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9章 诉衷情公子病相思(3)
    ,精彩小说免费!

    无论做什么都是错的,即便是出自好心,也总会把事情办砸。

    明明是为别人着想,到头来,却成了害人之人……

    也许真的如其他人所言,她是坏人,是红颜祸水……

    她与君天澜在一起,曾害他双腿瘫痪,容颜被毁。

    她与君舒影在一起,曾害他失去继承权,被迫迁往北幕。

    如今她与魏长歌在一起,又会给他带来什么灾难?

    “表哥,要不你休了我吧!我跟你在一起,迟早有一天会害死你!”

    她紧紧抓住魏长歌的衣襟,眼泪染湿了他的衣裳。

    “傻不傻?”魏长歌叹息一声,温柔地摸了摸她的脑袋,“不要胡思乱想,你不仅是我的夫人,更是我等了二十五年的妹妹。即便为你付出性命,我亦甘之如饴。”

    “不要胡说!”沈妙言怕极了这种话,急忙捂住他的嘴。

    魏长歌笑了笑,亲自送她回房休息。

    天色已暮。

    都督府中,魏凌恒躺在床上,面如金纸、憔悴不堪,与白日里的俊俏腼腆模样判若两人。

    屋中弥漫着苦涩的药味儿,大乔氏坐在榻边不停垂泪,双眼几乎肿成了核桃。

    魏珍站在她身边,细声安慰着她。

    “夫人,药煎好了!”

    一名侍女小心翼翼端着玉碗过来,大乔氏急忙接过,舀起一勺吹凉了,送到魏凌恒嘴边,哑声道:“恒儿,你张张嘴,喝口药好不好?”

    榻上的少年双眼紧闭,半点儿反应都没有。

    魏珍哭着给他擦去脸上的冷汗,“哥哥,你不喝药如何好得起来?你快些喝药啊!”

    大乔氏泪眼模糊,狠了狠心,把药勺送到他嘴边,努力给他灌下去,明明进了口中,却又很快从嘴角淌了出来。

    她见状,吓得不轻,把药碗搁到床头,扑在他身上大哭出声:“我的恒儿!”

    魏珍哭着转向房中的几名大夫,“你们都是过来吃干饭的吗?!我哥哥成了个样子,你们赶紧想办法啊!”

    几名老大夫纷纷叹息,聚到旁边细声商议,却根本商议不出个所以然。

    黑夜沉沉,韶关馆灯火通明,大梁城中医术高明的大夫几乎都被请过来了,挤了满满一屋子,却俱都无可奈何。

    馆中的松树竹木在夜色中摇曳,从小到大跟着魏凌恒的几个小厮坐在石阶上唉声叹气,偷偷地抹眼泪。

    韶光馆中的动静闹到了翌日凌晨。

    天色还是黑的,夜幕上只有启明星闪烁着点点光芒。

    魏凌恒手指动了动。

    趴在榻边睡觉的大乔氏被惊醒,急忙晃了晃他,欣喜若狂道:“恒儿,你醒了?!”

    魏凌恒勉强睁开一条眼缝,并未理睬她,黑眸早已涣散,只盯着帐幔顶部,呢喃出声:“天诀妹妹……”

    “什么?”大乔氏没听清,双眼一眨不眨地凝视他的唇形,“恒儿,你想要什么,娘亲都想办法给你弄来!”

    “天诀妹妹……”他虚弱地又唤了一声。

    大乔氏听清楚了,脸色陡变,怒声道:“你怎么还想着那个毒妇?!她把你害成这样,娘绝对不会放过她!”

    魏凌恒的意识恢复了些,偏过头,呆呆望着窗台边的画卷出神。

    屋中烛火黯淡,他面如金纸,眼圈乌青,双眸涣散,额头满是细汗,披散下来的乌发湿漉漉地黏在脸上,平添几分憔悴。

    黎明前的风吹开了窗户,把卷轴吹散,滚落在地,热闹繁华的大梁城西在烛光中仿佛活了过来。

    他呆呆望着,看见清晨卖菜的老翁挑着扁担,吆喝着走过拱桥;看见酒铺的老板娘叉着腰,笑着给客人多添一瓢美酒;看见卖花小姑娘抱着露水未干的杏花,蹦跳着从青石小巷中走过。

    十几艘乌篷小船,停泊在护城河上。

    而他牵着天诀妹妹的手,慢慢走进了画卷中。

    大乔氏呆滞地望着自己儿子,只见他唇角满足地挽起,黑眸中都是光彩,“娘,快把彩礼准备好,孩儿马上要求娶天诀妹妹了……”

    大乔氏拿帕子擦泪,哑声道:“傻孩子,胡说什么呢?”

    “娘!娘!”魏凌恒忽然坐起身,张皇失措地握住大乔氏的手,“娘,彩礼呢?!彩礼准备好了吗?!”

    大乔氏惊恐地望着满脸神采的儿子,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旁边魏珍蹙眉道:“哥哥,你是不是傻了?魏天诀已经嫁给镇南王了,娘给你准备彩礼做什么?家中没有彩礼,你快把药喝了!”

    说着,端来始终温在炉子上的药。

    “没有彩礼?”魏凌恒的目光再度恢复呆滞,喃喃重复,“原来,我没有准备彩礼……怪不得,怪不得天诀妹妹不肯嫁给我……来不及了,来不及了,天诀妹妹要走了!”

    他猛地朝那画卷上吐出大口鲜血,又直直摔在了床上,瞪着大眼睛,再没了呼吸。

    魏珍手中的药碗跌落在地,整个寝屋中寂静片刻,陡然响起令人肝胆俱碎的哭嚎与呼唤。

    ……

    晌午时分,沈妙言悠悠醒来,起床梳洗罢,正寻思着要不要去大书房找几本书看,贴身伺候她的小丫鬟鹿儿急匆匆奔进来,“王妃娘娘,大事不好了!魏公子他今儿早上去了!”

    沈妙言手中拿着的玉如意跌落在地摔得粉碎,她不可置信地望向鹿儿,“什么?”

    “奴婢打听过,那魏公子昨儿回去之后,就卧床不起,药石无医。都督夫人守了他一整夜,早上没能熬过去,就这么走了!”

    沈妙言表情茫然,一时间竟不知作何感想,呆了半晌,下意识问道:“那我要去凭吊他吗?”

    鹿儿面作为难之色,“还是别去了吧?都督夫人一定恨极了您。”

    “是啊……她恨极了我。”沈妙言转过身,呆呆往寝屋最里面走,抬手摸了摸烙印在锁骨下的印记,“所有人,都恨极了我……”

    鹿儿见她情况不对,急忙招手唤来侍立在角落的婢女,低声道:“快去,请王爷过来!”

    那婢女走后,鹿儿放心不下沈妙言,悄悄跟上她,却见她坐在榻边,傻傻地望向窗外。

    明明生了副牡丹花般明艳动人的好模样,可那眉梢眼角,却不复少女的明媚天真,仿佛笼了一层雨雾,令人怜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