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8章 荷香榭和诗殁荷官(3)
    ,精彩小说免费!

    殿外,君怀瑾静静望着这一幕,明明是开心的画面,她却只觉辛酸。

    她收回迈进去的脚,转身望向西边的天空,笑得嘲讽:“别人家孩子,第一个学会的都是唤娘,念念倒好,第一次唤的,却是自己的爹爹。真是狠心的女人,连亲生儿子都不要了……”

    她说完,没了进去探望念念的心思,只沉着脸抬步离开。

    三日后,大梁城镇南王府格外热闹。

    沈妙言是第一次办花宴,因此被邀请的贵女俱都受宠若惊,纷纷携带重礼前来。

    荷香榭布置精致,厅中陈设了上十张小圆桌,圆桌上摆着今年新荷制作的荷花酥、荷叶糕、莲子茶等物,俱都精美可口。

    荷香榭临着园湖,竹帘高卷,触目所及是湖中不见边际的绿色荷叶与点点粉莲。

    厅中弥散着浅浅的莲叶香,十分好闻。

    几位先到的小姐已经入座,正摇着团扇,笑盈盈凑在一块儿说话。

    又过了一刻钟,人都差不多来齐了,连魏灵玄也已入座。

    她今日身着石榴红对襟宫裙,额间贴莲花花钿,灵蛇髻上插一根垂流苏金钗,打扮得格外艳丽,正与旁边的荷官笑语嫣然。

    “本妃来迟,还望诸位姐妹见谅。”

    清甜的声音传来,众人望过去,只见沈妙言着雪梨色重纱罗裙,云鬓间簪一根红宝石发簪,摇着象牙柄湘绣牡丹团扇,唇红齿白,端得是清丽宛如风月。

    众女起身,一同屈膝行礼:“王妃娘娘。”

    沈妙言眼角余光瞥向魏灵玄,却见她端坐在水榭旁,只笑盈盈抿了口茶水,并不曾起身问好。

    她也不介意,在上位落座,“本妃自打回到大梁城,还不曾邀约过诸位姐妹。这场迟来的宴会,便算我给姐妹们的补偿好了。”

    说着,面容姣好的侍女们纷纷端着酒壶过来,把莲子酒一一摆在那些小姐们面前的桌子上。

    园湖湖中心搭好了戏台子,此时已有青衣花旦袅袅婷婷地唱起戏来。

    胡风拂面,众女觥筹交错,莲子酒醉人的芬芳弥散在鼻尖,令人闻之欲醉。

    沈妙言吃了两粒莲子,含笑的目光不着痕迹地从魏灵玄脸上扫过,“光听戏没意思,咱们不如来和诗玩?就以这满湖莲花为题,如何?”

    其他女子纷纷附和称好,有侍女捧来笔墨纸砚,众女闹做一团,乔宝儿握着笔杆子思索了一会儿,率先道:“我有了我有了!我先来!”

    说着,提笔蘸了蘸墨水,立即在白纸上写了出来。

    她写完,把纸卷捧起来,在众人屏息凝神中,摇头晃脑高吟出声:“湖心一枝莲,彩蝶舞翩翩。美人对影怜,水波绿无边。”

    众人寂静半晌,陡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好好好,乔姐姐这首诗做的甚美!”

    “意境深远啊意境深远!我等自愧弗如!”

    沈妙言有点儿摸不着头脑,她怎么只觉得这打油诗不知所云?

    正怀疑莫不是自己的品味出问题了,就听见一名姑娘兴奋道:“我这首诗虽不如乔姐姐,却也愿意吟出来让大家乐一乐!咳咳,大家听好了:一朵莲花开,百只蝴蝶来。千片荷叶绿,万朵云洁白!”

    “好诗、好诗啊!没想到张妹妹才思如此敏锐!”

    “虽不及乔姐姐的诗意境深远,却也别有一番风味!”

    那位张小姐满面红光地拱手:“承让、承让!”

    沈妙言摸了摸下巴,果然,自己的审美出问题了吗?

    韩叙之俯身给她斟酒,轻声道:“魏人不怎么读书,即便是女子,也是舞刀弄枪居多。”

    沈妙言一想也是,连她两位表哥都能把字写成那样,叫这些贵女作诗着实是难为她们了。

    然而这些姑娘倒仿佛是来了兴致,一首首打油诗被做出来,各自夸耀,简直是把自己当成千古诗人了。

    她含蓄地笑了笑,偏头对韩叙之招招手。

    韩叙之俯身,她凑到他耳畔低声说了些什么话,韩叙之微笑着连连点头。

    这副亲密的姿态,尽数落进魏灵玄眼中。

    她品了口莲子酒,美眸弯如新月,低声道:“那个男人,是何人?”

    荷官道:“回郡主话,好似是昨日才到魏天诀身边伺候的,应当是魏天诀从前在楚国时认识的男子。”

    “哦?都嫁给魏长歌了,还与外男不清不楚,真是令人生气啊……”魏灵玄低语,美丽精致的面庞上却始终噙着一抹笑。

    没过一会儿,沈妙言仿佛调戏似的,不着痕迹地摸了摸韩叙之的脸,继而起身,带着他一同悄然离开。

    魏灵玄冷笑,“这是打算去干那苟且之事了吗?荷官。”

    荷官行了个礼,立即悄悄跟了上去。

    沈妙言一路与韩叙之笑闹,沿着雕花长廊,很快到了一处无人的场所。

    荷官小心翼翼地在后面跟踪,她看见沈妙言靠在一根廊柱上,正仰头朝那个男人娇笑,还伸手去扯那男人的腰带,不是有私情又是什么!

    她正看得专心致志,忽然皱了皱鼻子,闻见一股异香。

    她回过头,素问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手中捧着一盏小小的香炉,那股异香正是从香炉之中冒出来的。

    荷官暗叫不好,正要运功离开,突然双腿一软,竟跪了下去。

    沈妙言缓步踱到她面前,抬起她的下巴,笑得意味深长:“你叫荷官?”

    荷官知晓自己是中了计,于是只死死瞪着她,并不说话。

    “鹿儿是你杀的?”沈妙言又问。

    荷官冷哼一声,“镇南王妃的位置是我家郡主的,你鸠占鹊巢,好不要脸!”

    沈妙言并不在乎她这些话,始终含笑:“鹿儿是你杀的?”

    “是又如何?!”荷官冷笑,“谁叫她跟了个不该跟的主子?我劝你最好赶紧把我放回去,若是我家郡主知晓你敢对我动手,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是你杀的,这就好办了。”沈妙言完全无视她后面那些话,淡定地从袖袋中取出一柄锋利的匕首。

    荷官挑眉:“你想做什么?你可知我是我家郡主最倚重的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