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7章 荷香榭和诗殁荷官(2)
    ,精彩小说免费!

    沈妙言回到重华苑,在窗边的软榻上端坐了,望了眼自己的手背,莫名想起自己幼年,刚到他身边时,还什么都不会。

    字不认识几个,更别提书写。

    当时的他,也是把着她的手,一点一点教她……

    她记得那年春天,窗外的雪塔山茶开得极好,他身上熏着龙涎香,下巴的轮廓冷峻而完美。

    沈妙言垂眸,抬手摸了摸锁骨下的伤疤,唇角噙起一个凉凉的笑。

    月有阴晴圆缺,就算化成一轮弯月,也总会有变圆的那天。

    可人的悲欢离合,却并非如此简单。

    破碎的镜子即便重圆,上面的裂缝也无法遮掩;跌落进泥土的山茶花,即便再被缝补上枝头,终究也会枯萎成灰。

    她正黯然伤神时,韩叙之端着一盏茶进来,试探道:“王妃?”

    沈妙言抬眸,接过他递来的热茶,轻呷了一口,“吩咐下去,说三日后我要在王府荷香榭举办花宴,让府里的人准备起来。”

    韩叙之应了声是,正要去办,她又道:“你字写得不错,去我书房拿大梁城贵女的名录,代我写花宴帖子送给她们。”

    书房向来只有信任的人才能进去,韩叙之明白沈妙言这是把他当做自己人看待,因此心中十分熨帖,连声称是。

    他走后,沈妙言托着额头靠在软枕上,如今她身边无人可用,能信任的心腹几乎没有,若是素问和拂衣她们在这里就好了……

    许是上苍有灵,她这个想法刚钻出来,就有小丫鬟从外面进来禀报:“娘娘,后门处有个姑娘说想见您,她说是您的旧识,还让奴婢把这件物什转交给您。”

    沈妙言接过她递来的东西,目光一凝,这物什乃是本医书。

    “这是……”她细细翻看,里面的字迹竟是她自己的。

    她眼中立即涌现出光彩,这书是素问曾经拿给她看的,来的姑娘,定是素问无疑!

    她抬眸,“快把人请进来!”

    不过两刻钟,挽着布兜、打扮清淡的姑娘出现在屋子里,看见沈妙言时,眼中不禁噙了泪花,连忙屈膝行大礼:“郡主!”

    沈妙言急忙把她扶起来,同样神情激动,“素问,你怎么来了?我刚刚正想着你呢!”

    她拉着素问到软榻上坐了,亲自拿帕子给她擦去脸上的灰尘,“你在大周过得不好吗?还是夜寒待你不好?”

    素问听她提起夜寒,不由神色微僵,“皇上自打回到宫中,性情就愈发冷酷。除了跟小太子亲近,其他人谁也不理。宫中规矩也日益严苛,宫女内侍动辄受罚,若有私情,直接杖毙。宫中人人自危,奴婢又担忧郡主在魏国无人照料,才特地自请离宫,前来照看郡主。”

    沈妙言给她拍了拍衣服上的灰,“你受苦了……”

    “对了,”素问眼中迸现出光彩,“小太子如今已经会咿咿呀呀发声了!生得白白胖胖,眼睛又圆又亮,很漂亮呢!”

    沈妙言茫然:“小太子?”

    “是郡主和皇上的孩子呀!皇上为他取名君念语,小名叫念念。虽然还很小,但已经被册封为太子了。”素问眉眼弯弯,“若说我出宫时最舍不得谁,大约就是小太子。奴婢临走的时候,他已经能扶着拂衣的手站起来了,牵着奴婢的衣角,不让奴婢走呢。”

    沈妙言一言不发,神情萧索。

    素问见她如此,轻声道:“小太子的确是郡主的孩子,眉眼之间,与娘娘有好几份相似,只可惜……”

    只可惜,却被郡主舍下。

    沈妙言垂眸,抠着桌角,认真道:“那个地方,我回不去了,也不愿意回去。就算他是我的孩子,我……”

    “奴婢都明白。”素问温言。

    沈妙言让侍女为素问准备一间厢房,让她先休息两三日。

    素问离开后,她独自坐在窗下,光影在她周身镀上一层淡金色,白嫩的面颊尽显落寞。

    “念语……他叫念语吗?”

    她目视虚空,喃喃自语。

    而与此同时,大周镐京。

    乾和宫寝殿,身着龙袍的英俊男人抱着个宝宝,正动作利索地给他换尿布。

    顾钦原从外面进来,看见自己表兄冷峻的表情、熟练的动作,不禁心头发酸:“这种事,让奶嬷嬷做就是了。表兄一国之君,怎能亲自动手。”

    “她们做不好。”君天澜声音淡淡,给念念脱掉裤子,拿布巾擦了擦他的小屁股,又拿来新的尿布换上。

    顾钦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表兄自打回来,就仿佛换了个人似的,对所有人都冷若冰霜,唯独对念念好的不得了,凡事势必亲力亲为。

    说句难听的,他表兄就真的只差没亲自上阵给念念喂奶了。

    他拱了拱手,正色道:“已经得到容战那边的回信,说一切都已准备妥当,只等着与皇上一同夹攻楚国。”

    君天澜微微颔首,“这次征伐楚国,朕当亲自出阵。”

    “不可。如今小太子年幼,国中只有皇上做主。若皇上出了什么事,国将不国。”顾钦原蹙眉,“若皇上信任臣弟,臣弟当替皇上出征。”

    君天澜望向他,见他面色决绝,只得允诺。

    顾钦原走后,君天澜抱着念念在龙床上坐了,拿拨浪鼓逗他,“唤父皇。”

    念念伸出肉呼呼的小爪子,去抓那只拨浪鼓,嘻嘻笑着,嘴角还有涎水淌下。

    君天澜逗了会儿,替他把嘴角的涎水擦干净,把拨浪鼓给他玩,自己从床头拿过奏章,盘膝坐在龙床上翻阅起来。

    正看得出神时,念念爬到他身边,小爪子抓住他的龙袍,软软道:“福……福皇……”

    君天澜一怔,偏头看他,却见他软嘟嘟地抱着他的腿,仰着嫩嫩的小脸,声音糯甜:“福皇呀……咿呀……”

    冷寂了数日的凤眸陡然现出欢喜,他一把将念念举起来,欣喜若狂道:“念念,再唤一遍。”

    粉雕玉琢的小人儿在半空中咿咿呀呀踢蹬着小短腿,却不肯再唤了。

    君天澜却仍然欢喜,把他抱到怀中,轻轻逗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