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2章 百花楼双凤斗灵珠(1)
    ,精彩小说免费!

    他大哭着离去。

    沈妙言的指甲深深嵌进门框,双眼紧闭,已是泪流满面。

    ……

    随着君舒影离开,沈妙言独自待在大魏,每日不是跟着姬如雪练习古曲,就是望着窗外繁茂葳蕤的牡丹花丛出神,竟逐渐产生一种寂寞之感。

    她有些惶然,明明这里才是她的家,为什么,会觉得孤独?

    这种感觉很奇怪,仿佛所有的人都将离她而去。

    轻飘飘的,不踏实。

    她闭上眼,调整了心情,转头对鹿儿道:“外祖母的生辰快到了,你去拿套男装过来,我要出去给外祖母挑礼物。”

    鹿儿应了是,给她挑了套绣红梅的素色锦袍。

    沈妙言更衣完毕,对着镜子梳好发髻,展开折扇,镜中的小公子唇红齿白,颇为俊俏。

    她让鹿儿也打扮成男子,带着她一同离开镇南王府。

    两人在长街上逛了会儿,正好遇见柳依依在买胭脂。

    柳依依听闻沈妙言要给大长公主挑礼物,不禁笑道:“天诀姐姐真是找对人了!听说今儿百花楼来了些稀罕宝贝,我陪天诀姐姐一起去逛逛?”

    “百花楼?”

    “嗯!”柳依依小脸上满是骄傲,“它是大梁城最大的拍卖行,里面什么好东西都有!不比中原的东西差哦!”

    “那我倒要去见识见识了。”沈妙言“唰”一声展开折扇,含笑跟着她往百花楼而去。

    百花楼矗立在最繁华的街市中央,建造的很是金碧辉煌。

    两人踏进去,立即有妆容精致、美而不妖的侍女迎出来,彬彬有礼地福身行礼:“二位来得正巧,一刻钟后,本楼有场拍卖会,二位这边请。”

    沈妙言顺着她的手望过去,只见楼下大厅几乎坐满了人,皆是大梁城有头有脸之人。

    她不愿意与这些人挤在一块儿,合拢折扇问道:“楼上雅间没有了吗?”

    “自然是有的。不过楼上雅座专为皇亲国戚准备,公子您……”侍女有些为难。

    柳依依立即道:“你也太没眼力劲儿了!站在你面前的公子,正是当朝凤仪郡主,你还不赶紧领路?”

    那侍女愣了愣,仔细望了眼沈妙言的容貌,连忙红着脸道:“是奴婢的错,郡主楼上请!”

    上楼之后,沈妙言看见楼上一共四座雅间,“天”字号雅间雕花门扉紧掩,似是已经坐了人。

    大梁城里的皇亲国戚算不得多,她基本上都认识,不知道里面坐的是何人?

    柳眉微挑,她跟着那侍女来到“地”字号雅间坐了,很快有侍女端来茶点果脯,皆都精致味美。

    拍卖会很快开始,沈妙言托腮,等了好一会儿,看见有件百鸟朝凤锦裙甚是不错,于是大方拍下,以作送给外祖母的生日礼物。

    得到想要的东西后,她又问柳依依可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柳依依腼腆地摇摇头。

    沈妙言见她如此,便寻思着是否先行离去。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楼下忽然响起骚动。

    她望过去,只见拍卖台上的美貌女子捧着一方锦盒,锦盒内盛着一颗金色珠子,即便隔着一段距离,却也能感受到那珠子的夺目光彩。

    那女子笑道:“此为金印石,乃是前朝皇室丢失的八颗宝珠之一。据说集齐八颗宝珠,可前往琼华仙岛,请岛主满足任何愿望,包括起死回生,包括长生不老。”

    大厅中坐着的宾客显然都听过这个传闻,因此双眸热切,无数双眼睛都盯着那颗金印石。

    沈妙言摇着折扇,“起死回生?长生不老?那岛主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有这般通天的本事?”

    柳依依吃完一块点心,一边拿帕子擦手,一边认真道:“这个传闻,我们大魏人是从小听到大的。据说前朝开国皇帝当初只是个小乞丐,风雪夜偷来一碗粥,准备在破庙里吃。谁知一位道士正巧路过破庙,问他能否施舍些粥给他。那小乞丐想到没想,就把那碗好不容易得来的粥给了那道士。道士吃完后,自称是琼华岛主,并告诉小乞丐,说他命格极贵。”

    “他还给了小乞丐八颗宝珠,称这八颗宝珠可以满足任何愿望。小乞丐只当他是开玩笑,谁知自己最后竟真的成了开国皇帝。而他到死也没舍得用那八颗宝珠,只留给后人,让他们好好保存,若将来遇到无法渡过的劫难,可以拿宝珠去琼华岛,请那位道长帮助。”

    “谁知他建立的国家不过三世就亡了,那八颗宝珠还没来得及被他的子孙带去琼华岛,就被大魏皇族截获。后来魏国史上出过几场乱子,宝珠流落到各地,谁也没再见过,更别提收集齐。”

    沈妙言听她说完,饶有兴味地盯着那颗金印石,说起来,这圆滚滚的玉石,倒是与她红木箱中的那五颗珠子甚是相像。

    此时大厅中已有人面红耳赤地叫起价来,谁都觉得这珠子是真的,因此叫出的价钱颇为惊人。

    沈妙言静静观望,到了后面,珠子已成天价,叫价的声音渐渐少了。

    正在这时,隔壁天字号雅座忽然响起声音:“五百万两白银。”

    说话的是个女子,声音清媚至极,仿佛春夜里的一坛梅子酒,令人闻之欲醉。

    楼下大厅顿时安静下来。

    沈妙言托腮,这声音她从未听过,应当不是她认识的人。

    她不认识的皇亲国戚……

    琥珀色瞳眸忽然掠过暗芒,算算时间,魏元基和他的女儿也该进京了。

    这个女人……

    恐怕正是魏元基之女,与她同样是正一品郡主的魏灵玄!

    寂静之中,那个醉人的女音又懒懒道:“小女凤兮初次进京,见这宝珠甚是特别,还请诸位给小女一个面子。”

    “原来是凤兮郡主……”

    “乃是临安王最宠爱的女儿呢!”

    众人低声议论开来,大约是害怕魏元基的势力,因此谁也没有再报价。

    那个女音含了几分笑意:“多谢诸位美意,今日诸位的茶水钱,皆都算在小女头上。”

    沈妙言唇角扬起浅浅的弧度,在众人的感谢声中,缓缓道:“六百万两。”

    楼下的道谢声陡然一滞。

    诡异的寂静中,魏灵玄明媚的笑声响起,旋即缓缓道:“七百万两。”

    “八百万两。”

    “九百万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