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5章 魏灵玄,你给本王滚出来!
    ,精彩小说免费!

    魏国,大梁城。

    未央宫内,沈妙言一身缟素,盘膝坐在窗边的软榻上,正对着矮几上的青铜香炉发呆。

    她脸上未施脂粉,浓黑的发髻里只簪着根白瓷珠发簪,看起来少了几分艳色,多了些许清丽。

    窗外种着秾艳的朝颜花,葳蕤着爬上窗台,细细缠绕着窗棂,细观之下,却能清楚地观察到叶尖的枯黄与花瓣的残缺。

    少人打理,自是憔悴。

    沈妙言垂眸,饮了口凉茶,素问进来,软声道:“郡主,王爷又派人进宫接您回府。”

    沈妙言惫懒地躺下,“不回。”

    素问踏进来,“您这个样子,皇上和皇后娘娘都很忧心。已经过去二十日了,您还是这样伤心,如此下去,腹中胎儿也要受损的。”

    琥珀色瞳眸清澈如琉璃,清晰地倒映出窗外的朝颜花,“素问,我难受。”

    素问在她身边坐了,拿了把团扇轻轻给她扇风,“再如何难受,路总是要走下去的。自己选的路,旁人不能代你走。”

    沈妙言沉默半晌,轻声道:“当初在楚国时,原以为报了大仇,此生就已圆满。却因为和他在一起,又生出许多贪婪和念想来,觉着和他一生一世一双人,才算圆满。可是,当我能够和他在一起时,却又不觉得圆满了……素问,人究竟要活到什么时候,才算得圆满?”

    初秋的天,傍晚的风还带着一丝热气。

    素问垂眸想了许久,才认真道:“大约只要心生满足,随时随地,都可圆满。毕竟,所有的怨气,不过都源于无法满足的念想。”

    沈妙言笑了笑,扶着她的手坐起来,最后望了眼窗外的朝颜花,软声道:“咱们回府吧。”

    “是。”

    乘坐马车离开未央宫时,沈妙言回头望了眼那座端严精致的宫殿,脑海中思绪翩翩,外祖母,您在天上,大约也和娘亲一般,盼望我好好活下去吧?

    我会好好活着,不论前路等待我的是什么。

    马车在夕阳的余晖中,驶过熙熙攘攘的街道,在镇南王府外停下。

    早有小厮回报给魏长歌,他从书房中赶出来,正好看见一只素白的手从马车中递出,旋即,身着雪色衫裙的姑娘扶着素问的手下来。

    不过短短二十日,她看起来越发纤瘦。

    “天诀。”他迎上去,非常自然地握住她的手,“手怎的这样凉?”

    沈妙言垂眸笑了笑,与他一同往府里走,“穿的少了吧。”

    魏长歌顿住步子,解下外裳披到她身上。

    两人一同踏进门槛,仿佛刻意遗忘般,谁也没再提那夜魏灵玄与魏长歌的事,更没提那个多出来的孩子。

    府中刚摆下晚膳,管家皱着眉头进来,“王爷,凤兮郡主求见。”

    魏长歌好不容易和沈妙言关系看似融洽了点儿,哪里能让她进来毁了这宝贵的时光,因此冷冷道:“打发她走。”

    管家应了声是,急忙去办。

    谁知饭吃到一半儿,却有铮鸣古琴音陡然响起。

    沈妙言细听这琴音,琴音宛如战场厮杀,刀剑凿凿之声藏于其中,甚是可怖。

    正细听时,眼前却仿佛浮现出清晰的画面,她横刀立马置身于战场中,鼻尖萦绕着浓浓的血腥气息,到处都是不见边际的尸体……

    残阳如血,那个身着暗金色盔甲的男人骑着疾风立在她对面,苍龙刀直指她而来!

    琥珀色双眸骤然一眨,她瞬间清醒过来,这是魏灵玄的琴音!

    ——琴音可做闲时愉悦之用,却也能够杀人。而偏偏,魏灵玄所习琴艺,正好是杀人之用。

    脑海中蓦然响起鬼帝的话,沈妙言偏头望向魏长歌,只见他绷着一张俊脸,好似深陷极大的痛苦中,手中攥着的酒盏几乎快要被捏碎了!

    情急之中,她看到墙上挂着的一架古琴,立即上前取下,按着姬如雪手把手教她的,白细手指从琴弦上迅速抚过。

    清泠泠的琴音自她指间响起,魏长歌瞬间神思回笼,黑着一张脸转头望向花厅外,只见侍立在外面的侍女仆从俱都东倒西歪,严重的甚至已经开始出现七窍流血的状况!

    沈妙言按着姬如雪教导的,手指翻转飞动,古朴平和的大调缓缓溢出,把那些陷入最深噩梦的人从地狱里又生生拉了回来。

    魏长歌怒吼:“魏灵玄,你给本王滚出来!”

    铮鸣的琴声由远而近,清媚的声音自半空悠悠响起:“哥哥好狠的心,自个儿在花厅中吃饭,却把我晾在外头……”

    沈妙言抬眸看去,魏灵玄坐在六位侍女抬着的轿辇上,抱一把古琴,从半空中徐徐落下。

    她唇红齿白甚是美艳,一边与魏长歌说话,一边还在慢条斯理地拨弄琴弦。

    沈妙言不敢有丝毫懈怠,手指间动作未停。

    两曲近距离相逢,刀剑争鸣之声几乎满溢而出,逼得那些侍卫侍女拼命捂住耳朵,只觉五脏六腑都在生疼。

    魏长歌用内力护住心脉,纵身上前,劈手就去夺魏灵玄手中的古琴。

    魏灵玄避开他的手,身子一软,就势靠在轿辇上,抬手勾住他的脖颈,卷睫玲珑,呵气如兰:“哥哥这是做什么?”

    “魏灵玄!”

    魏长歌暴怒,一掌击向她的心口。

    魏灵玄身形一动,已然从他身下跃出,堪堪停在院中,摔了手中的古琴,“唰”一声摇开折扇,“哥哥不肯让我进来,我又是个没主意的人,只好出此下策啰。”

    说着,含笑望向花厅,见沈妙言素衣白裙正缓步踏出门槛,美眸中笑意更浓:“没想到凤仪竟也会弹琴,真是稀罕呐。”

    沈妙言大大方方站在屋檐下,“雕虫小技,让你见笑了。”

    魏灵玄仰头望了眼天色,转身踏出去:“罢了,我突然想起还有要事,就不与你们说话了。”

    沈妙言目送她远去,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眼中,才吐出一口污血。

    当初姬如雪教她弹琴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如今与魏灵玄对上,才惊觉这琴声竟然如此厉害!

    她望向院子,已有命薄的侍女七窍流血,竟是活生生被魏灵玄的琴音给吓死了……

    而魏灵玄走出王府,才扶着石狮子,在帕子上喷出污血。

    衬着唇上的血珠,她那张艳丽的脸越发魅惑勾人:“魏天诀,呵,倒是比我想的还要有本事。等那君天澜来了大魏,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办……”

    ——

    啊,好想出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