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3章 魏锦西迫娶母夜叉(3)
    ,精彩小说免费!

    眼泪从雪腮上滚落,她几乎是怒吼着把这些话说出来的。

    魏长歌静静盯着她,桃花眼中掠过重重思索,他并不记得,自己曾对她说过这种话。

    穆铭瞳眸深邃,凝了眼魏长歌,好似不经意叹息了一声。

    雅座外正好有侍女经过,焦急的声音传了进来:“哪里都找不到小姐!若是小姐丢了,回去以后相爷定要扒了咱们的皮!”

    沈妙言下意识地望了眼雅座外,小姐丢了?相爷?

    莫非是乔宝儿丢了?

    而三表哥去如厕,到现在也还没有回来……

    她又望了眼侍女送进来的那所谓会飞的木鸟,总觉得,什么地方巧合的可怕。

    瞳眸掠过一道暗光,她突然愤怒地望向魏灵玄,猛地上前一把揪住她的衣领,“你害我表哥?!”

    魏灵玄脸上还挂着泪痕,抬手捏住她的面颊,突然歪头笑了,“我怎么是害他呢?我在帮他找王妃啊!魏天诀,你该谢我才是!”

    沈妙言怒火中烧,反手握住她的手腕,朝着她腹部就是一拳!

    魏灵玄整个人被打得倒飞出去,重重撞击到墙壁上,滑落在地时吐出一口血,哈哈大笑,“来不及了,来不及了!魏天诀,你抢我最喜欢的哥哥,我便毁了你最在乎的一切!”

    穆铭在看见她唇角的鲜血时,一敛平日的赖皮,拔出腰间佩剑,毫不犹豫就要斩杀沈妙言。

    魏长歌动作更快,弯刀出鞘,直接挡在沈妙言面前架住了穆铭的剑:“穆公子想玩,本王定当奉陪!”

    沈妙言转身,快速跑离雅座。

    魏灵玄从地上爬起来,不顾狼狈,似疯似癫地大笑出声,“恭喜哥哥,得了乔宝儿那泼妇做弟媳哈哈哈哈哈……”

    魏长歌厌恶地扫了她一眼,转身去追沈妙言了。

    他走后,魏灵玄颤颤走到桌边,双腿一软,扶着桌角差点跪倒在地。

    穆铭把她扶起来,向来轻薄的吊梢眼多了几分平常没有的深谙,“何必自取其辱?”

    “自取其辱?”魏灵玄偏头看他,即便狼狈,却仍旧倨傲地抬起下巴,“你这狗一样的东西,也懂自取其辱的意思?!”

    她紧盯着穆铭的眼睛,忽然笑起来,“穆铭啊穆铭,你每日跟在我身边摇尾乞怜,又何尝不是自取其辱?!可自取其辱又如何?!我喜欢他我爱他!为了他我情愿放下身段自取其辱!人活着,又有多少个自取其辱的机会?!”

    话音落地,穆铭忽然把她打横抱起,低头重重吻.住她的唇。

    这个吻持续了很长时间,他终于松口,仍旧抱着她,转身离开雅座:“你受伤了,我带你回行宫。”

    魏灵玄这才从那个吻中回过神,发狠地去拍他:“你放开!我要去找他!”

    穆铭不为所动。

    魏灵玄气急,重重一口咬到他手臂上,然而男人的肌肉就像是钢铁锻造,她试了吃奶的劲儿去咬,终于从他手臂上撕下一块肉。

    她满嘴是血,仰头望向穆铭,却见他面容冷峻,直视前方,半点儿反应都没有。

    她无可奈何,用手指狠狠去戳他胳膊上的伤口:“穆铭,你真他女马.贱!”

    沈妙言与魏长歌终于找到魏锦西时,那座雅室前已是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

    他俩挤进去,屋中弥漫着一股异香,魏锦西像是犯了错的乖宝宝般,披着件外裳坐在床边一动不动。

    乔宝儿衣衫不整大发脾气,嘴里骂骂咧咧,不停把各种东西往他身上砸。

    “魏锦西,你毁了我的清白,不给你点颜色瞧瞧我就不叫乔宝儿!”

    她怒骂着,伸手就去捶魏锦西的后背,“我打死你打死你!”

    然而魏锦西的身体结实的像个铁疙瘩,她打了半天,手都痛了,对方却半点儿反应都没有。

    她气不打一处来,干脆用指甲去掐他。

    这下魏锦西疼了,却不敢还手,眼泪哗哗地往下掉。

    “哭哭哭,你哭个什么劲儿!”乔宝儿越打越生气,竟跳下床拿起桌上一只白瓷茶壶,猛地砸向魏锦西的脑袋。

    沈妙言蹙眉,瞬间出现在乔宝儿身边,紧紧攥住她的手腕:“你做什么?!”

    乔宝儿吃痛,手中的茶壶跌碎在地,朝沈妙言怒吼道:“你又是做什么?!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他毁了我的清白,我这就让祖父为我做主!”

    说罢,挣开沈妙言的手,哭着跑了出去。

    魏长歌冷冷扫了眼门口聚集的人,“都在看什么?”

    众人打了个寒战,急忙一窝蜂地离开。

    沈妙言在魏锦西面前蹲下,拿帕子给他擦了擦脸。

    魏锦西忽然呜呜咽咽地哭了,“表妹,我完了……皇兄一定会流放我的……”

    沈妙言又好气又好笑,“哪里那么严重,就要流放你了?左不过叫你给乔宝儿赔礼道歉,然后娶了她。”

    “娶她?”魏锦西茫然。

    沈妙言颔首,“这么多人都看见了这里发生的事,悠悠众口如何能堵?除非人家不愿意嫁你,否则你肯定是要娶的。”

    魏锦西低头,纠结地搅弄起衣角。

    沈妙言见他如此,低声道:“还有个法子,让你不娶她。”

    “什么法子?”魏锦西好奇。

    沈妙言声音淡淡:“她死了。表哥是堂堂永乐王,如何娶一个死人?”

    魏锦西一惊,恐惧地望着沈妙言,“这……这不好吧?毕竟,是我占了她的便宜,再把她杀了,她怪可怜的……”

    “表哥太善良了。”沈妙言起身,示意韩叙之帮魏锦西找身新衣裳过来。

    魏长歌负手而立,皱眉道:“的确不可。刚发生这种事,乔宝儿就死于非命,所有人都会猜到是咱们动的手。乔以烈那边,不会善罢甘休。”

    “那你们说怎么办?”沈妙言望了眼窗外,“乔宝儿已经去找乔以烈,一旦乔以烈进宫,这门婚事便是板上钉钉。”

    魏长歌思考了一会儿,认真地望向魏锦西:“三弟,你喜欢乔宝儿吗?”

    魏锦西满脸纠结,“我……我喜欢做木匠活儿,还喜欢吃面条……但是喜欢女人,那是什么感觉?”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