只有皇上,但你家主子肯定不是皇上!”

    “若皇上死了,不就有新的皇上了吗?”

    男人声音幽幽,带着丝丝缕缕的诱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