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5章 鹿肉宴鹿园死鹿儿(2)
    ,精彩小说免费!

    琥珀色双眸眯了眯,鹿儿老实,绝不会自己乱跑。

    而这鹿园也不是什么迷宫般的场所,不至于跟丢。

    有人,把她劫走了……

    ——凤仪身边这位侍女,似乎叫做鹿儿吧?啧,这名字在鹿园,可算不得吉利,是要被宰杀的呢。

    魏灵玄含笑的面庞浮现在眼前,沈妙言眼底现出重重戾气,快步往回走。

    谁知还没走到一半儿,迎面撞上一名面色焦急苍白的宫女,那宫女急忙对她行了个礼,“郡主不好了,您的侍女出事了!”

    沈妙言心头一紧,冷声道:“带路!”

    那宫女带着沈妙言来到不远处的抱厦前,此时抱厦前已经围了不少人,小乔氏、魏灵玄等人都在。

    沈妙言透过人群,看见那抱厦外有一棵光秃秃的柿子树,树枝上挂着个女人,衣衫破碎,浑身是血。

    她的手从树枝上垂落,殷红的血液从指尖滴落,地面的杂草尽皆染上那抹骇人的暗红。

    而那张脸,即便被人划花、血肉外翻,沈妙言也一眼就认出那是鹿儿。

    她拢在袖中的手紧紧攥成拳,魏灵玄她……

    魏灵玄满面关切地望了过来:“凤仪,你的婢女这是得罪谁了?竟被人弄成这副模样。来人啊,还不快把鹿儿姑娘从树上放下来!”

    她身后的荷官领命,纵身一跃到柿子树上,提着鹿儿的后衣领把她扔到沈妙言面前。

    沈妙言垂眸,静静注视地上的尸体。

    四周一片寂静,她缓缓蹲下去,用帕子轻轻为鹿儿把脸上的血液擦拭干净。

    鹿儿的双眼还是睁着的,皮肤温热,可见是刚死不久。

    她的视线一寸寸扫过鹿儿身上的伤口,牢牢记住了伤口的位置,这才为鹿儿阖上双眼。

    “凤仪……”

    小乔氏怕她受不了,把她拉起来,正要为她擦眼泪,却见她脸颊干净,一滴泪都没有。

    “我没事。”沈妙言轻轻握住她的手腕,淡淡吩咐旁边伺候的小太监,“把鹿儿送到马车上。”

    鹿肉宴不欢而散,沈妙言走到鹿园外,正要上车,清媚的声音自背后响起:“听闻中原女子胆小如鼠,没想到凤仪竟然如此大胆,看见惨烈的尸体也能面不改色。”

    沈妙言上车的动作顿住,回头望她,唇角噙起一抹嘲讽的笑容,“比不得郡主,把人命当玩笑和恶作剧的风度,可不是人人都有的。”

    她说罢,提着裙裾,优雅地上了马车。

    魏灵玄负手目送她离开,美眸中始终盛着盈盈笑意。

    身后荷官轻声道:“郡主,您觉得魏天诀下一步会如何?”

    魏灵玄随手掐了朵牡丹揉.捏,冷笑出声:“管她如何,终究不过是我解闷的玩意儿。我要魏长歌知道,这世上除了我魏灵玄,再无人能配得上他。”

    而马车中,沈妙言面无表情地看着被白布遮掩的鹿儿。

    车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她却仿佛根本嗅闻不到似的,琥珀色瞳眸清澈无邪,却也平静得可怕。

    半个时辰后,马车在镇南王府门前停下。

    她扶着侍婢的手下了车,就看见府门前聚集了五六名侍卫,正驱赶着一位衣衫褴褛的年轻男人。

    那男人拼命挤着想进府,声音尖锐高昂:“……我与她自幼认识!你们让我见她一面,她一定会见我的!”

    沈妙言眯了眯眼,这人……谁啊?

    有侍卫注意到她回来了,急忙奔过来,拱手行了一礼,“王妃娘娘,这个男人自称是您的旧识,说他叫什么叙之,非要见您。卑职们怎么都赶不走他!”

    “韩叙之?”沈妙言声音清幽。

    那个蓬头垢面的男人闻见背后的声音,缓缓回过头,双眸倏然放大,不顾一切地奔到她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妙言妹妹,我知道错了,过去都是我错了!我求求你,我求求你收留我好不好?!大周我回不去了,我回不去了……”

    他满脸惶恐,眼睛里充满了祈求与渴望。

    沈妙言沉吟半晌,淡淡道:“进来吧。”

    说着,率先进了府。

    韩叙之如蒙大赦,急忙推开身边阻拦他的侍卫,跟上她。

    沈妙言回到自己居住的重华苑,在小花厅坐了,正要同他说话,闻见他身上一股馊味儿,蹙眉道:“来人,带他去沐浴,顺便换身干净衣裳。”

    韩叙之被人带走后,她百无聊赖地进了内室,目光落在床榻上,那被褥叠的整整齐齐、干干净净,还是早上临出门时,鹿儿亲自整理的。

    低垂的睫毛遮掩了瞳眸中的杀意,她漫不经心地踱到床头,打开红木箱,里面静静摆放着她从大周带过来的宝贝。

    她在榻上盘膝坐了,把七彩玲珑珠、蓝月光石、青鱼珠、半捧雪、烈焰珠、金印石一一取出来,无聊地摆弄。

    这些玉石都很漂亮,散发出天生的光晕,艳丽绚目。

    她把玩了会儿,一名小丫鬟进来,屈膝行礼:“王妃娘娘,那位韩公子已经梳洗好了。”

    沈妙言把珠子一颗颗扔进红木箱,锁了箱子,缓步踱到外室。

    韩叙之身着干净的浅蓝色锦袍,长发高高束起,看上去除了纤细瘦弱些,倒也与寻常男子无异。

    沈妙言眼角余光若有似无地扫了眼他.xia身,不动声色地在主位坐了,淡然地抚了抚裙摆,“你千里迢迢前来找我,所为何事?”

    韩叙之眼眶发红,“妙言妹妹,我自从被那个刘将军抓住,他把我变得不男不女,我每日都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后来,他折磨够我了,就把我手脚绑了扔到山中喂野狗。幸得我命大,逃了出来。我不敢再呆在大周,听说你做了魏国的镇南王妃,因此特地前来投奔你。”

    沈妙言不曾看他一眼,“你既然知道我是镇南王妃,那么便该知道,我如今的身份,不适宜与男子接触。”

    “我……我不是男子啊!”韩叙之声音发苦,突然再度对着沈妙言跪了下去,“我如今无处可去,我愿意在妙言妹妹身边做个内侍。”

    沈妙言掀起一半眼帘,静静望着他,“内侍?你可知内侍是何意?”

    韩叙之苦笑,“如何会不知道呢?不就是太监的意思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