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1章 道离别神仙亦断肠
    ,精彩小说免费!

    “魏元基膝下无子,却有七八个女儿。其中最聪慧的,乃是他妻子所生的凤兮郡主,魏灵玄。”

    君天烬眸色深了几分,“魏元基统治南境,不少治国良策都是魏灵玄所献。她比你大一岁,但尚未婚配。当初魏长歌去南境响水湾操练水军,你可还记得?”

    “记得。”沈妙言点头,“好似是因为不愿意娶沈青青,所以才特地逃去响水湾。鬼帝的意思是,魏灵玄看中了二表哥?”

    “不错。”君天烬抽了口烟,烟雾缭绕中,他面具后的脸影影绰绰,隐约可见凝重之色,“但魏长歌娶了你,所以,你要当心。”

    “多谢提醒。”沈妙言用折扇把面前的烟雾都给扇到对面,“不知这魏灵玄都擅长什么?”

    君天烬淡淡道:“擅用毒,擅抚琴。毒就不必说了,自然是比你那半吊子的医术高明得多。”

    沈妙言:“……”

    有这样贬低自己人的?

    “至于琴,琴音可做闲时愉悦之用,却也能够杀人。而偏偏,魏灵玄所习琴艺,正好是杀人之用。”他从矮几下面抽出一本古旧的琴谱推到沈妙言面前,“拿去。”

    沈妙言知晓他拿出来的东西自然都是好宝贝,因此含笑捧在手上,可翻过几页,就又原样推还给他,讪讪道:“看不懂。”

    君天烬看白痴般看了她一眼,“你跟着君天澜那么多年,到底都学会了些什么?拿上去向雪儿好好讨教,她琴艺不下魏灵玄。”

    沈妙言揣了琴谱,朝外面走了几步,忍不住回头看他,这货每次提起姬如雪都是一副格外骄傲的口吻。

    明明爱得要死要活,一站在人家面前,就扮出一副可恶的高冷嘴脸模样,啧……

    她上楼时,听见君舒影正与姬如雪激烈地争执着。

    刚推开门,就看见姬如雪打了君舒影一巴掌。

    君舒影捂着脸颊,细长妩媚的丹凤眼含着水光,紧紧咬住唇瓣,转身拂袖而去。

    姬如雪宛如脱力般跪坐在地,双手捂住脸,哀哀哭了起来。

    沈妙言沉默良久,才上前道:“离开大梁,对他而言是好事。”

    姬如雪抱住她,哭得像个孩子:“我也舍不得他走……我都好多年没见过他了……那时候,他刚到鬼市,还特别小,只有我胸口那么高。长得白白嫩嫩,像个小姑娘。”

    “我唤他妹妹,他好生气。我给他做绣花小裙子穿,他不肯,我就让天烬把他按住,努力地给他套上去……他穿裙子的模样真好看,我常常牵他去鬼市热闹的地方买点心吃,好多人都夸他,说小姑娘长得真漂亮……”

    “那时候,天烬也很好,总是不远不近地跟着我,还给我和师弟买糖饼吃……还哄师弟说,只要他乖乖穿小裙子,就多给他几块糖饼……那时候,我们那么好……”

    她哭得委屈极了,“天诀,你有特别特别怀念的一段岁月吗?”

    “自然是有的。”沈妙言替她擦去眼泪,“可人活着就是不停往前走,谁也不能后退。雪姐姐,你要相信,前方有比那段岁月更美的风景。”

    姬如雪乖巧地点点头,从矮几的屉子里取出一碟点心,“来尝尝,我早上新做的点心。”

    沈妙言脸色一僵,“呃,这个倒是不必……”

    姬如雪拿起一块塞到她嘴里,“以前那些点心是我乱做的,都是为了报复天烬。你尝尝,我其实做得很好吃的!”

    沈妙言:“……”

    鬼帝好可怜!

    ……

    沈妙言回到镇南王府,已是日暮。

    鹿儿匆匆迎了出来:“娘娘,您可回来了!王爷和北皇正在前院花厅喝酒,北皇好似是来辞行的。”

    沈妙言来到花厅,扑面而来便是一股浓烈的酒香。

    她望过去,只见桌上杯盘狼藉,到处都是酒坛子,也不知两人喝了多少。

    而那两人趴在桌上,明明都醉醺醺的了,还在不停大笑着划拳。

    “北皇又输了。”魏长歌手抖着给他斟了杯酒,推到他面前。

    君舒影豪爽地仰头一饮而尽,眯着凤眼道:“魏兄,小妙妙她……就交给你了,嗝。我……我真喜欢她!见她第一眼时,我就想,世上怎么会有那么可爱的小姑娘,叫人想揣在口袋里,走到哪儿带到哪儿,随时都能掏出来看看亲亲。”

    君舒影语无伦次,大约是醉过头了,不停从袖袋里掏东西,仿佛是希望掏出一个沈妙言似的,“可是啊,可是啊,她心里,到底是没有我的。”

    醺红的丹凤眼落寞了几分,他又伸手去从腰封里翻掏东西,“魏兄,你真走运,我真羡慕你……”

    魏长歌大笑着,拎起一个酒坛子,仰头咕嘟咕嘟往肚子里灌酒。

    君舒影摇摇晃晃地望着他,“魏兄,你若敢待她不好,北幕……北幕举倾国之力,也要杀了你!你,你不可负她!”

    他吸了吸鼻子,忽然哭了,“她最怕疼,胆子又小,你不能欺负她……魏长歌啊魏长歌,你不要骗她,不要背叛她,永远都不要背叛她……娶了她,就好好待她,魏长歌,我求你,好好待她……”

    他站起身,很没骨气地朝着魏长歌拜了下去,“君家的人都是混账东西,你跟她一个姓,你肯定能好好宠她……魏长歌,我把小妙妙给你了,我向来舍不得她受委屈,所以你也一定一定不要委屈了她……”

    天子一拜,重若万金。

    魏长歌扶住他,堂堂七尺男儿,竟也红了眼眶,“我答应你,此生,对她,必以命相护!”

    君舒影与他一同坐下,两人又喝了许多酒,只喝得千杯不醉的魏长歌都醉得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君舒影踉踉跄跄站起身,跌撞着往花厅外走。

    与沈妙言错身而过时,他扶着门框,哭道:“小妙妙,我把你给别人了……从此以后,我府中再也没有叫小妙妙的姑娘了……我把你给别人了,我把你给别人了……我,什么都没有了……”

    宛如神仙般的男人,在此刻哭得像个失去一切的孩童。

    昔日潋滟尽世间绝色的丹凤眼,更是充满了绝望无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